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跟隨他的14年光陰,是她最美好的季節。他上了台,她謝了幕。她始終低調的人生令很多世人不知道她曾經來過,不知道她曾經如火如荼地與他戀過一場。 

世人很少提她的名字,他們提起她的男人她的至愛,那是一個熠熠生輝的名字。她如雪地裡的鴻痕,悄然無息地被掩蓋。可男人永離人世時,她的痛並不少於在男人最後歲月裡常伴他身邊的女人。 

1891年,年方十九的她遇到了他。她出身貧寒,被他的才華和革命理想打動,立志與他共赴中華革命的水深火熱之中。之後,她跟隨男人,足跡遍及日本、新馬一帶,無怨無悔。男人的朋友曾題詩詠她——「望門投宿宅能之,亡命何曾見細兒。只有香菱賢國嫗,能飄白髮說微時。」 

那時,他的長子才出世,他已有了名分上的妻。那時,還未出現後世人們讚頌的另一段他和別家女子的愛情。那段崢嶸歲月或許是她最耀眼的日子,她與他為革命奔走,相濡以沫。他流亡到日本時她是他的聯絡員,為他洗衣做飯、傳遞密函、運送軍火。她對他的感情是亂世裡堅韌的磐石。 

跟隨她生命中的男人輾轉十餘年,她患了肺結核,她擔心會傳染給他,於是她選擇默默地離開。 

這一離別讓兩人的關係再也沒有世俗地親密過,男人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大總統。世人猜測她的隱退,她道:「我跟中山反清,建立中華民國,我救國救民的願望已達到。我自知出身貧苦,知識有限,自願分離,並非中山棄我,他待我不薄,也不負我。」她告別親友只身前往南洋,隱居於馬來西亞的檳榔嶼。椰風棕影,可會探聽到她的憂傷。她的躬身謝幕是生命裡低緩而有力的留白,她已經過了他的人生。 

她一直做孫中山身後無名分的女人,原名香菱,又叫瑞芬,排行第四,人稱「陳四姑」。他的家族後人始終尊敬她,她在南洋的歲月當地僑界人士同樣稱她「孫夫人」。名分和富貴在她眼裡如過眼繁花,在男人的第二次婚禮隆重上演時,她靜靜地說:「中山娶了宋夫人後有了賢內助,諸事順利了,應當為他們祝福。」 

她雲淡風輕的表情和話語裡沉匿了多少烽火歲月裡累積的真情,她對他始終無怨。她跟隨他的14年光陰,是她最美好的季節。是甘願,就不怕難;不甘願,才放聲哭喊。他的一隻珍貴懷表,上面有他的名字「M.SUN」,只贈予她。歲月將愛情漸漸洗去光華的影子,愛情的信物藏下了她一生的情感。 

他是偉人,她只是平凡女子,他需要被人仰望,於是,她選擇被人遺忘。人間世俗的情感與革命的理想本無衝突,倫常之理卻將她的感情深深掩埋。歲月將她嬗變成滄桑老婦,她在世人的遺忘裡更顯安詳。1960年,在瑟瑟秋風中,她的生命安靜地畫了一個句號。這個淡泊寬容的女子葬於香港荃灣華人永遠墳場,享年87歲。 

人生需要記取與遺忘的東西一樣多。她與他曾經一起走過的日子,彷彿黑暗的天幕抖落一地的碎鑽,鑲嵌於她榮枯的歲月,讓她一世珍藏。他告別人世後,她是他不經意散落人世的遺物,她低調的人生令很多世人不知道她曾經來過,不知道她曾經如火如荼地與他戀過一場。 

低調的愛

總以為自己可以忘記,總以為自己可以很瀟灑,但原來是自己最愛逞強。明明放不下的是自己,明明最痛苦的是自己。常常叫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回頭。但還是失聲痛哭。當我看到你發過來的照片,看到你身邊的女朋友。我的淚無法控制的掉下來,我很想去摸摸你的臉,但是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收回。看著你的模樣,曾是多少熟悉的你,現在...

“如果我們能出去,以後不再吵架了。這輩子是夫妻,我們下 ​​輩子還做夫妻。人要多少錢都沒有用了,開開心心過日子就是最好的。” 說話的男子叫劉云生,而說話當時,他正被壓埋在廢墟里,懷裡緊緊摟著妻子胡景香。結婚後,夫妻倆來到青海玉樹縣結古鎮開了一間“帥帥&rdquo...

在一個無名的小村莊,生活這一位殘疾的人,他的右手自肘部以下全沒了.而肘上部的殘肢上,竟還帶著一隻手錶,一直並不貴重的手錶他的這種行為,令村中的人看他的眼神中帶了點怪異.也許我們會奇怪,既然他要戴手錶的話,他的左手還是完好的啊?為何卻還要戴在右手呢?原來,他原本並不屬於這村莊,在他的身上,還蘊藏著一個...

故事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小村里,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他們從很小就經常玩在一起,漸漸地,他們之間產生了一種超出友誼的情感,那就是愛……儘管他們都沒有說出來,但卻彼此都明白,或許這就是心有靈犀吧…… 慢慢的,不知不覺中,小男孩和小女孩已經長...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