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
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見你都笑得那麽詭異。我不知道在你眼中是怎樣的詭異,我只知道,看到你,我好開心,忍不住地笑,可是我又不想讓你知道,才會盡力去掩飾,一種似笑非笑的笑讓你覺得詭異吧。

我不想每次見面都直奔主題,然後,say goodbye。我多想你能抱抱我,哪怕彼此都不說話,享受那一刻的沈默。每當這個時候,我都希望時間能走得慢些,再慢些。你給我的只有身體,而我想要的是靈魂。我不清楚我到底要的是什麽。可能是我太貪心了吧。我想要你關註我,在乎我,想起我,我要你讓我覺得我不那麽可悲,我要你我要你……
我什麽都想要,可是你真的給我之後,我又什麽都不會要的。
我就是這麽糾結。
我想見你。我怕見你。我對你患得患失,我對你無能為力。
這些話,我都不會對你說。
我不知道,每次分開之後,你是怎樣想的,你會不會有一絲的留戀。一絲絲都太貪心,我只要一絲就足夠。
我們抱著各自的心事、各自的想法,繼續糾纏。
我在日誌裏寫著為愛傷感的話。也許我要的,只有這一縷回憶。

 



精采原文在這裡>> 也許我要的,只有這一縷回憶. - 溫馨勵志圖文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2008577.html

滅絕師太 蛻變再蛻變閻驊 在遙遠的二十三年前(一九九二年),我犯下了三大錯誤。首先,大學尚未畢業的我居然成為台北南陽街知名補教老師:于美人的家庭教師,不過我不教她國英數理,而是教她行銷管理。 其次,于美人當時面貌清秀、身材苗條,甚至還有點神似當時最紅的蘇慧倫,但我卻稱她為滅絕師太,因為我覺得她當時的...

再給人生新一次機會 你好,我是于美人2.0 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裡頭有一句話: 「婚姻生活能否幸福,完全是個機會問題。」(Happiness in marriage is entirely a matter of chance.) 婚姻就是兩個不認識的...

尋找安住的自己 婚姻沒有所謂的成功不成功,它是永遠的進行式。它一直在變的。不要為了別人膚淺的眼光,失去了自己的深度。 真正勇敢的人是走完人生全程的人,離婚與否只是選擇的路不同。不離婚的人其實是選擇一條更難走的路。 「不迎不拒即是安住。」在整個婚變的過程,我一直在用這句話...

名女人也會痛 我婚變之後,很多朋友才跟我講實話,告訴我,他們過去跟我相處有多困難;我變柔軟後, 大家也知道我根本沒那麼神,這讓他們有空間,把跟我相處的真實感受講出來,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多笨。雖然整個過程處理得很難看、很糟糕,但最後的結果是好 的,因為這讓我有了重新反省自己的機會。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