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真的,不能為我哭一次嗎?”女孩試探性地問著男孩。

“傻瓜,”男孩寵溺地笑著:“我為什麼要哭呀?!”

“那如果,我忽然從世界上消失了,不見了,你也不會哭嗎?”

男孩只笑不語。

“算了,”女孩有些失望,嘟囔著栽入男孩的懷抱,“你根本就不愛我嘛~~”明知道男孩很愛她,卻還是忍不住這樣說。

男孩淺淺地笑著,擁緊了女孩。他怎麼會不哭泣呢?只怕到那時,他已經無法哭泣了,如果女孩消失,他也不會讓自己多活一秒。

真的不可以嗎?她知道他一向堅強,男兒有淚不輕彈。

可是,女孩仍然希望男孩可以為她落一次淚。哪怕只有一次,女孩已覺滿足。

女孩常常這樣想著,如果自己消失了,男孩會不會哭泣,男孩究竟愛她到什麼程度了?

如果男孩為她哭,一次也好,她會覺得很幸福。

終於,天使降臨人間,來到女孩身邊。

“你想知道,他會不會為你哭泣,對嗎?”

“嗯,可是,我怎麼才能知道呢?”

“我可以幫你,但你必須消失。”

“消失??那我就再也見不到他了?!不要!!!!不!!!!”

“放心吧,你只是暫時消失,我把你變成空氣中的水,六天以後,我再來找你。”

“是嗎~?”女孩偷偷地想像,如果自己消失了,就能夠看到男孩為自己擔憂,甚至是哭泣,那樣,就代表男孩真的很愛自己。

於是,她答應了天使。

注:請好好珍惜自己身邊的人吧!!!

她變成了水,漂浮在男孩身邊。

那一天晚上,男孩回家後,按照慣例,先給女孩打電話。通了一會,沒有人接,男孩放下電話。也許睡了呢!想像她睡熟的模樣,男孩的唇角揚起一抹慣有的寵溺微笑。讓她好好睡吧,別打擾她了。

女孩有些失望,男孩並沒有很擔心的樣子。

第二天,男孩焦急地在門口徘徊,女孩好像並沒有遲到的習慣呀!

她在玻璃窗後,幸災樂禍地偷笑。男孩,開始擔心了吧。

傍晚,男孩心急火燎地趕回來,連撥了好幾個電話,全是女孩的親戚朋友。

她真的憑空消失了嗎?男孩如坐針氈,又往女孩家撥了幾次電話,卻沒有聽到熟悉的她的聲音。

女孩在一邊看著,不禁有些心疼,男孩應該是很難過吧!她真想告訴男孩,她其實就在他身旁。

終於,男孩耐不住性子,一頭扎入夜幕中,女孩想要喊住他,卻發現自己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第三天凌晨,男孩一臉倦容地回來了,不管是他們常去的地方,還是親朋好友家,全都找遍了,就是不見她的蹤影。

男孩滑坐在牆角,把頭埋在膝蓋上,臉龐美麗卻顯憔悴。

他並沒有哭。可是,女孩的心卻在隱隱作痛。男孩真的很著急呢!她開始後悔了。

這天,男孩跑遍了全城街小巷。

回來以後,男孩的嗓子嘶啞了,頭發也很零亂。她才消失幾天,他居然就憔悴得似乎不堪一擊。

“我在這,我在這。”女孩圍繞著他,在心裡急切地對他說。

夠了,已經夠了。她不要看男孩為她哭,男孩現在這樣,她已經心痛不已了。

第四天,男孩是被鄰居七手八腳抬著進來的。

女孩這才憶起,這幾天來,男孩幾乎是滴水未進。

男孩被送進醫院,穿著白大褂的人不斷進進出出。

男孩的右上方掛著輸液瓶。藥水一滴一滴地流著,注入男孩的血液裡。

男孩安靜地躺著,臉色蒼白如紙。他就這樣,昏迷了一整天。

第五天,男孩醒了。

聽到警察局依然沒有消息,他憤怒地打翻面前的飯食,推開人群,不顧一切地衝出了醫院。

女孩急忙追了出去。

男孩發瘋似的在路上狂奔,好幾次險些讓車撞了。

女孩提心吊膽地跟著他,想要伸出手,拉住他,可她現在是水啊!

天使,天使在哪裡!

男孩來到了海邊,他們相遇的海灘上。

他就這麼面對大海,靜靜地站著。好像在看著什麼,好像在想著什麼。

風將他的頭發吹得更加凌亂。身穿病號服的他,在海風中久久佇立。

女孩陪著他,她想:再等等吧,只一天,過了明天,我就變回來了。以後,我會用一生好好來愛你,永遠也不離開你。

忽然,一滴晶瑩的淚珠自男孩眼角滑落。

他哭了,一向堅強的他,還是哭了。

女孩的心一震,男孩,終於還是落淚了嗎?可是,她並沒有感覺到幸福和滿足呀!為什麼?男孩不是為自己落淚了嗎?他真的很愛自己不是嗎?為什麼?

男孩用修長蒼白的手指接住了淚珠,顫抖著唇角,吐出幾個字:

“如果……我早一點流淚……你是不是,就不會消失了呢……?”

“傻瓜!”女孩在心裡說著。

“可是我哭的時候,只讓你知道,不讓別人看到,要怎麼辦呢?”

男孩還在自言自語。

聽到這裡,女孩似乎預感到什麼,她的心開始不安地搖晃。

“不要啊……不要啊……”她想說。



“如果……我到大海裡去,哈!那別人就不會知道我在流淚了……”

“嘶”女孩的心被重重地撕開,鮮血不斷湧出來。

男孩邁開步,朝大海裡走去。

終於明白什麼叫痛徹心扉,她心痛地快要暈厥過去,她近乎絕望地想要喊。

可她是水!她是水!她無法說話,她無法告訴男孩她一直在!她無法挽留男孩的腳步!

天使!天使在哪裡!如果她出現,女孩可以放棄一切,即使失去男孩的愛!只要恢復她人類的軀體,讓她可以拉住男孩!

可是,天使並沒有光顧。

海水,已經齊腰深了。男孩的身體,在海水中一點點下沉。

停下來!快停下來!女孩撕心裂肺地望著男孩,她不要他走!她要看他笑!她要在他懷裡撒嬌!她不要他走!!!

可是,海水最終還是淹沒了男孩的最後一縷發絲。

天地間萬物,頓時失去了光華。

女孩的靈魂似乎被抽空,那顆痛到沒有了知覺的心早已血流成河。

女孩呆呆地望著,男孩消失的地方。

他現在,還在哭泣吧!他的眼淚,已經彙入大海了啊!

【中時電子報 】林志恭(三軍總醫院病理部醫師)『病理醫師』對大多數人而言是陌生的,因為要掛號看病時並沒有這一科。「病理」,簡單的說,就是「疾病的道理」,其範圍是廣泛的,從病因、致病機轉、流行病學、臨床表徵、顯微變化、治療與預後、基因與染色體變化等的分子生物研究與法醫病理…等等,都在病理...

在一個建築工地,一個搬運磚頭的的工人,帶著他八九歲的女兒一起生活。平常,父親在建築工地干活,女兒就在工地附近小學校裡讀書,父女倆相依為命。每逢週末,女兒就帶著作業本到父親工間休息的工棚寫作業。女兒很懂事,在班裡總是考第一名。一天,女兒寫作完作業,第一次來到父親工作的地方,想給父親一個驚喜。可當看到自...

一、嫁給我,做我的妻子。雖然你不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在我眼裡,你將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新娘。而且在結婚以後,你在我眼裡,依然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婦人。我希望在你八十歲的時候,俯在你的耳邊,告訴你:“感謝上帝,他賜給我一個世界上最美麗最可愛只是沒有了牙齒的老太婆。&rd...

有一種智慧叫「放下」- 文 : 朵拉客廳裡擺了張圖畫,是阿蟲畫的布袋和尚。買的當時,喜歡的不只是簡練的構圖和簡潔的線條,還被題詞「放下布袋,何等自在」打動了心。那個時候已經覺得,背負過量的包袱,實在辛苦,但卻放不下。因此買回來擱在廳中,盼望每天瞧它一眼,順便提醒自己。許多包袱是自己不斷疊上去的,當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