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你能接受你的愛人出軌嗎?

我說:“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能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情到濃時情轉薄。

她不能接受,無論是精神的偏離還是肉體的出軌對她而言都是無法原諒的錯誤,相愛,不是為了背叛。

責任和自由並不衝突。

一輩子和你在一起,和你說笑,和你逛街,和你調情,和你做愛,和你生活,你已經不是你,他也已經不是他,是你們,是兩口子,是融在一起的兩個人。可是你叫他如何分得清你到底是美還是醜,是好還是壞,他所能得到的唯一的答案就是麻木。

他還愛你嗎?他也不知道,因為沒有對比,沒把風景看透,就很難有細水長流。不是不愛,也不是愛,只是過日子罷了。開到荼蘼花事了,塵煙過,知多少?

乏味和寂寞一樣可怕,單調乏味的生活只是寂寞背後的寂寞。有一天, 一個讓他眼前一亮的人出現,他恍如從睡夢中醒來,也許他曾經錯過了太多。

紅玫瑰和白玫瑰。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就變成了牆上的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人都是犯賤的,尤其是男人。

他想出軌,你想挽留,有什麼用呢?責任重如泰山,讓他窒息,情人卻嬌豔嫵媚,讓他欲罷不能。

如果都是死,他也願意死在香豔的溫柔鄉,在責任中窒息,未免太過蒼涼。

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如果他真的愛你,他還會回來。

秋色無南北,人心自淺深。

情人的不好會讓他想起你的好,有些回憶需要刺激才會想起,有些美麗需要對比才會絢麗。

不要去看那個傷口,它有一天會結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會再痛。

這就是愛的代價。

故事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小村里,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他們從很小就經常玩在一起,漸漸地,他們之間產生了一種超出友誼的情感,那就是愛……儘管他們都沒有說出來,但卻彼此都明白,或許這就是心有靈犀吧…… 慢慢的,不知不覺中,小男孩和小女孩已經長...

和所有戀愛的人一樣,經歷了一番轟轟烈烈的愛情以後,她和他終於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可是和他結婚了以後,她就覺得自己婚後的生活和想像的相去甚遠。婚姻不像愛情,往往是多了瑣碎和枯燥,少了激情與浪漫。當她不得不每天都面對這樣單調而又乏味的生活時,她感覺自己的心在一點點磨平,生活如同白開水一樣索然無味。婚後他們...

打從她記事時起,大舅就好像不是這個家的人。記得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他剛被收容所送回了家,和街上的叫花子沒有多大的區別。外婆在屋里大聲地罵,他蹲在一旁小聲地哭,像受傷的小動物。那麼冷的天,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爛爛的單衣。門口圍了一群看熱鬧的鄰居,對著他指指點點。不多久外公回來,一見他這樣子,就跑到門背後拖...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對情侶在咖啡館裡發生了口角,互不相讓。然後,男孩憤然離去,只留下他的女友獨自垂淚。心煩意亂的女孩攪動著面前的那杯清涼的檸檬茶,洩憤似的用匙子搗著杯中未去皮的新鮮檸檬片,檸檬片已被她搗得不成樣子,杯中的茶也泛起了一股檸檬皮的苦味。女孩叫來侍者,要求換一杯剝掉皮的檸檬泡成的茶。侍者看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