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抽煙多年,他始終沒戒。
只好背著她偷偷地抽。
她也一只眼睛睜,一只眼睛閉,裝作不知道。
忍耐不下時,就會發些牢騷。

“抽煙好嗎?”她皺著眉頭看他。
“不好。但是又沒法不抽。”
“我和煙,你要哪個?”
“都要。妳對我不好,但是我又沒法不愛。”

記得剛認識他時,他抽煙就抽得很兇了。
閒來沒事,會夾根煙在食指和中指之間。
通霄趕報告時更不用說,簡直像參加了什麼抽煙比賽。

她常因他的煙,而咳得撕心裂肺。
在一起之後,他才稍微收歛了一些。

遇到朋友聚會時,他總會半途離席,
鬼鬼祟祟借故到洗手間去抽煙。
結果一次因為渾身的異味,引來了大家的側目,
她氣得跟他大吵了一頓,冷戰了三天才合好。

或者一個心高氣爽,滿月高掛的星夜,
兩人本來應該好好享受這浪漫的時刻,
正當她靠在他懷裡的時候,她忽然不說話了。

“怎麼那麼安靜了?”他低頭望著她沉默的臉龐。
“你剛才有沒有抽煙?”
“…我…有。”他吞吞吐吐地回答了她。
結果她立刻推開他,獨自到旁邊坐著。
“一根而已…我沒騙妳。”他苦苦哀求。

“難道你就不能為了我把煙戒了嗎?”她生氣,又失望。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我是為你好啊,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他們的戀愛三週年紀念,約好到海邊慶祝。
她忽然伸手一摸,發現車座底下有包煙。
沒有生氣,似乎已習慣了煙的存在。
只是嘟起嘴,把煙給沒收了。

他害怕她會大發雷霆,會懷了當天的氣氛,
于是整個晚上都對她千依百順,萬般討好。
直到送她回家時,她竟把煙還給了他。

“答應我,抽完了裡頭的最後三根,就不抽了吧。”

他一時說不出話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
除了對她傻笑,就只是一直用力地點頭而已。
即使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十分願意。

她知道,戒煙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可是眼看他並沒有下決心的樣子,
她想盡所有的辦法,來幫他戒煙。
戒煙糖,戒煙藥都買了,卻還是沒有起色。


“不如我去學抽煙,然後戒煙,再教你戒煙,好不好?”

“別傻,哪有人這樣啊?”他敲了她的腦袋一下。
“或許真會有用呢?”她像決定了下來。




“妳都不會抽煙的嘛,幹嘛逼自己做不愿做的事呢?”
“那你怎樣才能戒煙成功啊?”她擔憂著。
“我已經盡力了。”他摸摸她的頭說。
“我不想失去你…”她哭了起來。
“傻瓜…。”

到市中心逛街時,看見一部拍大頭貼的機器。
她硬拖著他跑到機器前,投下硬幣拍了兩張。
接著貼在他的錢包裡。

“要抽煙時,請看看照片裡的我。”





掙扎了許久,他厭倦了戒煙的問題總圍繞在他們的身邊。
終於,提出了分手。


他們在電話旁安靜地掉了一夜的眼淚。
他在她睡著后,掛下了電話。結束了這段感情。

他瞬間消失在生活中,戒煙的問題也消失了。
她過得特別輕鬆,但感覺上卻少了什麼。
有人在身邊抽煙,傳來的煙草味,她想起了他。
她想念起他身上的煙草味。
想念她靠在他懷裡的味道。那是煙草味。
想念他千方百計想掩飾的味道。那是煙草味。
煙草味,就是屬於他的味道。

她開始了第一根煙。想他的感覺特別強烈。
她將第二根呼出的煙霧,彌漫整個房間。
就連被單,也好像變成她曾討厭的他的被單。
聞著四溢的煙草味,她才安然入睡。

日覆一日,她離不開煙了。
是抽煙上了癮,抑或眷戀上了癮,
一切已不那麼清楚。她只懂,抽煙。





一年后的他們,偶遇在一年后的街頭。
如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大家回到海邊敘舊起來。
相比之下,她變得憔悴多了。
他看了有些心疼,這都是因為他。

她點起了一根煙。

“妳抽煙?”他驚訝的看著她。
“嗯。要嗎?”她深深吸了一口,再遞了包煙給他。

“不了,我戒了。”
“哦?什麼時候戒的?”她驚訝他竟辦到了。
“半年前。為一個我愛的人。”

她沒有回應。指間的煙在顫抖。
多年來的感情,一直都希望他能戒煙,
分手后竟不敵他半年前遇到的那個人。
她覺得自己是徹底的失敗。
于是,默默地抽完剩下的煙。

“妳呢?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
“一年前。為一個我愛的人。”

“那…妳是想幫他戒煙嗎?”他以為有人代替了他的位置。

“不,這是我眷戀他的味道。”

是他嗎?一年前他們剛分手。他在揣測。
他打開皮包,給她看裡頭褪色的大頭貼。

“這是我為她戒煙的人。因為我想回到她的身邊。”

她看著他,眼淚從眼角,順著臉頰滑了下來。





“我戒煙了。現在讓我來教妳戒煙,好嗎?”


如果你正愛著一個人,你會用什麼方式去表達你對她的愛?我想,愛情的產生與發酵,像是收音機頻率。轉錯了頻道,就錯過;轉偏了頻道,就聽不真切,甚至有雜音干擾。這才發現,心靈相通其實是感應彼此愛意的大前提。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套認定愛情形成的模式。心思細膩的人,往往容易陷入情網,當然,也可能只是自作多情。反之...

客廳裡擺了張圖畫,是阿蟲畫的布袋和尚。買的當時,喜歡的不只是簡練的構圖和簡潔的線條,還被題詞「放下布袋,何等自在」打動了心。那個時候已經覺得,背負過量的包袱,實在辛苦,但卻放不下。因此買回來擱在廳中,盼望每天瞧它一眼,順便提醒自己。許多包袱是自己不斷疊上去的,當然也可以自己放下,就看捨不捨得。喜歡收...

在一個邊遠的小地方,曾經有位小夥子用八頭牛娶了他平凡的太太,他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別人最多用兩頭牛娶妻。過了半個月後,他去拜訪這個小夥子,驚訝地發現新娘與從前判若兩人,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和自信。原來女人要的就是那種被寵被愛的感覺,那種被看重的驕傲。試想一個平平淡淡的女子,在上班時忽然收到一束美...

一大早,我跳上一部計程車,要去台北郊區做企業內訓。因正好是尖峰時刻,沒多久車子就卡在車陣中,此時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始不耐地嘆起氣來。隨口和他聊了起來:「最近生意好嗎?」後照鏡的臉垮了下來,聲音臭臭的:「有什麼好?到處都不景氣,你想我們計程車生意會好嗎?每天十幾個小時,也賺不到什麼錢,真是氣人!」嗯,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