分享
約翰·勞勃生是英國的一名殘疾人,他只有一隻左手,全身癱瘓在床,只有右眼能見到一絲光。

他並未把自已關在黑暗裡,他用上天賜給他的僅有的那一絲光亮,讀書看報。他想,上帝既然給了他一絲光亮,就是沒有將希望的門關死。冥冥之中,他似乎在等待著什麼。等待什麼
呢?這個淒苦的人世,有什麼可以為他帶來安慰呢?

一天,勞勃生在讀報時看到一篇文章,此文介紹遠在庫侖山里的一位姑娘,名叫美麗絲,29歲,與他同年。也是全身癱瘓,只有雙手可以略動。

勞勃生的心在那一刻被觸動,柔軟得可以滴出水來。他用右眼能見到的那一絲光亮,寫了一封信安慰她。他寫道:“上帝並未完全拋棄我,他給了我很狹窄的一絲光亮,讓我看到了你
——和我同樣不幸的朋友。”

他為她描述他的“快樂”生活:“我只有一​​隻左手,不用擔心另一隻手來和它搶東西了。”“我整天躺在床上,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個懶惰無比的人,為他的來生許下了這個連屋子都
不用出去的心願……”

“想知道我更多的快樂嗎?給我回信吧!”勞勃生在信的末尾寫道。過了三個月,美麗絲果然來信了,告訴他,為了給他回信,她花了整整兩個月時間才完成。“但這是一項多麼艱苦而
又偉大的工程啊,我從中找到了以前從來未曾見到的樂趣,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美麗。”美麗絲寫道。從此,這一對殘疾人書信往來不絕。

一天,勞勃生收到一封信,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美麗絲竟然向他求婚。美麗絲在信中說:“雖然,我們絕對不可能生活在一起,但我們可以成為一對精神上的恩愛夫妻,互相關心,互
相鼓勵。親愛的,你同意嗎?”為了盡快回信,約翰·勞勃生用顫動的左手只寫了幾個字:“親愛的美麗絲,你是個勇敢、聰明、真誠、可愛的好姑娘,你的要求,我同意,我千萬個同
意。親愛的,當你接到我這封信的時候,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願意在我們同去的時候,能夠葬到一起。”

愛情就這樣誕生了,誕生在兩個幾乎被上帝扔掉的人身上。他們的生命開始有了色彩,告別了黑白照片的時代。

每一天,當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勞勃生都會自言自語地說道,親愛的美麗絲,早上好。他把所有他能看到的東西,都當做是美麗絲給他的祈禱。每一天,當月光爬上床頭的時候
,美麗絲都會情不自禁地說道,親愛的勞勃生,晚安。她把所有她能看到的東西,都當做是勞勃生給她的祝福。就這樣,這對信函上的恩愛“夫妻”開始了長達一生的精神上的愛情生
活。

他們在信中琴瑟和鳴,夫唱婦隨。勞勃生為美麗絲講他看到的好聽的故事,美麗絲為勞勃生講她心中的感受,如果分成行,那些文字就都是愛情的詩。當然,他們說的最多的,仍然是
那個共同的理想:死後能葬到一起。

勞勃生一直活到1994年,享年63歲,而當他的死訊傳​​到他的“愛妻”美麗絲那裡時,美麗絲也跟著離開了人世,就像約好了一樣。人們在美麗絲的臉上看到了快樂和滿足的神情。

好心的人將他們的骨灰合葬到了一起,墓碑上是勞勃生和美麗絲的名字,緊緊依靠著,風風雨雨,不離不棄。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她現在能給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給過你的,你就折騰去吧!等你折騰夠了就會發現,你只是把我們走過的路又重複走了一遍而已。 我正專心地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炒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地搖頭,油然...

人際交往中,我們為了得到對方的認可和尊重,而表現出關愛和尊重對方,這種關愛與尊重其實是有條件的,有目的的,其立足點還是自我,所以是不真誠的,在本質上是自己的需要。當我們向他人表達這種“愛”的時候,其實是在表達“我需要你”,這種裝出來的關愛是&ldqu...

主動放棄論文 有一位女生曾講過這樣一段失敗經歷:“大學裡,我最失敗的事情是沒能讀完輔修專業。其實輔修專業是我很喜歡的專業,是我自己選擇的。我修完了所有課程,唯獨缺寫論文了。我的論文初稿也已寫出來了,老師也批改了,要求我修改,是我自己決定放棄。” “為什麼作這樣的...

我是在看電視時認識她的,當時她在參加一檔電視相親節目。她的名字叫江琳,口才好,氣質佳,素質高,是難得一見的真正美女。當然,不單我這樣認為,參加節目的男嘉賓們也幾乎都這樣認為,甚至有不少男嘉賓就是衝著她來參加節目的,然而她卻很少為男嘉賓留停到最後,即便偶有特殊情況,關鍵時刻,她也一定會退縮。每當主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