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有自己的想法,卻不代表我們並不會撒嬌;我們可以跟客戶大吼大叫一個下午,卻不代表我們不想要小小聲的說些軟性話;我們可以自己去看電影,但是如果有人願意牽我們的手,幫我們買滷味帶飲料,我們也會微笑的接受;我們看起來一點都不軟弱,但其實我們一點也並不堅強。 

我們有著自己的事業,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們可以熬夜奮戰個三天三夜,也不願為了一個男人,任何一個男人放棄自己的人生,但是,當跟客戶嘔氣,被上司責罵的時候,也很想有個人說:「太辛苦就別做了,回來,我養你。」然後依靠在暖暖的肩膀裡,睡著甜甜的覺後,又安份的日以繼夜賣著命。 

也許我們都知道穿著牛仔褲比小禮服都方便,球鞋趕起路來會比高跟鞋迅速,但是,我們還是希望能夠有一天穿的美美,和一個平凡的王子好好的吃頓飯,就算我們已經可以讓自己吃很多頓很美的晚餐,但是在華貴的晚餐之外,我們還希望有個人可以在晚餐的時候無話不說又心靈相通。 

我們都知道也能理解遇到那個人的機率比在台北吃到一餐美食來的低,卻希望在最特別的時候,那個人會剛好出現在眼前,哪怕是在荒山、海島、東京巴黎,可以和他說第一時間的興奮、傷心、憤怒和孤獨,還有大量的擁抱。 

擁抱,除了親吻和愛語,我們需要大量的擁抱。 

只要擁抱著,就可以任性的哭泣了;只要擁抱著,我們就可以更堅強了;只要擁抱著,我們就可以更有勇氣去面對好的壞的事了;只要擁抱著,就知道我們要說的一切一切,所有快樂傷心和悲慟的。 

只想要擁抱,和那個人。 

那年秋天,王成遠受聘於武漢一個IT公司,要從長沙離開。王成遠們都明白,這次工作的轉換對王成遠和她意味著什麼,但這樣的結局不也正是王成遠所想要的嗎?     走時,她非要送,拗不過,王成遠只好由著她。一路上她默默不語,王成遠逗她說話,她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火車...

家住京郊,最近家裡陸續來了三撥朋友,清一色都是女性朋友。   最遠道的一個朋友,她是回國探親路過京城。她說,這兩年她很少呆在自己家裡,馬不停蹄地從東半球,周遊到西半球。只要呆在家裡超過半個月,心臟就會出問題。她必須離家出走。我禮貌性地問候她的老公,她臉一轉說,不要與我提他,我只當他死了。原...

現在,他躺著,她站著,在這高高山巔。風送草木香,燃燒柏枝的香氣格外濃郁一些。這從前的一對夫妻,現在一個墳裡,一個墳外。她看丈夫新添土的墳,感嘆他比自己有福。她葬他,誰葬她呢? 白雲飄動的樣子像她的心情,散漫去,無拘謹。回顧二十年的婚姻,之於她,就像一所學校,她如幼童,從123,從aoe學起。起初她...

小區的門口有一排小商店,大多數商店都選擇以雜貨為主要經營品種,因此購買力相對就比較小,有些商家另闢蹊徑在不大的商店內空出一塊地方來開設麻將換換館,一張自動麻將桌,凡是自摳的玩家主動交出五元錢給商家,一天下來,小商店的老闆能有上百元的進項,可謂收入頗豐,因此做不做生意都在其次了,有時候參賭者不夠數,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