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因為搬家要整理些東西,那個下午分外忙碌。在書櫥的最下方,居然翻出一個大信封,裡面是三個貼著郵票卻沒有封口的信封。我想在扔掉之前應該先看看裡面都寫了什麼。
  
這是看起來最舊的一封,年代久遠,已經有些模糊。不過,塗改的痕跡很明顯,還有不少的語法和拼寫錯誤。看了署名,原來是我寫給祖母的。
  
我十歲那年,祖母作了一次長途旅行,去了猶他州的姑姑家,一去就是一年。而之前,我們還未曾分開過。這封信,應該就是那時候寫的吧。信裡,我傾訴了一個小女孩對親人的想念,提到了祖母最愛的雛菊,甚至還寫到鄰居家一條叫做斐文的狗。信的末尾,我還用非常肯定的語氣寫道:您一定很想念我,因為我愛您!完全是小孩子的口吻!而我,已經完全不記得自己曾寫過這麼一封信了,並且也忘記了是什麼緣故讓這封寫好的信沒有被寄出去,甚至在郵票貼好之後。從日期推算,信寫了沒多久,祖母就結束旅行歸來。奇怪的是,似乎我沒有跟她提起過信的事情。再後來,這封信就完全被忘記了,直到現在。
  
我上中學一年級參加考試的時候,祖母突發腦溢血。等我趕回家,她已經永遠地離開了我們,我都沒有來得及跟她道別。我,她最小的孫女也是她最疼愛的孫女,因為不善表達和羞於表達,那麼多年,從來沒有說過“我愛你”。沒有誰知道我是多麼的懊悔!這封信觸及了我心底柔軟的傷口,多年來的疼痛開始蔓延。如果當初我把這信寄出去,或者在祖母回來後給她看,哪怕一眼,祖母會有如何的欣喜,而我,也就不會在多年後的現在暗自垂淚了。
  
我悄悄揮去眼淚,打開第二封信。“親愛的里德:……”一看開頭,我就知道,這是寫給他——我的初戀的。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那是我們剛上高中的時候。可也就是在高二的那個聖誕節,我們吵了一架。原因早已不記得,只記得吵很厲害,彼此都不肯讓步。那個年紀的我們,從來就不懂珍惜,有的只是任性和傷害。我們固執地不肯原諒對方。半年後,里德一家搬到馬薩諸塞州,他沒有跟我告別,我的初戀就這樣結束了。嚴格地說,這不算一封情書,雖然措辭仍然很強硬,卻還是委婉地表示了讓步。如果讀過這封信,傻瓜都可以看出我是那麼愛他!地址、班級、姓名都寫上去了,郵票也貼好了,信卻沒有寄出去。我已經記不起為什麼會改變主意,只知道那時候我是個多麼驕傲倔強的女孩子呵!從那以後,我真的再也沒有遇到過像里德那麼好的男孩子。
  
前不久,聽莉莎說,里德準備下個月結婚。新娘很漂亮。還能說什麼呢?我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
  
最後一封信,我都有些緊張了。被錯過的、失去的那些,無疑在啃噬著我的心。這是封寫給我小學數學老師斯格爾太太的信。會寫什麼呢?就在前幾天,爸爸在電話裡還說起她在“老人之家”企圖自殺,幸虧搶救及時,現在仍然住在醫院裡。爸爸說準備過幾天去看望她,斯格爾太太曾經也是爸爸的老師。她是個胖胖的女人,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極為和善。她待我很好,像對她自己的孫女。她教了我四年的數學。直到現在,我的數學仍然是最棒的。
  
大學裡第一次考試,我的數學拿了全系最高分,自然非常激動,信就是在拿到成績後寫的。信裡,用有些自豪的語氣告訴了斯格爾太太這一喜訊,也充滿感情地回憶了當年她教我時的情景和我發自內心的感激。遺憾的是,這仍然是一封沒有發出的信。年輕的我們,總是有更多新奇的事情讓我們操心。這封心血來潮時的作品,也因為一時找不到地址而被 忘記了。爸爸在電話裡說,斯格爾太太現在一個人呆在“老人之家”,身體不大好,覺得自己毫無作用,看不到生活的意義,所以才會自殺。如果,我不禁想,只是如果,她能收到我的這封信,該有多麼大的慰藉啊!
  
三封信,擺在我的面前。加州下午的陽光很溫暖,從窗戶裡照進來。不知何時,我已經淚流滿面了。其實,我們原本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們完全來得及,可我們總是有這樣那樣的理由來推脫。我們以為幸福上了保險,今天睡去,明天醒來,一切照舊,原樣擺好。我們以為會來得及,我們不會錯過任何東西。可是,我們真的錯了。
  
那天,我放下手裡所有的工作,做了幾件事情:開了五個小時的車去祖母的墓地,把信放到她的面前。我相信,上帝會讓她看見的,雖然也許遲了很多很多年……
  
從莉莎那裡打聽到里德的地址,把這封信和一份結婚禮物一塊寄了過去。我在附上的信裡說明了原委,信的末尾,我寫道:我是多麼希望你們永遠幸福!
  
打電話給爸爸,請求他等我月底回家時一塊兒去看望斯格爾太太,我要親自把信讀給她聽,並且告訴她:你對我們是多麼重要……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這天晚上,貝克醫生正在醫院值夜班,突然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的男孩被母親送進急診室,男孩一直在對母親咆哮。原來,他在剛剛舉辦的畢業晚會上,把眼睛弄傷了。起因是母親給他買了一雙新鞋,新鞋的防滑效果不好,男孩在表演的過程中,不慎從台上重重地摔下,眼眶恰巧碰到了桌角上。 此時,男孩的母親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一言...

汶川的早晨,依然清涼,她和他,如往常一樣,都努力地忙著自己的工作。他倆是一對新婚數月的小夫妻,恩愛非常。他比她大八歲,從三年前認識起便對她如珠似寶地寵愛著。由於兩人不在一個城市,幾經努力仍無法調動到一個城市。直到半年前,他才辭去了工作,隻身到她所在的城市。地震來之前,她正在大樓一層的辦公室裡加班,吃...

劉強和王雪的“七年之癢”,是從有了兒子的第七年開始的。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知他們之間,誰是愛情的掘墓人,反正從前有說有笑的兩個人,變得行同陌路,一天到晚,冷眼冷臉冷屁股,即使他們在外面帶著八、九十度的高溫,一踏進這個家,立馬降到零下幾度。沒有了愛情的王雪,把滿滿一腔...

都說老人像小孩,這話一點都不假,養老院的老人們就是一群活脫脫的老小孩。養老院每日都是熱熱鬧鬧的。老人們經常在玩一些小遊戲,諸如踢毽子、捉迷藏、轉呼啦圈、跳繩等等,所玩的和小朋友也差不了多少。就拿跳繩來說吧,人老腿先老,老人的動作不再敏捷,花樣也比小孩少,但一板一眼卻跳得比小孩認真,實在玩不動了就在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