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跟隨他的14年光陰,是她最美好的季節。他上了台,她謝了幕。她始終低調的人生令很多世人不知道她曾經來過,不知道她曾經如火如荼地與他戀過一場。 

世人很少提她的名字,他們提起她的男人她的至愛,那是一個熠熠生輝的名字。她如雪地裡的鴻痕,悄然無息地被掩蓋。可男人永離人世時,她的痛並不少於在男人最後歲月裡常伴他身邊的女人。 

1891年,年方十九的她遇到了他。她出身貧寒,被他的才華和革命理想打動,立志與他共赴中華革命的水深火熱之中。之後,她跟隨男人,足跡遍及日本、新馬一帶,無怨無悔。男人的朋友曾題詩詠她——「望門投宿宅能之,亡命何曾見細兒。只有香菱賢國嫗,能飄白髮說微時。」 

那時,他的長子才出世,他已有了名分上的妻。那時,還未出現後世人們讚頌的另一段他和別家女子的愛情。那段崢嶸歲月或許是她最耀眼的日子,她與他為革命奔走,相濡以沫。他流亡到日本時她是他的聯絡員,為他洗衣做飯、傳遞密函、運送軍火。她對他的感情是亂世裡堅韌的磐石。 

跟隨她生命中的男人輾轉十餘年,她患了肺結核,她擔心會傳染給他,於是她選擇默默地離開。 

這一離別讓兩人的關係再也沒有世俗地親密過,男人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大總統。世人猜測她的隱退,她道:「我跟中山反清,建立中華民國,我救國救民的願望已達到。我自知出身貧苦,知識有限,自願分離,並非中山棄我,他待我不薄,也不負我。」她告別親友只身前往南洋,隱居於馬來西亞的檳榔嶼。椰風棕影,可會探聽到她的憂傷。她的躬身謝幕是生命裡低緩而有力的留白,她已經過了他的人生。 

她一直做孫中山身後無名分的女人,原名香菱,又叫瑞芬,排行第四,人稱「陳四姑」。他的家族後人始終尊敬她,她在南洋的歲月當地僑界人士同樣稱她「孫夫人」。名分和富貴在她眼裡如過眼繁花,在男人的第二次婚禮隆重上演時,她靜靜地說:「中山娶了宋夫人後有了賢內助,諸事順利了,應當為他們祝福。」 

她雲淡風輕的表情和話語裡沉匿了多少烽火歲月裡累積的真情,她對他始終無怨。她跟隨他的14年光陰,是她最美好的季節。是甘願,就不怕難;不甘願,才放聲哭喊。他的一隻珍貴懷表,上面有他的名字「M.SUN」,只贈予她。歲月將愛情漸漸洗去光華的影子,愛情的信物藏下了她一生的情感。 

他是偉人,她只是平凡女子,他需要被人仰望,於是,她選擇被人遺忘。人間世俗的情感與革命的理想本無衝突,倫常之理卻將她的感情深深掩埋。歲月將她嬗變成滄桑老婦,她在世人的遺忘裡更顯安詳。1960年,在瑟瑟秋風中,她的生命安靜地畫了一個句號。這個淡泊寬容的女子葬於香港荃灣華人永遠墳場,享年87歲。 

人生需要記取與遺忘的東西一樣多。她與他曾經一起走過的日子,彷彿黑暗的天幕抖落一地的碎鑽,鑲嵌於她榮枯的歲月,讓她一世珍藏。他告別人世後,她是他不經意散落人世的遺物,她低調的人生令很多世人不知道她曾經來過,不知道她曾經如火如荼地與他戀過一場。 

低調的愛

有時候,突然覺得心情煩躁,看什麼都覺得不舒服,心裡悶的發慌,拚命想尋找一個出口。   有時候,發現身邊的人都不瞭解自己,面對著身邊的人,突然覺得說不出話。   有時候,感覺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曾經一直堅持的東西一夜間面目全非。   有時候,突然很想逃離現在的生活,想不顧...

當我們兩個人結婚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是這樣的人了。我是霸道了點,我很無理取鬧又不可理喻,這的確是我個性裡不完美的一部分。 可是你還是牽起了我的手,在我們的婚禮上,對我說那句:「我願意。」我感動了,相信了,流淚了。我也下定決心的用一生陪伴你了。 後來,我們吵架,你指責我的霸道?還和朋友偷偷說我的不是,...

1.最徹底的報復,是原諒和遺忘。 2.你生氣,是因為自己不夠大度;你鬱悶,是因為自己不夠豁達;你焦慮,是因為自己不夠從容;你悲傷,是因為自己不夠堅強;你惆悵,是因為 自己不夠陽光; 你嫉妒,是因為自己不夠優秀……凡此種種,每一個煩惱的根源都在自己這裡。所以,每一次煩惱的...

每個女孩子其實都很清楚知道的選擇愛自己的人才不會受傷去追自己愛的人一定會受傷一定會心痛因為每個人都告訴過她「主動的女孩不會被珍惜的」 然而,她還是會因為喜歡你鼓起勇氣告訴你她對你的依戀還是像飛蛾撲火一樣為你受傷為你付出男孩子一定要清楚地知道其實倒追你的她絕不是一個沒有人愛的女孩她身後會有很多仰慕者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