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
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見你都笑得那麽詭異。我不知道在你眼中是怎樣的詭異,我只知道,看到你,我好開心,忍不住地笑,可是我又不想讓你知道,才會盡力去掩飾,一種似笑非笑的笑讓你覺得詭異吧。

我不想每次見面都直奔主題,然後,say goodbye。我多想你能抱抱我,哪怕彼此都不說話,享受那一刻的沈默。每當這個時候,我都希望時間能走得慢些,再慢些。你給我的只有身體,而我想要的是靈魂。我不清楚我到底要的是什麽。可能是我太貪心了吧。我想要你關註我,在乎我,想起我,我要你讓我覺得我不那麽可悲,我要你我要你……
我什麽都想要,可是你真的給我之後,我又什麽都不會要的。
我就是這麽糾結。
我想見你。我怕見你。我對你患得患失,我對你無能為力。
這些話,我都不會對你說。
我不知道,每次分開之後,你是怎樣想的,你會不會有一絲的留戀。一絲絲都太貪心,我只要一絲就足夠。
我們抱著各自的心事、各自的想法,繼續糾纏。
我在日誌裏寫著為愛傷感的話。也許我要的,只有這一縷回憶。

 

轉自http://www.zhenaini.net/?p=956




二十八、九歲那年,很想結婚,只是苦無合適的對象, 你問我:什麼叫「合適」?我想,或者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認為,不太需要把擇偶條件1234...... 列張單子, 貼在浴室的鏡子上,每天照本宣科一番。選擇對象的標準並非放諸四海皆準,而是因人而異的。曾有人問我:假如有一天,真有一位這麼好的弟兄...

一位教授給他的學生出了這樣一道選擇題:她深愛著他。但突然有一天,他遭遇意外,不幸毀了容,還失去了一條腿。她還會一如既往地愛他嗎 答案:A.會,B.不會,C.沒想好。         結果,38%的同學選A,43%的同學選B,29%的同學選c。 教授接著說:&l...

10年前我16歲,情竇初開。在一個女同學家裡,她哥哥的一個叫阿豪的朋友令我怦然心動……不知怎的,我和這個大排檔的廚師便拍起拖來。   不久,父親就發現了我們的戀情。強烈的逆反心理卻使我置父親的打罵如耳邊風。他終於沒辦法,也不怕家醜外揚,求助於我的班主任了。我覺...

  “你可以沉默不語,不管我的著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顧我的焦慮,你可以將我的關心,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你可以把我的思念,丟在角落不屑一顧,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你可以給別人擁抱,你可以對全世界好,卻忘了我一直的傷心…你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是因為仗著我喜歡你,而那...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