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
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見你都笑得那麽詭異。我不知道在你眼中是怎樣的詭異,我只知道,看到你,我好開心,忍不住地笑,可是我又不想讓你知道,才會盡力去掩飾,一種似笑非笑的笑讓你覺得詭異吧。

我不想每次見面都直奔主題,然後,say goodbye。我多想你能抱抱我,哪怕彼此都不說話,享受那一刻的沈默。每當這個時候,我都希望時間能走得慢些,再慢些。你給我的只有身體,而我想要的是靈魂。我不清楚我到底要的是什麽。可能是我太貪心了吧。我想要你關註我,在乎我,想起我,我要你讓我覺得我不那麽可悲,我要你我要你……
我什麽都想要,可是你真的給我之後,我又什麽都不會要的。
我就是這麽糾結。
我想見你。我怕見你。我對你患得患失,我對你無能為力。
這些話,我都不會對你說。
我不知道,每次分開之後,你是怎樣想的,你會不會有一絲的留戀。一絲絲都太貪心,我只要一絲就足夠。
我們抱著各自的心事、各自的想法,繼續糾纏。
我在日誌裏寫著為愛傷感的話。也許我要的,只有這一縷回憶。



一個男人的告白:「起床的第一件事?刷牙洗臉,上班。」 妳睜開了眼,發現自己又想到了他。 妳忘了這是第幾回了,但這陣子妳睡醒來時總是會想到他,妳猜想是天氣轉換的關係,它總是會影響妳的情緒。最近氣溫下降,身體冷的感受明顯,就格外需要體溫,這是一種動物本能。分手已經八個月了,怎麼還會想他?早該不想了?妳...

一個男人的告白:「療傷期要多久?我覺得是兩手啤酒,或是,要更多的啤酒。」 總有一天,妳的舊情人一定會找到新的情人。妳很清楚明白這件事。 甚至應該是說,從你們分手的那一刻起,妳就知道這是必然。只不過時間可能久一些,或是快一點;甚至是,可能是妳比較快,他比較慢,或者剛好相反過來,如此的差別而已。只是在...

一個男人的告白:「愛的困難?沒錢。好像說過了。」 妳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愛情竟然變得是一件困難的事。 妳從大學時代就一個人到外面居住,青春的羽翼豐厚,妳急著振翅高飛,每一雙試圖握住妳的手都是羈絆。妳在未成年時就開始期待這天的來臨,只要搬出去住,就可以徹夜不歸;只要搬出去住,就可以看整晚的電視;只要...

一個男人的告白:「求生意拜關公,求平安拜觀音娘娘,求錢財就拜財神爺。姻緣,就選月老。」 妳很想問愛情,為什麼談一場戀愛這麼難? 妳看著新聞頭條,感到一陣沮喪,電視上的女星都嫁過兩任老公、生了三個孩子,眼看已經要再嫁第三回了,而且她才二十五歲。而妳,不過只是想要一場戀愛而已,這樣的願望,很過分嗎?彷...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