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暴力,是戀人經常用來威脅對方的工具。
最明顯的是肢體暴力,愛得愈深、打得愈用力。
語言暴力,通常並不明顯。
發生的形式很容易被忽略,造成的傷害也不容易察覺。
認識幾個月了,他的誠懇打動她的芳心。

曾經在感情路上遭遇幾次重大的挫折,她對男人的信心,已近崩潰邊緣。單純的她,對愛情的要求不多,只希望對方誠懇相待,不要事事欺瞞。

但事與願違,前幾任男友都有重大說謊瞞騙的紀錄。事跡敗露後,又死不肯認錯。直到她拿出如山鐵証,他們各自不同的反應實在令她費解--

有的抱頭鼠竄,從此消失不見;有的痛哭流涕,誓死悔改,卻一犯再犯;有的無動於衷,一付「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樣貌,生死全由妳定奪……

男人替自己脫罪的本事,她見多了,就是沒有看過一條真正「敢作敢當」的漢子。

「敢作敢當」,並非她真正想要的男人典型;只不過碰到太多「敢作不敢當」的男人,她才對「敢作敢當」這幾個字有所嚮往。她心中真正期望的是個「不會做壞事、也不必承擔壞事結果」的男人--「不敢作也不必當」。

當他說:「我絕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更不會欺騙你任何事。我就是你要的男人。」時,幾段不甚愉快的戀情又浮現在她的記憶裡。

她對感情變得不安。即使碰到堪稱心目中百分百的男人,她還是用倍數最大的放大鏡檢視他的一言一行。

●心裡很不安的人,才會想盡辦法在對方身上討回公道

有一次,他外出洽公到深夜還沒有回來,手機因為電池用罄而無法聯絡上。氣急敗壞的她,趕到他的公寓樓下,從夜間十一點等到凌晨一點半,才看見他形影珊珊回到住處。

看到她生氣的模樣,他感到啼笑皆非,但仍按納住性子,好聲好氣地安慰她,希望她不要生氣。

偏偏,生氣到極點的女人多少有點不可理喻。

他的忍氣吞聲,都是為了愛她。而她大發雷霆,也是為了愛他。雖然,理智上彼此都知道深深相愛,情緒上卻險些失控。

「你一定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才會把姿態擺得這麼低。」她豐富的想像力,支撐著非理性的懷疑,如同揮舞利劍,刀光血影,都在眼前。

「我真的沒有,你誤會了。」他不忍出手抵抗防禦,幾近哀求地希望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那你發誓,」她顯然被自己逼急了,讓對方沒有退路,「你如果有做對不起我的事,我和我爸媽出門就會被車撞死。」

「幹嘛牽扯妳的爸媽?」他試圖讓她恢復理性。

「我死了,我爸媽還能活得下去嗎?」

「好,我發誓,」他認真地下跪、舉手,「如果我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我出門就會立刻被車撞死!」

他的機智與誠懇,終於將她從情緒的懸崖上拉下,脫離愛情的險境。平靜之後,她撒嬌地說,「我最痛恨別人騙我了。如果,你敢騙我--」

「放火燒你家。」他和她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

驚訝不已的她,楞在那邊,「你,你怎麼知道要這樣接話?」

「妳常常這樣講,難道自己不知道嗎?」他的語氣裡,有包容、也有委屈。

「你為什麼不提醒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容忍我的語言暴力?」

「因為,我愛妳,我不想失去妳。我知道你心裡很不安,才會想盡辦法在我身上討個公道。只要我還承受得起,我願意代替那些辜負妳的男人,還給妳一個公道。」

淚流不止的她,恍然覺悟:愛,才是最好的鎮定劑。

●保護自己不被暴力傷害,才不會陷入身心痛苦的深淵

暴力,是戀人經常用來威脅對方的工具。

最明顯的是肢體暴力,愛得愈深、打得愈用力。從掐一下大腿的肉、到大打出手,動機和力道不同,造成傷害的程度也不一。

語言暴力,通常並不明顯。不但發生的形式很容易被忽略,造成的傷害也不容易察覺。日積月累之後,口出惡言的人,忘了自己怎麼會變成快嘴利舌的人,被千刀萬剮的那一方卻早已遍體鱗傷。

需要多麼深厚的愛,才能治療這些身體和心理的創傷?揮拳、出口之前,不妨多想想--即使你有很不得已的理由,必須藉助肢體暴力或語言暴力,來抒發自己的情緒,但卻無法避免施暴之後不幸的後果。

被打擊的那一方,也值得深思:是不是因為你一時的縱容,才讓對方得寸進尺、永無止境地對你施暴?如果,你能適時表達對暴力的厭惡,懂得尋找保護自己不被暴力傷害的支援,就不會陷入身心痛苦的深淵,不見天日。

還是,你總是自己討打、找罵?在對方盛怒時,非但毫不迴避,還主動挑釁說:「有種你打啊?不敢動手是狗養的?」

一個巴掌拍不響。關於愛情裡的暴力行為,包含肢體的、和語言的,我認為都是雙方的責任。挨打、被罵的那一方,看起來的確是受害者,但一味地容忍、或咄咄逼人地對待,也都是招惹對方動粗的禍因啊!


男生跟女生的想法實在是天差地遠,男孩們也常抱怨女孩心思太難猜!只要用點小撇步,你會發現其實女生很好懂啦!日前韓國有網友研究出讓女生瞬間融化的四種方式(推眼鏡),還不快拿筆記本,一條一條地給他好好記下來!! 《第一種》手指融化法 把手指頭放在女生的額頭上,輕輕地點幾下(記得是輕輕的,否則小心女生請你...

何謂創可貼戀情?它就在你我身邊。 從狹義角度來說,創可貼式戀情指的是談一次戀愛,是為了治療上一次失戀所造成的痛苦。 從廣義角度來說,創可貼式戀情包括所有不是由真愛出發,而只為了填補某個缺口的戀情。 創可貼式戀情絕不是新生事物,它正越來越多的在城市之中到處興起,以“短、平、快的療效迅速佔領...

認識丈夫時,我經營一家美容店,丈夫經營一家乒乓球俱樂部。 我開美容店純屬不想去父親公司上班,而丈夫俱樂部則必須賺錢,因為他賠不起。 有位好友是丈夫初中同學,曾暗示我:丈夫眼裡只有錢。當時,我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雖然丈夫家境和我家境相差懸殊,但父親見丈夫有事業心,就答應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