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要找的人.是他嗎?

你見慣了太多太多逢場作戲的男人,你問世上還有沒有真心的男人;你被一腳踏兩船甚至幾船的男人傷透了,你又問有沒有安份守己的男人,你說,只想找個懂得回家的男人。

然後,某天你找到了。他是個比你年長好幾年的男生,樣子普通。他沒有去過任何夜場,他不愛蘭桂芳;他只會在家中和家人吃飯時,陪爸爸喝幾口酒;他是個乖兒子,他最希望每天都回家吃飯;他不曾一腳踏兩船,他忍耐力驚人,他不會是懂得說分手的男人;他也不曾追求過任何女孩子,你是他的唯一。

然後,你們戀愛了。第一個紀念日他什麼都沒有做,他甚至忘了給你說聲:「一個月快樂」。你問他:「你下個月今天可不可以跟我講一聲你愛我,然後送我一張咭?就這麼簡單,我只求一點心意,不要滿臉不在乎好不好?」。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女孩子在乎紀念日,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男孩子覺得刻意記住紀念日很無聊。然後下一個月的紀念日,他做了你要他做的事:十二點正一句「我愛你」和送你一張寫得大大字「我愛你」的心意咭。 除此以外,別無其他,你心裡想,他真是個「乖仔」。

第一個他陪你過的生日,他忘了十二點給你驚喜,他忘了你生日已到,他連生日蛋糕也沒有準備。他還在笑說:「本想買生日蛋糕給你,但最終沒有買」。你不會想去問,為什麼他不買,你反而問自己是否挑錯了男朋友。很多時候安份守己的男人就是:他從不做超越他認為常規的事。犯法的、傷風敗俗的,他當然不會做。不過那些花巧一點,懂得去哄女朋友的,他也不會做。他習慣了安份守己的道理,也就是多做多錯,不做就不錯。

好了,問題來了,你既然不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你要不要跟他分手?如果你堅決持有「流水長流不等於平淡似水」的想法,你沒辦法跟這樣的男人過平凡的一生,因這樣的愛情世界是一條不適合你的水平線。感情路上受挫太多的女孩,大概選擇這種男生的機會較大。因為這樣的男人不單止安份守己,講白一點,他主動出擊的機會是零,他偷食成功的機會也近乎零,也就是,分手的機會也會大大降低。你要挑哪一種?

好了,你再問:「如果我找到一個專一、長情、浪漫、細心、樣子帥、家底厚的呢?」那衷心地恭喜你做了現代版灰姑娘。那男孩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有錯,而事實上,他也沒做錯什麼。而女孩子呢,其實也沒錯,她不過想找個會哄他開心的人。他們都沒有錯,問題是,他們有沒有錯配?世上最難找的,是對的人。我們只是在找比較適合的人。

從前從前的從前 . . . . 有一個很愛很愛海的人,他天天跑去看海,且常常對著海說話。 有一天,他對著海說:「大海啊大海,我那麼的愛妳,妳為什麼一點也不愛我呢?給我妳的愛吧!不要每次都一成不變的風平浪靜。」 海,聽他這麼一說,猶豫了許久,終於回答:「你真的要我強烈的愛...

牽手,是男人和女人情愫發酵的第一類身體接觸,親吻愛撫是第二類,做愛是第三類。 戀人們初相識時,痴愛的眼神,穿過凝聚的空氣,彼此臉上凍結,糾纏打轉,但是好像似乎總是少了些什麼似的,於是,身體接觸的慾望,開始從男人腳底往上燃燒,直竄腦門,讓人滿臉通紅,舌頭打顫,終於支支吾吾的開口問到:「請問...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搬進了新居,所以送走了最後一批前來祝賀的朋友後,我與妻子便重重地躺在沙發上,眼望著天花板出神,遙想今後的日子,自有一番甜蜜湧上心頭。忽然,門鈴響了。這麼晚了還有客人?忙起身開門,門外站著兩位不認識的儒雅的中年男女,看上去是一對夫妻。在疑惑中,那男子介紹他們是一樓的住戶,姓李...

最近我去見一位老業主,過去我替他設計了多家旅館,一家比一家繁複華麗。後來他生了一場大病,到美國住了十年,現又回台北,他說他的觀念完全改變了,過去他經營的旅館,設計是用「加法」,現在是要求用「減法」,一家比一家精簡,不只成本低,回收快,且整理方便,生意更好。「減法」的設計,我們學建築的早就知道「les...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