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句話似乎用在職場上的機會較多,但其實在任何事物上,都需要保留一些退路,為以後做打算,尤其是感情,不能在你極盡所能的摧殘之後,再來後悔的挽回,其實有時候考量的不是兩人之間的問題,而是知道你們的事,旁人的目光為何。

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職場如此,感情亦然.....

常常有許多朋友和我傾吐,因為對方的一些行為,他無法接受,想溝通卻不得其門而入,演變成爭吵,導致感情每況愈下,但因為了不捨累積下來的感情付之一炬,掩蓋自己原來的情緒,勉強維繫,這只是讓狀況不斷的循環,最後爆發開來,傷了自己也傷了對方,讓週遭的親朋好友都知道你們的狀況,平靜過後,又捨不得及離不開對方,後悔的想挽回。

其實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有幾種狀況出現:一是他心軟,也和你一樣不捨,那麼,復合的機會就高;另一是他累了,已不想再這麼下去,那麼,現階段想復合,就得等上一段時間;再一是他不想不回頭了,因為弄的「眾所皆知」,那麼,他如何調適旁人的目光,來走向你?

我接觸過的案例,皆是以自己的方式去挽回,當沒有成效出現時,幾乎都求救於家人及朋友,或許對方並沒想讓其他人知道你們的事,但當你找不到方向時,很自然的就會求助他人的幫助,希望能讓他想起與你過往的一切,但在這個節骨眼上,除了你,家人、朋友去和他談他最不想談的事,對他來說,是不是一種精神折磨?有朋友會反駁我說;若我現在不去談,以後就真的沒機會了,他就真的離開我了,我怕…,就是因為「我怕」這兩個字,讓你陷入前退兩難的境地。

先生和我離婚的時候,我不知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八年的婚姻,他身旁的好友們,我幾乎都認識,也交情都不錯,但他們絕對沒想過,我和他會有分開的一天。他先主動提,我們的事,只需我們倆知道就好,雙方父母及其他人都不需知道,他這句話,安定了我不知所措的心,而我至始至終也打定主意,絕不讓任何人知道我們離婚的事。

終究紙是包不住火的,敏感的婆婆在第一個星期就知道了,但她仍視我為媳婦,當做女兒的照顧,同時也不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一年半後,我家人才知道,但我承擔所有,因為是我的問題,所以才造成這樣的結果,並請我的家人別干涉,由我們自己來解決;這時期也正好我決定搬回家遷戶口的關係,先生知道我家人已明瞭我們的事,但我和他說,我家人知道你很好,這樣的狀況,是我造成的,所以絲毫沒有埋怨及責怪他,很婉惜失去了你這個好女婿。

時間讓他突破了面對我家人的障礙,雖然他心裡知道我家人明白我們的事,但經過近三年的時間,重新和我家人有些許互動,他感受到我家人仍待他和以往一樣,沒有改變,和我分開後該如何面對我家人的障礙,就不攻自破了。同樣的,他週遭的朋友,到現在我們復合了,也都不知道我們曾分開過。

我想,人都是需要一些面子,分開時都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一是這是兩人之間的事,二是兩人的事,何需驚擾旁人?而旁人知道了又能如何,只是加深了挽回之路的困難度而已,或許感情的事會讓你失控,但如果無法和面對其他事一樣的冷靜沉著,那麼日後再相見的機會就較小了。

 

轉載來源:失戀天堂

很多年前,我讀到李叔同在杭州出家的一段西湖邊楊柳依依、水波灧灧,沒有比西湖更合適送別的場景了。1918年的春天,一個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尋遍了杭州的廟宇,最終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廟裡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38歲的他原來是西湖對岸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的教員,不久前辭去教職離開學校,在這裡落髮為僧。十年...

~1~   二○一○年九月二日,晚上十點十四分 她有點昏沉。感覺不錯,像包裹在剛由烘乾機取出的熱毯子裡,但她清醒之後才驚覺自己身在何處,這裡絕對不是好地方。 她坐在廁所隔間裡,身體往前彎倒,臉上滿是淚痕。她在這裡多久了?她緩緩站起來走出廁所,在劇院擁擠的人群中推擠,十九世紀水晶吊燈璀璨輝煌...

相關連結:第一章試閱  ~2~ 二○一○年九月三日,凌晨四點十六分 這是哪裡? 怎麼回事? 我淺淺吸氣,試著想移動,可是我的身體不聽使喚,連手指和手掌都動不了。 我終於睜開雙眼,感覺很乾澀。我的喉嚨好乾,甚至無法吞嚥。 很黑。 有個人和我在一起,也可能是東西。那玩意發出巨響,像是鐵鎚敲鋼板...

如果妳的另一半開始這樣對妳,那...不要再留戀了,分手吧... 冷處理分手第一階段:他突然很忙 他突然很忙,當你還沉浸在熱戀的喜悅中的時候。 你的反應就是:我要乖一點/或者他怎麼那麼忙,你克制自己減少聯繫頻率 而他不會一點也不理你,偶爾也給你發發短信,打打電話 可惜已經不會有像聲詞,比如原來的&ld...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