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願意為我去死嗎?

女人嫁給了男人那年,女人 24 歲丈夫 25 歲。 

新婚的初夜,女人在燈下問男人: 

" 你願意為我去死嗎? " 男人毫不思索地說 " 當然" 。 



結婚 10 周年的紀念日到了。 

這 10 年,女人生了可愛的兒子, 

男人在事業上剛剛起步 , 

兩個人都在為這個家庭苦心經營著。 

女人又在燈下問男人 " 你願意為我去死嗎? " 

男人詫異地看著女人說: 

" 你瘋了?怎麼突然問這個 ……" 



結婚 20 周年的紀念日到了, 

女人 44 歲,丈夫 45 歲。 

這 10 年,兒子上了大學, 

男人事業上有所成就, 

一家人都進入了相對寬鬆的生活環境。 

但感情卻忽略了許多,女人看著喝茶的男人問: 

" 你願意為我去死嗎? " 

男人看了看女人,心中有話但不忍說出, 

他覺得愛似乎已不再,於是沉默不語。 



結婚 30 周年的日子到了, 

這 10 年,兒子長大了,不用再操心了。 

兩個人也都退了下來,在家里安享晚年。 

女人說: " 你還願意為我去死嗎? "

臉上依舊閃著少女的羞澀, 

男人又沉默了片刻說: 

" 不會,因為我也不許你去死, 

我們已經不能彼此分開了 ……" 



故事說到這里,我不禁感慨萬千。 

把妻緊緊地摟在懷里。 

一時間彷彿觸摸到了那不能言狀的愛的真諦。 

兩個熱戀中的愛人,以身相許, 

海誓山盟衹是那語言上的一種最真的表述。 

在走進圍城之后,責任壓身, 

淡忘了愛的表露,麻木了愛的感觸。 

年過不惑,生活穩定, 

就在考慮那幾十年前的愛是否還存在, 

甚至於是否真得曾存在過。 

可真正到了要知天命的年齡才發現, 

愛已不用言語表達,是通過心在傳述。 

妻放上了這段時間很流行的一首歌: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 

持子之手,與子攜老, 

在時光潮水的沖刷下愛情絲毫不減其光澤, 

且愈發閃亮,漸已升華, 

到了不拘泥於區區 " 愛情 " 二字了。 

它比愛情更純潔,比親情更溫暖,比友情更執著 …… 



我笑笑看了看妻說: 

" 別問我是否會為你去死,我是一個你最深愛的人, 

一個和你游走於人世間經風歷雨的相互依偎、 

相互取暖的人。 

我們誰也離不開誰,愛到最真時,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的, 

我們衹有心的交融! " 



妻在我懷中笑得很美。

我認識芊芊那年,她才十八歲,就已經是個旗幟鮮明的不婚主義者,在我們的導生小組討論會上,她陳述了婚姻的種種弊端與非必要,最後,自己下了一個結論:「像我這樣的一個本位主義者,根本就不適合和任何人在一起的啦。」 芊 芊小時候父母就離婚了,而後各自再婚,她跟著爸爸住了一段時間,又跟著媽媽住了一段時...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韓國的演藝娛樂工業,特別是在編劇這個部分。無意間看見一部韓片《我的PS搭檔》,故事是從一個失戀男人半夜接到奇怪的電話展開的,電話 中的女人以一種令人蝕骨銷魂的聲音,和他做了一場電話性愛。高潮迭起,欲死欲生之後,才發現,女人撥錯電話了,她原本是要給男友一個驚喜的,結果卻便宜了 一個陌生...

筠筠和男友是在大學畢業前開始交往的,她後來常說,可能因為自己沒有談戀愛,眼看大學都要畢業了,有點心慌;而男友面臨將要當兵的改變,也很想抓住些什麼,他們於是就在一起了。 我問過她:「應該不是那麼隨興的吧?他總有些地方吸引妳,才會在一起啊。」 筠筠想了想,才認真的回答:「應該是一種沉...

敢愛就來│Love Me If You Dare│Jeux d'enfants   愛真的需要勇氣。 人生就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我們什麼都賭,什麼都可以拿來當做籌碼,小至生活中瑣碎繁雜,亦或大到攸關前程性命,我們都打賭,跟自己,跟別人,有些人天生幸運,幾乎每次都贏,就算輸,也只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