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你能接受你的愛人出軌嗎?


我說:“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能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情到濃時情轉薄。


她不能接受,無論是精神的偏離還是肉體的出軌,對她而言,都是無法原諒的錯誤,相愛,不是為了背叛。


責任和自由並不衝突。


一輩子和你在一起,和你說笑,和你逛街,和你調情,和你做愛,和你生活,你已經不是你,他也已經不是他,是你們,是兩口子,是融在一起的兩個人。可是你叫他如何分得清你到底是美還是醜,是好還是壞,他所能得到的唯一的答案就是麻木。


他還愛你嗎?他也不知道,因為沒有對比,沒把風景看透,就很難有細水長流。不是不愛,也不是愛,只是過日子罷了。開到荼蘼花事了,塵煙過,知多少?


乏味和寂寞一樣可怕,單調乏味的生活只是寂寞背後的寂寞。有一天,一個讓他眼前一亮的人出現,他恍如從睡夢中醒來,也許他曾經錯過了太多。


紅玫瑰和白玫瑰。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就變成了牆上的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人都是犯賤的,尤其是男人。


他想出軌,你想挽留,有什麼用呢?責任重如泰山,讓他窒息,情人卻嬌豔嫵媚,讓他欲罷不能。


如果都是死,他也願意死在香豔的溫柔鄉,在責任中窒息,未免太過蒼涼。


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如果他真的愛你,他還會回來。


秋色無南北,人心自淺深。


情人的不好會讓他想起你的好,有些回憶需要刺激才會想起,有些美麗需要對比才會絢麗。


不要去看那個傷口,它有一天會結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會再痛。


這就是愛的代價。

傍晚,我坐在車裡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立交橋下面一個急匆匆行走的身影讓我心中一動。他很像我失去聯繫很久的一個朋友,於是我花了幾分鐘時間回想了與那個朋友有關的一些事。很奇怪,我看到的全是自己,我看到我自己十八歲的樣子:永遠背著雙肩背包,低著頭快步行走,永遠不肯穿面料柔軟、色彩鮮豔的衣裳,不愛笑,也不喜歡...

一個少年怕獨自走夜路,父親問他:你怕什麼?少年回答:怕黑。父親問:黑為什麼可怕?少年答:像有鬼似的。父親問:你見過鬼?少年笑了:沒有。父親問:那麼,現在你敢獨自走夜路了嗎?少年低頭:不敢。父親問:還怕什麼?少年答:路邊有一片墳地。父親問:墳地裡有什麼聲音或鬼火之類的嗎?少年答:有蟲叫,沒鬼火。父親問...

當羅娜又一次搶走我的客戶時,本小姐體內的火氣終於爆發了,於大庭廣眾之下痛斥她“妖精”。若非同事攔著,事情可能會演變得更加惡劣,那樣,我在公司肯定也無法生存。 幸好我及時聽勸,收斂住小性子才未造成其他麻煩。 但依舊心存不甘:這該死的女人,怎麼總喜歡跟我作對? 3年前,誰都以為羅...

在一個小小的同學聚會上,有個漂亮女孩在喋喋不休地訴說她東家的不是。女孩說,那東家是個死板的法國老太太,經常指責她這裡做得不對,那裡又做得不對,跟她聊天,又說她的法語發音不對。 漂亮女孩說的那位法國老太太,是個肥胖又行動不便的老人,她的女兒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工作,老太太的女兒為了照顧她,把她從法國接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