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帶著為他自殺的妻子與我同居

  他們之間的愛與恨、情與債,已經無法分割了,或許要用一生去償還。你卻是自由之身,何苦背上不屬於自己的沉重十字架呢?

他帶著為他自殺的妻子與我同居

情況是這樣的:幾年前我認識了一個男人,他 ​​有一個癱瘓了的妻子,癱瘓的原因是當時這男人因為性格各方面不和的原因提出離婚,她想不通選擇了自殺後造成高位截癱。後來她的父母不再管她,這幾年都是他照顧她,他在外地工作,請了保姆,但是只要他在家都會很用心地照顧她。最重要的是他還是有點內疚(雖然跟他關係並不大,不可能只要一方提離魂,另一方就選擇這種方式),覺得必須負起這個責任。

我認識他之後知道了這些情況,我愛他,我願意和他一起承擔。我們交往了大概兩年多。今年,一方面因為經濟原因,一方面覺得也該讓她知道我們的事情(她也說過讓他找一個),他給她做思想工作後,我搬進了他們家。我們都是分開睡的。

這幾個月的相處存在很多很多的問題。他說只把她當女兒和親人對待,感情已不存在。我們三個人也都敞開心很深入地談過,她也說過,感情都是自私的,對她,對我都一樣。後來她想通了,也說過,她可以離婚,然後讓我和他結婚。但是他對她的照顧、說話方式等各方面的表現,給我的感覺是,他們除了沒有正常的夫妻生活,其他都跟夫妻沒什麼兩樣,我就覺得我是多餘的。

雖然知道她是病人,需要更多的照顧,但是我覺得照顧跟感情是兩回事,你可以很好地照顧她,但是感情上不能還是像夫妻的感覺似的。三個人在一起生活,他不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當看到他對她那麼好的時候,我心裡會不高興,就覺得既然你們現在關係也挺好的,相處也這麼好,那找我來幹嘛。看到他們有稍微親密點的行為,我就不滿。和他溝通過,他總說我小心眼,說我沒有把她當病人看,而是當正常的女人在看待,所以我就會有嫉妒心。現在他基本上重點都在她身上,天天都在圍繞她轉。之前他出差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我和她相處得很好,我也很用心的在照顧她,但是只要他一回來,或多或少就會有一些問題。愛情真的是容不下第二個人嗎?

現在我的心很亂,真的不知道該怎樣處理這種關係。他說過他想和我一輩子這樣走下去,他對我也很好,我也很愛他。說實話,我可以接受一起照顧她,我也可以很用心用力的照顧她,但是我接受不了感情的分享。我不知道我們三人一直這樣過下去會怎樣,我希望有我和他的生活,希望有我和他的私密空間。

他說,如果我忍受不了,可以選擇離開他。我知道他只會放棄我,不會放棄她的。現在的我,完全是被他們牽著走,因為只有她提出離婚,我和他才能正式結婚,他必須得把她帶到身邊一起生活。

我覺得他的做法是矛盾的,所以我說:你想再找一個人組成一個家,但我覺得你們之間除了不能過夫妻生活,其他一切完全就是夫妻的相處。當你把大部分東西,精力、感情都給了她,那你幹嘛還找另一個人?她對你既然那麼重要,滿腦子想的都是她,你到底找我來幹嘛?還有,我最接受不了的是他對她親密的稱呼,當著她面換衣服,還有打電話他總是想著先給她打,我就覺得他總是先想到她,在他心裡她比我重要嗎?很多很多的疑問我想不明白,問他,他總是有各種理由來說我。

現在我和他一直是分開睡的,他就在她房間睡另一張床。我不知道這樣下去會持續多久?他總是說暫時緩一下,她現在的情緒是反复的。

——讀者提問

老師回覆:

你的感覺一點都沒錯。他和癱瘓妻子之間的感情,並非什麼“只把她當女兒和親人看待”,仍然是夫妻之情。

照顧癱瘓的病人並非易事,一方面要幫她洗澡、擦身、伺候大小便,難免親密的身體接觸;另一方面,她長久臥病在床,無法與外界交流,經常陪她聊天、安撫她的情感需求也是必要的。而在這個過程中,兩人的關係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從女方來說,丈夫提出離婚,她想不通選擇跳樓,這一方面說明她很在乎丈夫,另一方面也說明她個性比較激烈極端,原先夫妻個性不合的確很有可能。然而,這個事件改變了兩人的相處模式——她臥病在床,十分弱勢,要人憐愛;男方本想同妻子離婚,但妻子癱瘓了,歉疚、責任感與道義反而使他無法拋棄她。

也就是說,他們夫妻之間原先沒有完成的個性磨合,卻在妻子癱瘓後完成了。跳樓未死導致高位截癱,這當然是個沉重的悲劇,然而卻用一種奇特的方式挽救了他們的夫妻關係。

心靈的愛情永遠高於肉體關係。即使不能過性生活,他們之間仍有愛情。即使她癱瘓在床,也不影響她愛與被愛的能力。所以他說你“小心眼”,說你“沒把她看作一個病人而是看作正常女人才會嫉妒”,純屬自欺欺人。

你說“可以接受一起照顧她,我也可以很用心用力地照顧她”,這已經是超乎尋常的胸懷了。但是,愛情,是任何正常女人都無法忍受與人分享的。畢竟我們都不是聖人,我們只能像普通人一樣生活。

他無法放棄她,那麼放手的那個人只能是你。

他們之間的愛與恨、情與債,已經無法分割了,或許要用一生去償還。你卻是自由之身,何苦背上不屬於自己的沉重十字架呢?

就在台北火車站後一棟老舊大樓裡,卻有一間寂靜的病房,這裡的病人不會哭、不會笑, 更不會喊疼,他們在生命仍未結束之前, 提早關上了和世界握手的門,註定終生沈睡。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植物人」。 卡在生死之間的灰色地帶, 植物人和家屬總有無窮悲苦磨難, 然而,即使上帝開了一場殘酷的玩笑, 還是派來了天...

那天,是小芳二十歲生日,在爺爺奶奶為她慶生的歡氣氛中,小芳卻懷著忑忑不安的心情期盼郵差的到來。如同每年生日的這一天,她知道母親一定會從美國來信祝她生日快樂。 在小芳的記憶中,母親在她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獨自到美國做生意了,小芳的祖父母是這樣告訢她的。在她對母親模糊的殘存印象中,母親曾用一隻溫潤的手臂擁...

我和男友相戀時,由於工作的緣故,我們不得不常常分離。 他常在外地奔走,我則孤單地守在燈下,等待他疲憊地歸來,再無奈地離去。 這一年來,我真的覺得很累。 終於,在一個有月亮的晚上,我暗自下決心,放棄這份聚少離多的愛情。等到他再一 次回來時,我沒有去接他。 他提著許多給我買的禮物來看我,我卻說了一大堆挑...

「翔,你聽過一個傳說嗎?話說相愛的一對情侶,其中若有一人先離另一方而去,那麼先去世的那一個人就會蛻變成一顆星星,在夜空中永遠守候著在人間那位心愛的人直到活著的情人找尋到另一個真愛。」 「翔,你說,是不是很浪漫啊。」 「小淨,是很浪漫沒錯啦,但是我不是很喜歡這個傳說哩。」 「為什麼啊?」小淨睜大了那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