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了年紀的奶奶,視力本就不怎麼好,近來更患上了乾眼症,兩眼老是痠澀難當,
連維持數十年的晨間運動都中止了,成天就是躺在床上瞪天花板,老感自己風逝去,韶光不再。

其實,奶奶的情況,對於天天與她晨昏相伴的爺爺來說,更是連帶地受到低潮的情緒感染。

我們數度要帶奶奶去醫院看病,但又怕醫生說些危言聳聽的話,
害得本來沒事的爺爺,又會被急出血壓上的毛病,因此遲遲不肯就醫。

後來在孫子們的苦口婆心下,奶奶才願意趁爺爺參加獅子會年會的一個空檔,
由堂妹和我陪著她,駕著一台小MARCH至鄰近的省立醫院看病,以免延誤就診時間,引來更嚴重的惡化。 


「這情形多久了!」醫生拿起小電筒,翻動奶奶的下眼皮問著。

「大概半年之久。」我約略推算了一下。

醫生關掉電源,抿住的唇似乎在思考該如何委婉的說。

最後才娓娓說道:「她的淚腺受到嚴重的感染,已經不太能正常分泌淚液,
這樣會造成眼珠表面受不到滋潤而非常脆弱,我看,除非有耐心的點醫用的眼藥水外,沒他法。」

「什麼? 有耐心的點眼藥水?」我詳細地追問一下。

「大概這一新藥每小時點一次,要不然,恐怕要痊癒是有些困難。」

奶奶聽了這麼麻煩的療程,不耐煩的站起來。

「走啦走啦!我都說醫生最愛嚇人,妳們偏不聽,硬來。」

我安撫著奶奶坐好,並聽從醫生的叮嚀將注意事項記在腦裏,
老人家的病跟小嬰兒一樣馬虎不得,為了奶奶好,我不能掉以輕心。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叮嚀奶奶,每整點要記得兩劑不同的藥水各點一次,千萬不能偷懶。

我見她擺擺手做出敷衍的動作,除了多交代堂妹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方法,
畢竟,沒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照料起來並沒法面面俱到的。

一星期後,堂妹撥了通電話給我,說爺爺病倒了;

我訝異她這句話的真實性,一向生活規律、運動適量的爺爺也會病倒?

爺爺是疲勞過度、精神不濟暈倒的,聽醫生說是長期睡眠不濟,沒有適量的休息才昏過去的。

這對於一向早睡早起的爺爺,倒是一件難以理解的怪象。

後來,在奶奶述說下,才知道是奶奶的眼藥水不小心被爺爺看到才造成的。

原來,當天晚上,奶奶擱在床頭櫃角落的眼藥水,被剛從獅子會開完會的爺爺發覺
藥袋上頭一排:每小時點一次的明顯字跡讓爺爺瞧個正著;
他望著奶奶酣睡但不熟眠的表情,心中一酸,便在往後的七天,每一鐘點撥一次鬧鐘,
替睡夢中但仍惺忪未覺的奶奶輕輕撥開眼皮點一次藥;
並在清晨奶奶將醒之際,拿著網球拍又去打球,他不希望奶奶發現他的蠢行為,
直到第六天的一個夜晚,爺爺因動作過大,將奶奶從睡夢中擾醒,才發覺了這一切的祕密。

「好好的覺你不睡,幹嘛偷偷替我點眼藥水!」

爺爺只說了一句:「妳流眼淚的樣子真美麗,我要妳的眼睛好起來,再恢復以前的模樣。」


不知怎的,那原本己失去機能的淚腺又分泌出晶瑩的淚珠,成串地懸在眼眶周圍,奶奶哭了,
她的眼睛不再又乾又澀,沒想到,能哭也是一種無上的幸福,
尤其是依偎在四十年熟悉的懷中,那的確是奶奶一生的福分。

奶奶的眼淚只有爺爺最懂,這點,我可是十分地篤了!



狗不會瘦,因為牠不會思念。人會瘦,因為他思念別人。 人總是被思念折磨,在思念裡做一頭可憐的流浪狗。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有條件地愛著,也是有條件地愛著別人。 不必心灰意冷,既然知道世上沒有無條件的愛, 你應該努力使自己更具備條件去愛, 同時也該學習忘記...

●文/吳若權「禁欲」是盲目而痛苦地克制自己想要的慾望;「修養」是在善待自己和尊重別人間,找到平衡。自由的可貴,並非為所欲為,而是懂得自我負責之後,理性地平等對待所有的人。這場演講活動,由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負責場地聯繫,邀請全校師生參加,設定兩個主題,分別是「生涯規劃」與「媒體運作」。他們很興奮可以吸...

成功的人都保有失敗者所不喜歡的習慣!! 心理學曾有一項研究,認為一個習慣的形成,至少必須重複二十一次。同樣的,若要創造一個新習慣來取代舊習慣,除非有強大的自覺與毅力,否則仍要靠自我要求才能有所改善。 剛開始時,或許有點痛苦,像是戒菸、早起或運動等習慣的破除與養成。然而一次、兩次、三次到二十...

最難遇的是碰上那種他會非常愛你,你也愛他,但不用愛得像他那麼用力的人最難為的是同時愛上兩個人,終於決定捨棄其一最難辦的也是同時愛上兩個人,但又不願捨棄任何一方最難忍的是當街遇到舊情人摟著一個品味比你差太多的新歡,而你那位比對方體面許多的情人,卻剛好不在身邊最難堪的是你自作多情對人好,卻被對方指控騷擾...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