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近,《小崔說事》採訪了一批作家,很有意思。



一位非常年輕的作家叫阿乙,他做好了他的人生規劃,攢了夠兩年花的錢,腦子裡現在有18個選題,希望這兩年什麼事都不干,就寫這18個選題,估計能寫出3-4個,這就是他的生活。

我在微博上關注另一個作家,叫阿來,就是寫《塵埃落定》的那位。
你看他的微博,就覺得這個人跟我們生活在一個時代,但不在一個海拔。
因為他的微博上全是花花草草,他對世界上一切的花花草草都感興趣,他走到任何地方,都會把這些不知名的花草拍下來,然後找明白的人把花草都認出來,發上微博。


我見過很多大師,他們非常有趣。比如《雨人》的編劇,叫巴瑞·莫羅,他憑這個片子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編劇獎。
他的《雨人》那部電影,講一個有自閉症的人,這是真人真事。他見到的那個真人,遠比我們電影裡看到的達斯汀·霍夫曼演的奇怪得多。
當時,他在圖書館裡看書,巴瑞·莫羅坐在前排,就听到後面不停地翻書。巴瑞·莫羅就把手頭的書放下來,走過去問:請問先生,你在幹什麼?他說我在看書。
巴瑞·莫羅說你看書的速度有這麼快麼?他說是啊,今天下午我看了這麼多的書,(打手勢)有這麼高一摞了。巴瑞·莫羅不信,就說那我能考你一下嗎?他說可以啊。
巴瑞·莫羅就翻開一本書,隨便翻到一頁,念了一句,結果他把後面的全都背下來了。後來,他們就成了好朋友。
後來,《雨人》得了奧斯卡的最佳影片獎、最佳編劇獎,巴瑞·莫羅覺得這應該是“雨人”的獎,就把這個獎杯送給了“雨人”。
半年以後他去看,發現這個小金人上面沒有金子了。他就問他金子哪兒去了,他說這是孩子們的玩具,他讓很多孩子抱著這個小金人去玩,所以上面就沒有金子了。
結果巴瑞·莫羅那天看我們做的慈善項目,叫“給孩子加一個菜”,他看得流眼淚了。
他說,我要把那個褪了色的小金人拿到中國來,讓這些鄉村學校的孩子每個人抱著它拍一張照片。


這就是他們內心的追求,這也是他們的幸福感,我們也想做到有他們這樣的追求,有他們這樣的幸福感。

原諒別人是一種豁達,原諒自己是一種釋懷,學會了原諒你會發現你輕鬆了、愉快了、自信了、成熟了。 有時候,朋友的一些言語做法也許傷害了你,家人、同事的誤會讓自己苦惱,生活中有很多事讓自己並不如願,甚至痛不欲生,何不換一種思維方式,學會原諒呢?原諒別人是一種豁達,原諒自己是一種釋懷。 你不原諒,是因為不原...

生命不一定是直線洪蘭 陽明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教授 台灣的孩子一般沒有什麼機會玩,我個人覺得這樣的現象很令人擔心。 我在陽明大學醫學院任教,我們有些孩子還沒有準備好,就已經要去當醫師了。他可能有很豐富的醫學知識,可是還未必能面對,診療過程中必須面對的心理壓力、道德壓力與生命課題...

沒什麼好等的, 沒什麼好期待的, 也沒有那麼多的奇蹟。 愛你的就不會離開你, 再艱難都不會。 為了你而不得不離開的情況—— 有人拿你安全威脅他,他有絕症,他有疾病,他是鬼神......等等。 而這些情況 ​​現實中都很少有的,現實嗎? 如果只是因為一般的困難挫折而離開, 那都...

屬於我的私密時間文/吳淡如 我一直作著各種奇怪的夢、現實生活中的我真的很難想像「怎麼會這樣」的夢,夢讓我看見我不願承認的自己。不願承認現實中的我有這樣的根性。原來,我也還是很焦慮。我還常常夢見自己和一大堆人坐在高中教室裡,老師叫到我的名字,要我默書,我怎樣也記不得,張口結舌,像個啞巴。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