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和朋友們聚會,大家決定玩一個遊戲。
 
找一個主題,然後講一段自己的真實經歷,看看誰的經歷最有起承轉合,最催淚,最奇葩,或者最讓人無語凝噎,想抄傢伙。
 
最後我們選定了一個主題——你有沒有玩命愛一個女人
 你,有沒有,玩命愛過一個女人?
這個問題拋出來的時候,大家都沉默了,紛紛在記憶中尋找那一段為了女人、為了愛情玩命的激情歲月。
 
在座的男士們,有的已經結婚,有的有了女朋友,有的還是一如既往的單身狗。
 
在大家都沉默的片刻,席明點了根菸,說:「我的故事都到了嗓子眼了,我先說吧。」
 
我笑而不語,等著席明的下文。
 
席明並沒有四十歲。
 
我們二十來歲認識的時候,大家就管他叫席明了。
 
當時,我們都在山東上大學。
 
席明有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叫紅玉。
 
據席明說,自己和紅玉從小穿開襠褲長大,一塊啃過鍋裡的大腿骨,一塊光著屁股洗過澡,更神奇的是,兩個人生日只差兩天,性格互補,血型一致,簡直就是上天早就設定好的一對。
 
席明說,在我還不知道男孩和女孩在一起可以生小孩的時候,我就想跟紅玉生小孩了。
 
兩個人從小在一起過過家家,玩過給對方檢查身體的遊戲,不論見到誰的父母都可以直接叫爸媽。
 
席明跟紅玉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在一起,兩個人一起經歷了第二性徵發育,長出喉結,胸脯聳起來,夢遺,初潮,青春期的各種煩躁,在別人都早戀的時候,兩個人還是單純得像是初生嬰兒。
 
高中時代,紅玉出過一次意外,失血過多。
你,有沒有,玩命愛過一個女人?
席明不由分說地給紅玉輸了血。
 
席明說,看著我的血通過血管流進紅玉的身體裡,我就感覺我和紅玉血脈相通了。就好像,就好像我把我的基因輸送到紅玉身體裡一樣。跟做愛的感覺一模一樣,有顫慄,有暈眩,還有高潮。真的,不騙人。
最終,兩個人去了山東兩所相鄰的大學,隔著一百八十公里。
 
上大學是兩個人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分開,席明說,我就好像經歷了一次連體嬰兒分離手術,而紅玉就是我的幻肢,我總覺得一轉頭就能看見她,可是真轉過頭,又發現她不在了。
 
真正的變故發生在一年後的情人節前夜。
 
席明接到了紅玉的一通電話,電話裡,紅玉不無嬌羞地說,席明,席明,有個男孩子跟我表白哎,你說我該不該答應他啊?
 
席明傻了,在席明聽起來,這彷彿就是在問,老公老公,有個男孩子要跟我睡覺哎,你說我該不該答應他?
 
席明瘋了,跳起來,念叨著,哎呀,我擦,我擦,我擦。
 
席明外套都沒穿,直接衝出宿舍,抄起自己的自行車,蹬上車就往外狂奔。
 
夜色中的馬路上,一個只穿著毛衣的缺貨發狂地蹬著自行車,正在趕往一百八十公里之外的城市,問題是他要去幹嘛呢?
 
席明說,當時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去幹嘛,也許是去滅口。
 
席明發狂地蹬了一整夜自行車,從毛衣到內褲都濕透了,整個人冒著熱氣,像是一個瓦特時代的蒸汽機。
 
到了情人節當天中午,席明終於趕到了紅玉的宿舍,跳下自行車的時候,席明差點癱在地上。
 
多年以後,席明回憶起來的時候,恨恨地說了一句英文:「I cannot feel my legs」
 
紅玉從女生宿舍樓下來的時候,席明正用一種詭異的外八字站著,穿著毛衣,瑟縮著,像是剛剛從戒備最森嚴的監獄裡越獄而出。
 
紅玉驚得差點背過氣去,你怎麼來了?你外套呢?
 
紅玉不等席明說話,衝回去,不一會兒,拿著一件女式的粉色及膝羽絨服跑出來,不由分說地套在了席明身上。
 
席明繼續用外八字的姿勢站著,穿著粉色的女式及膝羽絨服,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話,你答應了?
 
紅玉一愣,什麼?
 
席明幾乎都帶了哭腔,你答應和追你的那個男人好了?
 
紅玉哭笑不得,我……我還沒有。
 
席明瘋了,那你是準備答應了?
 
紅玉沉默了一會兒,嬌羞上臉,我不知道。哎,不過我問你,男生追求女生的時候,是不是腦子裡都想著那個啊?
 
席明一下子被這句話打得痛徹心扉。
 
時隔多年,席明回憶起那個時刻,還是痛得彎下了腰,恨不得立刻倒在地上舔馬路。
當天晚上,紅玉帶著席明到學校餐廳吃了餃子,把席明安排到男生宿舍睡一晚。
 
席明送紅玉回女生宿舍的時候,那個追求紅玉的男生抱著一束花等在了宿舍樓底下。
 
男生看到紅玉身旁穿著粉色女式及膝羽絨服的席明,狐疑地往後退了兩步。
你,有沒有,玩命愛過一個女人?
紅玉不好意思地對席明說,我過去跟他說兩句。
 
席明說不出話,就看著紅玉跑向那個男生,兩個人嘰裡咕嚕地不知道在說什麼,席明恨自己為什麼不好好學學唇語。
 
就在席明忍不住要衝過去的時候,紅玉接過了男生遞給她的那束花,對著男生嬌羞地笑笑。
 
席明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不是咔嚓,也不是吧唧,也不是轟隆,而是紅玉的笑聲,呵呵。
 
席明男性的尊嚴終於復甦,他轉身就跑,只留下紅玉在他身後喊,你去哪啊?
 
夜色中的馬路上,一個穿著女式及膝羽絨服的倒霉缺貨,拚命地蹬著自行車奔馳在馬路上。
 
席明形容說,那時候的心痛就像是,我的內臟全長在了外面,每走一步,都被粗糙的柏油馬路摩擦。
 
席明無法想像,自己青梅竹馬了二十年的女孩,在情人節的夜晚,當著自己的面,答應了另一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男人的求愛。
 
席明覺得這個世界不會好了。
 
我們幫席明分析,也許是因為,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熟悉的男人沒有小雞雞吧。
 
席明哭著罵了一句,操你們大爺。
 
大學裡剩下的時光,席明沒有談戀愛,轉而對各種社團活動產生了興趣。先後參加過什麼大學生電路裝置比賽,大學生品控山區十日行,大學生街頭公益籌款之類。
 
畢業之後,紅玉拿到一份不錯的offer,去了北京,成了北漂的一員。
 
席明就在山東一家運輸公司跑貨運,開著那種大卡車,一趟車要跑三四天,車上吃,車上睡,夏天就在駕駛室裡掛個蚊帳,冬天就渾身貼著暖寶寶,車裡放十幾把暖瓶。碰上堵車的時候,也能堵個兩三天,席明就和同樣被困的司機斗地主,打保皇。
 
一次,席明開著卡車跑長途送一車情趣玩具,路上,突然接到了紅玉的電話。
 
紅玉在電話裡哭著說,席明,席明,我錢包丟了,身份證也沒了,我租的房子下水道也堵了,現在正往外冒水,我找不到房東,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席明一聽,嘴裡念叨著,哎呀,我擦,我擦,我擦。
 
當即猛地掉轉車頭,臨時改了路線,憋著一泡從山東就帶著的尿,拉著一車情趣玩具就往北京狂奔,完全忘記了等著發貨那批淘寶店店主。
 
席明的大貨車開不進小區,席明就把車停在小區外面的馬路上,自己跳下車,憋著那泡尿,衝到了紅玉租住的小區砸門。
 
紅玉打開門,看著風塵僕僕的席明,呆住了。
 
席明從牙縫裡提出一句話,先讓我撒個尿。
 
紅玉聽著席明水流湍急地打擊著馬桶,驚魂未定。
 
緊接著,又聽見洗手間裡,席明吭哧吭哧的聲音。
 
半個小時後,席明走出來,洗手間裡煥然一新,下水道也疏通了。
 
席明甩下一疊錢,還有一張銀行卡,對紅玉說,你先用著。
 
紅玉剛要感謝,席明的手機急促的響起,貨運公司老闆在電話裡狂吼,你他媽去哪了?
 
席明一下子急了,嘴裡念叨著,哎呀,我擦,我擦,我擦。急忙衝出去,紅玉在身後喊,你倒是吃了飯再走啊。
 
席明跑到小區外面,發現兩個交警,面對著大貨車,不知所措。
 
大貨車的噸位,交警的拖車是拖不走的。
 
席明硬著頭皮,跑過去,和交警套近乎,說,我老婆生孩子,您行行好。
 
席明認栽交了罰款,又開著貨車,拉著一車情趣玩具,在高速公路上狂奔。
 
席明任勞任怨,勤勤懇懇,攢了錢,自己買了一輛卡車,繼續跑著長途,送過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貨物。
 
他最愛看的電影是《玩命快遞》,席明說,這演的就他媽是我啊。我有一次大半夜的,就在一條黑壓壓的馬路上,遇到攔路搶劫的。他們弄了一顆樹橫在馬路中間,我一看不好,猛踩油門,飛馳而過。開除十公里之後,才發現兩個輪胎都漏氣了。
 
席明再一次跑北京的時候,在北京留了一天。
 
紅玉請席明吃飯。
 
紅玉看起來有些奇怪,說話吞吞吐吐。
 
席明不耐煩,有事你就直說,跟我還用得著客氣?
 
紅玉說,我男朋友做生意,需要一筆錢周轉,否則他過不了這個坎。
 
席明一愣,你什麼時候交的男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紅玉有些慚愧,我不想跟你說,我怕說了你難受。
 
席明沉默。
 
紅玉說,他借了高利貸。
 
席明點了根菸,問,缺多少錢。
 
紅玉鼓足勇氣,說,十萬。
 
席明抽了兩口煙,給我五天,五天之後,我打你銀行卡上。
 
席明說著就起身走了,留下紅玉愣在原地。
 
回到山東,席明把卡車賣了,加上自己的積蓄,湊了十萬塊給紅玉。
 
我們都罵他,你腦殘了?你不想想,萬一紅玉那個什麼男朋友是個騙子呢?
 
席明無所謂的笑笑,我感覺,那男的百分百是騙子,好男人就是他媽再難,也不會向自己的女人開口要錢。
 
我們都驚呆了,你丫知道還借給她?
 
席明說,她要的東西,我沒法拒絕。再說,讓她上上課也好,她哪都好,就是太單純。
 
我們再一次驚呆,她單純?我看啊,是你傻逼。
 
席明切了一聲,大智若愚,聰明還是傻逼,得分事兒。
 
賣了卡車之後,席明又回到了原來的運輸公司,繼續打工。
 
一樣勤勤懇懇,任勞任怨。
 
兩個月後,紅玉打電話給席明,哭著說,她男朋友不見了,電話也不接,他是個騙子。我對不起你。
你,有沒有,玩命愛過一個女人?
席明說,不就十萬塊錢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花十萬塊,讓你長長記性,值了。
 
紅玉在電話裡泣不成聲。
席明最愛跑的一條線,就是從山東到北京,他說,總覺得紅玉在哪,哪立馬就不一樣了。就算紅玉在撒哈拉,撒哈拉也能憑空生出噴泉來。就算紅玉在索馬里,索馬里就立馬變成天上人間。
 
紅玉卻消失了一段時間,再也沒有聯繫席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就是個掃把星,總是拖累席明,因此故意遠離席明的生活。
又到了冬天。
 
席明依舊跑著長途,這次他拉著一車泡麵跑北京,天寒地凍,高速公路上的積雪剛剛撒過鹽,幾乎都融化了,但是風很大。席明順風撒尿的時候,尿柱射到了幾百米外的廣告牌上。
 
席明過了收費站口,猛地踩了剎車,他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一望無際的高速公路隔離帶旁邊,凍得瑟瑟發抖,是紅玉。
 
席明頭髮都炸起來了,他的車堵在高速公路入口,自己跳下去,幾乎是飛到紅玉面前,一把抱住紅玉。
 
紅玉整個人凍得就跟個冰美人一樣,席明抱著紅玉的時候打了個冷戰,席明又生氣又心疼,你他媽在這幹嘛?
 
紅玉泣不成聲,我在這等了你三天了。晚上就在收費站裡睡。我算錯了時間,可我又不敢走,怕錯過你。
 
席明瘋了,你不會打個電話嗎?
 
紅玉說,我總是給你打電話,打電話給你都沒好事,這一次我想見你。
席明緊緊地抱住紅玉,直到高速公路路口堵成一排的車集體狂摁喇叭。
 
席明開著大貨車,行駛在冰雪皚皚的高速公路上。
 
紅玉坐在副駕駛,身上裹著席明的軍大衣,正在吃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泡麵。
 
紅玉吃完泡麵,掏出兩萬塊錢給席明。
 
席明生氣了,你這是干什麼?
 
紅玉說,這是我這段時間攢的,還欠你八萬,以後我就跟著你跑長途,給你打工,給你洗衣服,給你做飯。
 
席明傻了,你瘋了,跑長途這是女人幹的活嗎?
 
紅玉恨鐵不成鋼,從小到大,你怎麼總是抓不到我的重點?我的重點在後半句,給你洗衣服,給你做飯!
 
席明愣愣地看著紅玉,傻了。
 
紅玉雙頰都凍傷了,泛著紅光,認真地看著席明。
 
大卡車遠遠地往前飛奔。
 
今年,席明又買了一輛卡車,取了個名字,叫「紅玉號」。
 
被同行取笑,你以為你開的是驅逐艦嗎?
 
席明說,我開的就是驅逐艦,只屬於我和我老婆的驅逐艦,一切壞人壞事統統退避。
 
席明講完了自己的故事,大家忍不住給她鼓掌。
 
席明憨笑,其實這也不算玩命愛一個女人,離著玩命還早呢。我只是覺得,既然愛了,就用點力,用點力總不會是壞事。
 
這個時候,一個女孩大著肚子走過來,走到席明身邊。
 
席明嚇壞了,你怎麼來了?
 
女孩很嬌羞,開玩笑似的,我想你了啊。
 
我們都愣住。
 
席明有些尷尬,跟大家介紹,這是我老婆,紅玉。
 
我們都站起來,一起喊,嫂子好。
 
紅玉被眼前的陣勢嚇了一跳,你們好,你們好,有空來家裡喝酒。
 
席明笑得很欠揍,明目張膽秀恩愛。
 
生命中,有些錯過,最後成為了錯過。
 
而有些錯過,因為兩個人的勇敢,又變成了相遇。
 
我們都期待美滿的故事,但其實恰恰是靠著我們的勇氣,讓故事變得美滿,讓愛人就離著自己一個枕頭的距離,有時候甚至是負20釐米的距離。
 
你,有沒有,玩命愛過一個女人?男人應該玩命愛一個女人。
 
好女人也值得被男人玩命去愛。
 
愛情,本來就是勇敢者的遊戲。
 
如果你不夠勇敢,你很快就會出局。
 
如果你夠勇敢,此刻轉個身,就能抱住你所愛的人吧。
這些故事也值得一看!!

  嗨翻的性愛之後,有人會因太累直接呼呼大睡,有人則會喝點冰涼飲料,或者來根事後菸。但有些「事後」習慣,可能會對雙方的身心造成影響,還是盡量避免比較保險。 1. 男生不要馬上尿尿。最好在「射後」5~10分鐘排尿最佳。2. 不要馬上睡覺。因為會讓啪啪啪時的疲憊感延續到隔天,可做些別的事情再去...

老實說,我也剛結束了一段感情後 ,也一直在檢討原因以及問題出在何處,為何已經穩定到大家都認為已經可以到了走入紅毯的階段兩個人卻依然分開,也總是聽到常常交往幾十年的情侶突然間讓人感到意外的分手原因不外乎都是『個性不合』『價值觀不同』說真的,這是告訴別人分手原因最好也最直接的理由很多時候所謂的個性不合...

不管你有沒有男朋友, 有沒有女朋友, 都過來把它讀完, 寫的真是那么回事。 你發覺了嗎?  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  總覺得多一個人陪、多一個人幫你分擔,  你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  戀著你,不論做什么事情,  只要能一...

●第一句:努力賺錢 自己花 台幣越來越薄,男人越來越不可靠,如果自己有錢,一切都可以好過點。 我最近勤於逛新屋、看豪宅,希望有一天能在自己的浴缸裡看山,廚房裡有菲佣燉著雞湯,透明玻璃餐桌上有一盆草莓和一壺expresso,洗完澡後穿上Tsumorichisato的睡袍,看看報紙雜誌,再換上mium...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