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沒有任何一件事,是絕對的對與不對。

下雨天,在交通的巔峰時刻搭公車,

是一件再痛苦不過的事,但有時別無選擇,

也只能擠上公車,去忍受那艱辛而漫長的時光。

在公車司機叫嚷著讓人往後走時,我仍卡在前方;

而且望了望車廂後方,也實在找不出往後走會有什麼差別,

同樣是黑壓壓的人頭和潮濕混濁的空氣。

心裡不由得佩服起那些天天都必須忍受這種情況的人門,

也有些疑惑怎麼這個社會還會充滿暴戾?

只要擠過公車的人都應該磨出超人的忍耐力才對!

正當我心裡思考著這些問題時,公車的門又開了,

上來一位佝僂的老婆婆和三位女學生,

就站在我的身邊,我想盡了辦法仍無法挪出個較大的空間讓那位老婆婆站,

眼光一溜便轉到了博愛座上。

那裡坐了個抱著書本的少年,清清秀秀的,

可是從他的臉上卻完全看不出他有讓座的意思。

我禁不住蹙了蹙雙眉,怎地這麼不懂禮貌呢?

老婆婆年紀那麼大了,而且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怎麼不懂得自己正坐在「博愛座」上?

在感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看來這社會對年輕人的教育仍是失敗的。

然後我聽到站在我身邊的女學生開口了。

「怎麼還坐著?不懂得敬老尊賢嗎?還抱著書呢!」

這樣苛薄而真實的話似乎一下子便使得車廂中的空氣凝結起來了!

四周竊竊私語的聲音幾乎要變成一種公憤的喧嘩了!

我緊張地注視著少年的反應。

他先是深吸一口氣,然後用顫抖的手拉了鈴,

車子一停他便站了起來。

他這一站使所有的喧嘩都沈默了!

我看到那三個女學生的臉愕然地定住-

少年吃力地扶著司機座後的扶手站了起來,

雙腿是殘障而扭曲的。

他艱辛地一手挾著書本,

另一手不知是要撥開人群好還是扶著東西好,臉已漲成紫紅!

我的心裡有無比的愧疚,伸出了手扶他,

他卻朝我感激地一笑-經過一番掙扎,

他終於走到車門口,正要下車,

我又聽見方才開口的女學生以無比歉疚的口氣說「對不起」!

少年沒有有回頭,他走下車,

在大雨中一步一步艱辛的走著;

他拿著傘,卻無法撐開它,

因為他必須依靠它才不至於在大雨及人群中滑倒。

公車駛動很久之後,車內的空氣仍沒有打破,

那「博愛座」一直沒人去坐它,連那老婆婆也不例外。

那三個國中女學生一直垂著頭,心裡一定很難過吧?

沒想到她們稚真的正義感卻使得他人痛苦-



  (圖片:昆凌) 真正愛過的人都知道,談戀愛沒想象中容易,不是兩人情投意合就可以天長地久,就像陳奕迅《愛情轉移》裡有句歌詞唱著:「戀愛不是溫馨的請客吃飯」,愛情的確不單純是一場你來我往的飯局,不能銀貨兩訖,更不能計較公平不公平。愛情不是數學題目,就算心思再細、反覆驗算,也未必能得到圓滿...

人世間最靠譜的情感關係叫做『在一起』,人世界最甜美的愛情動作叫做『擁抱』,人間最動聽的愛情蜜語叫做『枕邊話』。很多人,早上七點就出門,先把孩子送學校,再風塵僕僕趕往單位。結束一天工作後,又歸心似箭。這所有一切並稱為『家的凝聚力』。尤其女人,更是對家眷戀。告別繁忙的工作生活,夫妻同床共枕時,是保鮮愛...

中年是一段比青年要長的里程,是一段真正充實的履歷,是一段值得品位的人生。中年是一種心情,享受經歷後的平靜與平和,深沉與深刻,豁達與成熟;中年是一種情懷,親近生命,走進心靈,關照親人,協調人事;中年是一種涵養,雍容大度,律己容人,海納百川,無欲而剛;中年是一種氣質,優雅大方,瀟灑坦然,於深沉中有一種...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