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跟她在一起三年,她精心呵護著他的一切,甚至每天他的牙膏都是她為他擠好,皮鞋必定是她晚上幫他擦好,只有一點,她幾乎從不下廚,即便是下廚也是從超市買速凍食品,吃起來索然無味。

於是,漸漸地他練就了一手好的廚藝,因為他看到她吃自己做的菜,一副享受的表情,他就覺得很幸福。

後來為了有更好的發展,他開始了拼命地打拼,然而,每當他一身疲憊地回來,等待他的永遠是一碗白米粥。看著她純淨的眼睛,到嘴邊的話,他又咽了下去。

終於有一天,他的母親要來看他們,其實是看她這個準兒媳,指明了要吃一頓她做的飯。她請求他:你能不能留下來,幫我做這頓飯?

他低下頭,公司有個重要的合同,假如順利簽訂了,他們就可以有自己的小窩了。其實,他的皮包裡已經裝著新房的鑰匙,他是想給她一個長大的機會,然後他的母親才能放心地把自己交給她。

他是家裡的獨子,他必須要讓母親知道,他娶了一個愛他的女人,即便不善廚藝,也願意為他做飯。

他看到她眼裡一閃而過的失望與破碎的驚慌,終於狠下心走了出去。

然而,等他下班回來,看到的卻是冰鍋冷灶,還有母親陰沉的臉。她看到他回來,迎上去說,親愛的,你先洗洗,我們出去吃飯,我已經訂好座位了。

他強忍著不滿,沉默著走進衛生間,很長時間沒有出來。他心裡既憤怒又委屈,平時都是他做給她吃,今天母親來了,哪怕她只表現一下,也應該親自去做呀,這也好讓他對母親有個交代。

果然,飯桌上母親態度鮮明地表示對她的不滿,他在一旁如坐針氈,抬眼看她,卻發現她一臉坦然地將那盤最鹹的鹹菜吃了個精光。

母親終於忍不住了,將筷子一扔,拂袖而去。他臉色尷尬,追了出去。

在他甩上門的瞬間,她趴在桌上,瘦削的肩膀劇烈地抖動。

他們終於還是分手了。但是,他再沒有遇到像她那樣對自己好的女子,他心裡明白,她的那些好,寵壞了自己,讓別的女人再難入他的眼。

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頭,他們就那樣猝不及防地再度相遇了。在咖啡廳裡,他意外地發現,她居然一臉淡然地喝那種苦澀的黑咖啡,如同無味的白開水。

一瞬間,一道電光石火在他腦袋裡炸開,他顫抖著問她:你沒有味覺?

她一愣,手裡的咖啡盪出來。你終於發現了?

他緊緊地握住她的手,手心卻被一件硬物硌得生疼,低頭一看,是一枚刺眼的鑽戒戴在她手上。

他的心開始痛,想到那些曾經的日子。那時他們才從學校畢業,沒有任何積蓄。冬夜裡,她總是等他熟睡後,起身洗他的衣服,然後在爐子上慢慢地烘乾。一雙手長滿了醜陋的凍瘡,讓她難受得齜牙咧嘴。他想起,他做的第一頓飯,她吃得一臉平靜。

而整整三年,他卻對她的種種異常,視而不見,連她沒有味覺,都不知道。他卻因為,她沒有單獨為母親做一頓飯而放棄了她。

她告訴他,現在的他,在遇到她的第一個月,就發現她的味覺不正常,於是她放心地告訴他,自己在8歲那年,生過一場大病。

他虛弱地說,我也是愛你的。

她對他笑笑,不,你愛的,只是我愛你的感覺。愛一個人,必定有著貼膚的溫暖與疼痛,而你,竟然感覺不到。

他們在最近的時候,本該心無間隙的時候,也是咫尺天涯的距離。所幸,她醒悟得還不晚,還有機會去尋找自己的那一份貼心的暖。

我故意現場套上那條鍊子,追問著眾人:「這是誰送的啊?我好喜歡喔,這是什麼石頭呢?」一個長的不錯的男孩子站了出來,大方承認是他送的。這人我有印象,我剛到慶祝的會場,他就先獻上一束我最愛的海芋。平日他也常三不五時送上些小東西討我歡心。「這叫青金,就是指藍色的黃金。這個雖然不是水晶,但我想妳已經有很多水晶...

和他交往五年,每年的生日禮物總得我『明示』、『暗示』個好幾次後,才會姍姍來遲。身為男性,就應該知道該在『女性三大節日』裡,適時地獻上殷勤,滿足女人小小的虛榮心。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高,我不希罕過『三大節日』。唯一的請求,只希望他能記住我的生日,給我一個意外的驚喜。於是,每年的生日,就在他的遺忘中渡過。好...

一間咖啡店,門上掛了一串風鈴。 每一個客人入到店裡,風鈴都會「叮叮」作響 。 一天,有一個三十多歲,穿著西裝的男人進入這間小小的咖啡店,年輕的老闆娘親切地招呼他坐下。 「一杯咖啡呀,唔該。」 「好呀!等一等。」老闆娘微笑地說。跟著就磨咖啡豆,煮咖啡。 男人坐在椅子上,一直帶著笑容地望著老闆娘。 不多...

當我從抽屜裡拿出一顆小小的牛奶糖時,身旁的心就開始嚷嚷: 「又是牛奶糖!到底是誰暗戀妳啊!」我白了她一眼,把牛奶糖的包裝紙打開,將牛奶糖放進口中品嚐。 「亂講!說不定只是夜校生留下的。」 「騙誰啊!這樣的情形已經持續一個月了耶!依我看啊!肯定是哪個人喜歡妳, 知道妳喜歡吃牛奶糖,就天天放一顆在妳抽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