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也許,你我都在「偽裝」
明明很想哭,卻笑著。
明明很在乎,卻裝作無所謂。
明明想留下,卻說要離開。
明明很痛苦,卻偏偏說自己很幸福。
明明忘不掉,卻說已經忘了。
明明放不下,卻說他是他,我是我。
明明捨不得,卻說我已經受夠了。



明明說的是謊話,卻說那是自己的真心話。
明明眼淚都快溢出眼眶,卻高昂著頭。
明明已經無法挽回,卻依舊執著。
明明知道很受傷,卻說你不必覺得欠我的。
明明這樣偽裝很累,卻還得依舊…

為的只是隱藏自己的脆弱,
不願別人看見自己的傷口,
不想讓別人同情自己,只想在心底獨自承受。
心疼得難以呼吸,
卻笑著告訴所有人「我沒事的!」

靜下來時,自己笑自己,
何必把自己偽裝的那麼堅強?
好像自己可以承受所有的苦難,好累,好累…

只為了不讓眼底的淚水流下,
一旦溫熱,便會沖毀我久築的堤防…
只為不讓脆弱有機可乘。

呵,扯開嘴角的微笑,可不是那麼容易。
堅強的背後有個聲音:累不累?可已無路可退。
一個人的夜晚,才會最真實吧?!

有時候,我會想停下來,眺望路邊的風景,
為自己找一個藉口,
一個讓自己停下來的藉口…

  眼看別的犯人隔三岔五就有人來探監,送來各種好吃的,張強眼饞,就給父母寫信,讓他們來,也不為好吃的,就是想他們。   在無數封信數封信石沈大海後,張強明白了,父母拋棄了他。傷心和絕望之餘,他又寫了一封信,說如果父母如果再不來,他們將永遠失去他這個兒子。這不是說氣話,幾個重刑犯...

她30歲,人俏,白白的皮膚,細細的腰。不過,她命不好,先是生下傻閨女,再就是,29歲那年,丈夫死了。   後來,她選擇再嫁,嫁給了比她大15歲的男人。   她吃不了苦,何況還有傻閨女。重要的是,他是礦工,收入高低不說,如果出了事故,一般礦主會賠三四十萬元。   她窮怕...

如同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別人一樣,只有過好一個人的生活,才能過好兩個人的生活。 多多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即便讀大學,也是在本地讀的,雖然學校安排了宿舍,但她從來沒有住過一天,每天寧願坐兩個小時的地鐵,也要回家。大學畢業後,她在上海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薪水不高,但因為離家近,便欣然接受。談戀愛談了...

我發現,很多年齡偏大的女孩子,好像越是年紀大就越不好意思表現出對愛情的渴望,就越矜持,似乎就擔心人家說自己“著急嫁人”。其實有什麽呢,渴望幸福的心,什麽時候都應該是急切的啊。 我和鐘石的相遇,得益於我開放的心態。這要從2006年說起了,當時我在拍攝電影《心中有鬼》,和導演滕...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