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約翰·勞勃生是英國的一名殘疾人,他只有一隻左手,全身癱瘓在床,只有右眼能見到一絲光。

他並未把自已關在黑暗裡,他用上天賜給他的僅有的那一絲光亮,讀書看報。他想,上帝既然給了他一絲光亮,就是沒有將希望的門關死。冥冥之中,他似乎在等待著什麼。等待什麼
呢?這個淒苦的人世,有什麼可以為他帶來安慰呢?

一天,勞勃生在讀報時看到一篇文章,此文介紹遠在庫侖山里的一位姑娘,名叫美麗絲,29歲,與他同年。也是全身癱瘓,只有雙手可以略動。

勞勃生的心在那一刻被觸動,柔軟得可以滴出水來。他用右眼能見到的那一絲光亮,寫了一封信安慰她。他寫道:“上帝並未完全拋棄我,他給了我很狹窄的一絲光亮,讓我看到了你
——和我同樣不幸的朋友。”

他為她描述他的“快樂”生活:“我只有一​​隻左手,不用擔心另一隻手來和它搶東西了。”“我整天躺在床上,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個懶惰無比的人,為他的來生許下了這個連屋子都
不用出去的心願……”

“想知道我更多的快樂嗎?給我回信吧!”勞勃生在信的末尾寫道。過了三個月,美麗絲果然來信了,告訴他,為了給他回信,她花了整整兩個月時間才完成。“但這是一項多麼艱苦而
又偉大的工程啊,我從中找到了以前從來未曾見到的樂趣,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美麗。”美麗絲寫道。從此,這一對殘疾人書信往來不絕。

一天,勞勃生收到一封信,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美麗絲竟然向他求婚。美麗絲在信中說:“雖然,我們絕對不可能生活在一起,但我們可以成為一對精神上的恩愛夫妻,互相關心,互
相鼓勵。親愛的,你同意嗎?”為了盡快回信,約翰·勞勃生用顫動的左手只寫了幾個字:“親愛的美麗絲,你是個勇敢、聰明、真誠、可愛的好姑娘,你的要求,我同意,我千萬個同
意。親愛的,當你接到我這封信的時候,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願意在我們同去的時候,能夠葬到一起。”

愛情就這樣誕生了,誕生在兩個幾乎被上帝扔掉的人身上。他們的生命開始有了色彩,告別了黑白照片的時代。

每一天,當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勞勃生都會自言自語地說道,親愛的美麗絲,早上好。他把所有他能看到的東西,都當做是美麗絲給他的祈禱。每一天,當月光爬上床頭的時候
,美麗絲都會情不自禁地說道,親愛的勞勃生,晚安。她把所有她能看到的東西,都當做是勞勃生給她的祝福。就這樣,這對信函上的恩愛“夫妻”開始了長達一生的精神上的愛情生
活。

他們在信中琴瑟和鳴,夫唱婦隨。勞勃生為美麗絲講他看到的好聽的故事,美麗絲為勞勃生講她心中的感受,如果分成行,那些文字就都是愛情的詩。當然,他們說的最多的,仍然是
那個共同的理想:死後能葬到一起。

勞勃生一直活到1994年,享年63歲,而當他的死訊傳​​到他的“愛妻”美麗絲那裡時,美麗絲也跟著離開了人世,就像約好了一樣。人們在美麗絲的臉上看到了快樂和滿足的神情。

好心的人將他們的骨灰合葬到了一起,墓碑上是勞勃生和美麗絲的名字,緊緊依靠著,風風雨雨,不離不棄。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圖片翻攝自dcard,下同) 匿名2016/5/22 23:08男女今天跟曖昧對象約好去吃燒肉慶祝他生日屁股還沒坐熱,店員走過來...店員:請問今天用餐目的是什麼呢?約會嗎?還是聚餐?我:慶祝他生日店員:喔~我們今天有個有個小活動,你可以寫下你的願望,等等8點一到我會幫你唸出來,可以嗎?閃:(寫...

(僅為示意,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下同) 文/魯西西 我曾經一廂情願的以為,好友找了渣男。作為好朋友理應仗義執言、當頭棒喝,讓對方在盲目的愛情裡迷途知返。 N年前,我有一個閨蜜,好到同一個碗裡吃飯,同一張床上睡覺。直到有一天她找了個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是個渣男,關於他的種種渣行,都是她親口告訴我的。...

文很長,請慎入…老婆,這是我最後一次叫妳了,我知道妳跟我結婚只是因為不想工作想享福,我接受,因為我知道我真的不怎麼好看,我很矮,又瘦,看起來就不健康,我不會說好聽話,也不會浪漫的事情,但是我真的很愛妳。妳很嬌小,很會打扮,又外向 我們大一交往,一直到畢業分分合合,妳劈腿那麼多次,我都...

  總是常在一起,感情也非常要好,但卻只是朋友關係…明明他的事情就數你最清楚了。從友情昇華到愛情,是需要一些小技巧的喲♪   ① 絕對不允許一夜情! www.excite.co.jp 想加速成為正牌女友的女孩,常犯的一條天大的錯誤就是在還沒被告白前,就允許他和你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