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有自己的想法,卻不代表我們並不會撒嬌;我們可以跟客戶大吼大叫一個下午,卻不代表我們不想要小小聲的說些軟性話;我們可以自己去看電影,但是如果有人願意牽我們的手,幫我們買滷味帶飲料,我們也會微笑的接受;我們看起來一點都不軟弱,但其實我們一點也並不堅強。 

我們有著自己的事業,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們可以熬夜奮戰個三天三夜,也不願為了一個男人,任何一個男人放棄自己的人生,但是,當跟客戶嘔氣,被上司責罵的時候,也很想有個人說:「太辛苦就別做了,回來,我養你。」然後依靠在暖暖的肩膀裡,睡著甜甜的覺後,又安份的日以繼夜賣著命。 

也許我們都知道穿著牛仔褲比小禮服都方便,球鞋趕起路來會比高跟鞋迅速,但是,我們還是希望能夠有一天穿的美美,和一個平凡的王子好好的吃頓飯,就算我們已經可以讓自己吃很多頓很美的晚餐,但是在華貴的晚餐之外,我們還希望有個人可以在晚餐的時候無話不說又心靈相通。 

我們都知道也能理解遇到那個人的機率比在台北吃到一餐美食來的低,卻希望在最特別的時候,那個人會剛好出現在眼前,哪怕是在荒山、海島、東京巴黎,可以和他說第一時間的興奮、傷心、憤怒和孤獨,還有大量的擁抱。 

擁抱,除了親吻和愛語,我們需要大量的擁抱。 

只要擁抱著,就可以任性的哭泣了;只要擁抱著,我們就可以更堅強了;只要擁抱著,我們就可以更有勇氣去面對好的壞的事了;只要擁抱著,就知道我們要說的一切一切,所有快樂傷心和悲慟的。 

只想要擁抱,和那個人。 

清晨6點,任子安已經開著出租車行駛在大街上。 今天的活很順,快12點時,任師傅已經拉了30多個人,進了200多塊錢。送完一個趕火車的中年婦女,任師傅把車溜到“天府小吃店”去吃第一頓飯。沒等開口,老闆就給他端上來一盤辣子豆腐、一碗米飯。匆匆忙忙吃完,任子安和哥們儿打個招呼,把三...

孩提時,兒子張著小手對母親說:“媽媽,我腿疼。”母親急忙抱過兒子,問:“乖,哪兒疼?”兒子在母親的懷抱裡,蹬了蹬小腿說:“噢,不疼了。”但剛把他放下,他就嚷:“又疼了。”母親明白了:兒子原來是想讓她抱。年...

世界上有一種人和你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千萬次囑咐要多穿件衣服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你覺得很煩卻也覺得很窩心缺錢的時候他總會說些賺錢不易之類的話來訓你邊教訓邊塞錢給你這種人叫做父母世界上有一種人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偶爾會和你打架偶爾會和你鬥嘴他壞到總是搶你的點心總是向父母打小報告但也總是愛護你比誰都多你們有最親...

師徒二人云游到一個偏僻的小鎮,投宿在一戶李姓人家。半夜,被一陣騷亂驚醒。師徒倆起身一看,只見當院停著一具水淋淋的女屍,男人正準備棺木,而他的女人正背著一個嬰兒,趴在那具女屍上哭得死去活來。師父忙問:“施主,請問是誰過世了?” 男人回答說:“死的是我妹妹,村里流行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