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8歲的他,因高考失利上了東北的一所普通的二本學校。理想與現實的差別徹底的打敗了他。鬱悶一直籠罩著他的心扉,久久不能消散,即便是上了大學。來到陌生的環境,看著陌生的面孔,聽著陌生的話語,又平添了心中的苦悶、抑鬱。他喜歡上了夜晚,白天的喧鬧讓他喘不過起來。他喜歡夜晚的星星,夜晚的顏色,夜晚下的一切東西。

太陽隱退,地平線上也消盡了最後一束陽光。操場上,那年邁的白熾燈仍不竭餘力的發著光。東北九月份的晚上已有了冬天的寒氣,白天又剛下過雨,地面還有積水。所以,操場上只有少數的情侶在尋找浪漫,更少數的運動愛好者在鍛煉,極少數的像他一樣的喜歡黑夜的人在遊蕩。燈光越來越亮,夜色愈濃。淡卻了情侶們的浪漫情調,減退了運動愛好者的運動熱情,操場上只剩下零星的那麼幾個人。本來已是安靜的操場,此刻卻寂靜得讓人害怕。年邁的燈終於支撐不住,突然間熄滅了。操場上只剩下漆黑一片。

“噯喲……”就在他準備回寢室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一個女孩疼痛的喘息聲。毫不猶豫,他轉身跑了過去。藉著遠處的微光,他發現一位女孩正坐在濕漉的跑道上,雙手揉著腳踝。

“你怎麼了?”他小心的問道。

“不小心,腳崴了一下”她帶著痛苦回答。

“我送你去醫療室”未等到她的應允,他就扶起她向醫療室走去。經醫生檢查沒有什麼大礙,他有的鬆了一口氣。

“你住幾號樓,我送你回去?”

“七號樓。不能再麻煩你了,我自己回去吧。謝謝你!”

說著,她便一人一走一瘸的離開醫療室。可沒走幾步她就不得不停了下來。再一次,未經她的應允,他又攙著她向七號樓走去。獨自走在回寢室的路上,晚風吹著,他不禁打了個寒顫,他似乎忘了他的外套還在那位女孩的身上披著。

第二天,走出寢室樓道的時候,他無意間瞥見樓前的花壇旁邊佇立著一個女生。只見,長發在清晨的微風中肆意的飄舞,身著休閒裝,那純真的笑容猶如冬日里的陽光,消除了人們心中的陰霾。這不由得讓他心動,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幾眼。那位女生似乎看出了他的'詭計',一直沖他笑著,突然反應過來的他不覺臉上泛起了紅暈,多了幾分女孩子般的害羞。

“早上好”她好像在向他打招呼。

“哦……”他驚住了。他不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女孩嗎。

“我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女孩啊”她興奮的說。

原來,她是在等他。這反而讓他感到緊張。結結巴巴的用客套話回答著女孩的感激。為了報恩,女孩請他吃早飯,執拗不過她的堅決,他就答應了。慢慢的,他發現她很健談,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女生。在她的世界裡似乎永遠沒有煩惱、憂愁。她的性格感染了他,讓他忘記了他還有憂愁、苦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開始向她傾訴他那連他自己都不願告訴的束在肚子裡快要腐爛的話。而當他訴說時,她總是靜靜的傾聽,睜大眼睛看著他。講到悲情時她甚至會流下眼淚。漸漸的,他們成了知己,無話不談的知己。

東北的冬天似乎來得比中原早了些,寒冷的天氣,刺骨的寒風,讓人們的心情壞到了極點。可他看上去卻滿面春風。是的,他和她相愛了,他們戀愛了。她給他的愛情讓他擺脫了苦悶抑鬱的束縛,愛情讓他振作了起來。他第一次感受到愛情的力量如此之大。

愛情讓人瘋狂。這句話是對的,這是他這幾天的愛情感受。令她困惑的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在有意的躲避他。他也開始了瘋狂的猜測:她不愛我了?她有了新歡?她只是和我玩玩? …… 百思不得其解,讓他接近崩潰的邊緣。就這麼結束嗎?他自問。答案是:絕不! ! !他決定找她談談,盡力挽救這份愛情。

 




傍晚,一隻羊獨自在山坡上玩,突然從樹木中竄出一隻狼來,要吃羊,羊跳起來,拚命用角抵抗,並大聲向朋友們求救。牛在樹叢中向這個地方望了一眼,發現是狼,跑走了;馬低頭一看,發現是狼,一溜煙跑了;驢停下腳步,發現是狼,悄悄溜下山坡;豬經過這裡,發現是狼,衝下山坡;兔子一聽,更是一箭一般離去。山下的狗聽見羊的...

在婚姻事上,她很有些高不成低不就。她喜歡的人不喜歡她,喜歡她的人她又不喜歡。 後來,她決定和他結婚。在那些喜歡她的人裡,比較來比較去,只有他各方面綜合條件最好。 他不是一個有情趣的男人。可她最後決定選擇他,卻是因為他的實在。她清楚地知道,除了他,沒有人會對她更好。 他們兩個性格差異很大。她是個開朗...

一個男人恨你,是因為他得不到你。一個女人恨你,是因為你得到了她想得到的。 每當你說“沒事”的時候,心裡或多或少都藏著點事。懂你的人會懂;不懂你的人,你也不用太在意。 當你向一個人索要一個答案,如果對方遲疑三秒鐘以上, 往往,他最終給出的那個答案不是心裡真實的答案, 而是為了...

一不小心,我把你連同我們的愛情一起弄丟了。留下的記憶,全部的回憶在心中,默默守望著。很不習慣沒有你的夜晚,我真的不知道做什麼?想著你的模樣,你的眼神,你的笑,對我都是如此的重要。 你在的時間,我知道怎麼去打發那些無聊的時間,我感覺到的,只有快樂和幸福。你不在的時間,我打發不了無聊的時間和無聊我的思...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