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呵、她果然在這裡。不覺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下巴收成迷人的銳角。

記得第一次和她表白也是在這個圖書館。那時很認真的和她表白時,原本就很安靜的圖書館變的更加安靜。只見她停下翻書的動作出神的望著他。···撲通···撲通···

依然清晰的記得自己當時心跳異常加快,又因忍受不了她的漠視而不受控制的走上前,低頭親吻了她的臉頰,像一片輕柔的羽毛,溫柔的掃過倆個人鼓脹酸澀的青春。易棉沒有大叫。

反而想起了手中劇本上的一幕。花心輕浮的少年羅密歐對年輕貌美的朱麗葉一見鍾情。便花言巧語一心求吻。甚至把她比作神明,把吻比作接受神明的恩賜。

當羅密歐第一次親吻到朱麗葉時,羅密歐說;“我的罪孽已被洗清”。“但你的罪孽卻沾染上了我的唇”。朱麗葉氣憤的說。然後,羅密歐又一次俯身吻了朱麗葉第二次。

那麼,請你允許我領回我的罪孽。當然這些是易棉後來告訴安佑理的。而最後的結果是,她被他的一個吻輕易的俘虜了。鳳凰花開,木棉種子在白絮中飄落時。

請相信,這是一場下在南國的白雪。夾雜落梨;“王、我帶你回家”。


叭的一聲。手中的書被搶了去。這已是第三次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惡作劇。但依舊抬起頭不滿的看著安佑理得意的臉。

一滴汗在他的眉梢沒能凝住順著流暢的臉部輪廓巧妙的滑至下巴。又像是在極力宣示找她的辛苦。“老婆,別這樣看著人家嘛”撒嬌並不由分說的拉著她的手走出了圖書館。

他不喜歡她那冰冷的樣子。不任性、不撒嬌。只知道倔強的咬住下嘴唇,只知道去人很少的圖書館。就這樣手拉手的到了草地上。也不知他是從哪裡弄來的一部小提琴。

然後就開始拉那首《doyouknowwhereyougoingto》。易棉放鬆的躺在草地上,慢慢的閉上眼,享受他給她帶來的舒緩。安佑理望著靜靜的望著她。


越來越覺得她就像是一個古舊的瓷器,色澤圓潤、散發獨特的植物氣息。交往已經兩個多月了。安佑理天天晚上送她回家。今天也不例外。但他們卻不並肩走。

易棉走前面,安佑理踩者她的影子跟在半米之外。眼前的女生好像有點冷。聳起肩膀抱著胳膊,露出纖細的後頸。步子很大。似乎永遠不知道回頭。

直到把她送到家門口。才寵溺的說道;“親愛的,明天見,晚安!”

易棉··易棉···老師在得不到回應後,重重的在點名冊她名字的位置上畫上了一個圈。這是她第幾次曠課了。再這樣就交給學校開除算了。

——老師,她的書包還在這裡呢。

——對了,你們把她的課桌搬出這個教室。
安佑理霍的站起來大聲朝老師講;“我去找她”

安佑理正色道;“老師,你不能這樣啊!她是我媳婦啊!”。說完就衝出教室。

留下身後一片驚訝。

舊街路燈有些暗。路燈下少年的身影被拉的很長。直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易棉顯然也看見了他以及他手裡的她的書包。

“老婆,你去哪裡了?書包都不要了嗎?我也不要了嗎?”跑到她的面前一臉委屈的說道。像是討不到糖吃的小孩,看得易棉心裡一陣抽蓄。

乾脆索性的望向滿天的繁星,緩緩的說道;“買了張火車票去崇明島,到站後月台那裡正在反映《海賊王》——原聲劇的。又後來發現只有坐車回來的錢,於是就買票回來了。”

“哇···老婆,你好會玩。以後去哪裡也梢上我好不好?”收回視線,堅定的望著安佑理。頭髮大概是今天剛理的,露出了白皙的額頭。“我們分手吧!安佑理。”說完。

搶過他手中的書包,逃離了。

瞬間襲來的空白,猶如當頭一棒。話語笨拙的沖不破喉嚨的防線。而女生已經離開。

沒有留下任何挽回的餘地。“易棉,你可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他們都說你冷,想小龍女.可是在我看來,你就像是一個不安分的小孩,張揚了青春的憂傷.親愛的,可不可以不這樣!我安佑理
站在那裡很久很久,最後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街盡頭的拐角。易棉靠著牆慢慢的蹲在地上。雙手把自己抱作一團。腦海裡不斷襲來那個女人說的每一句話“離開我的兒子,他有他
美好的未來,這些你都給不起”.

的確,安佑理。在以後的以後,你會遇見很多人。有人愛、你有人嫉妒、你有人把你當作寶、有人不把你當回事。

你會去另一個地方,也許不去。磕磕絆絆的開創自己的事業,或這接受父母精心的安排。

你會脫去一身的浮誇、任性。長成熟睿的英俊男人、彬彬有禮會引來一大堆女人的側目。而這些,統統要你自己負責。我根本就給不了。我能做到的就是,不給你帶來任何負擔。親愛
的,你是否能原諒我的自私。

莎士比亞的愛情不是巧合,但最終是悲劇。像聖河上飄零的白色粉末,一不留神,便無踪跡。

哪怕,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喜歡你的人要你的現在。愛你的人要你的未來。真正的愛情,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日久生情;真正的緣份,不是上天的安排,而是你的主動;真正的關心,不是你認為好的就要求她改變,而是她的改變你是第一個發現的;真正的矛盾,不是她不理解你,而是你不會寬容她。 ...

十年後,我希望我身邊有這樣一個朋友,沒有名利的牽絆。可以踢開我家的門,招呼也不打隨意開我的冰箱,對著一屋子的狼藉說“這次別想我替你收拾”,喝我喝過的可樂催我做飯,把我推進廚房,開始沒心沒肺的開我玩笑,罵我是白痴笨蛋,最後替我收拾了房間不問我最近過得好麼。然後兩個人一起傻笑。 ...

一直都很明白,自己是不該沉迷於過去的,忘記不該記住的,忘卻一切,那樣才能換來短暫的輕鬆。其實,我是害怕深夜的,會有一種無盡的寂寞襲向我;我卻又喜歡深夜,因為只有周圍 ​​漆黑一片,我和我的傷口才是安全的。 ...

幸福並不復雜。餓時,飯是幸福,夠飽即可;渴時,水是幸福,夠飲即可;裸時,衣是幸福,夠穿即可;窮時,錢是幸福,夠用即可;累時,閒是幸福,夠暢即可;困時,眠是幸福,夠時即可。愛時,牽掛是幸福,離時,回憶是幸福。人生,由我不由天,幸福,由心不由境。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