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公是學理科的,當初喜歡他,是因為他的穩重,依靠在他的肩上有暖暖的踏實,三年的戀愛,兩年的婚姻,而我已倦了。

當初的喜歡是現在倦他的根源,我是個感性的小女人,敏感細膩渴望浪漫,如孩提時代渴望美麗的糖果。

而他,卻天性不善於製造浪漫,木訥到讓我感受不到愛的氣息。

某天,終於鼓起勇氣說:我們分手吧。
他問:「為什麼?」
我說:「倦了,就不需要理由了。」

一個晚上,他只抽煙不說話。
我的心越來越涼,連挽留都不會表達的男人,他能給我什麼樣的快樂?

他說:「怎麼做你才可以改變?」
人說本性難改,我想我已經不對他抱什麼希望了。

望著他的眼睛,我慢慢地說:「回答一個問題,如果你能答到我心裏就可以,比如我非常 喜歡懸崖上的一朵花,而你去摘的結果是百分之百的死亡,你會不會摘給我?」

他說:「明天早晨告訴你答案好嗎?」我的心灰下去。 

早晨醒來,他已經不在,只有一張寫滿字的紙壓在溫熱的牛奶杯子下。
第一行,就讓我涼透了。 

親愛的,我不會去摘,但請容許我陳述不去摘的理由:『你只會用電腦打字,卻總把程序弄得一塌糊塗,然後對著鍵盤哭,我要留著手指給你整理程序;你出門總是忘記帶鑰匙,我要留著雙腳跑回來給你開門;酷愛旅遊的你在自己的城市裏都常常迷路,我要留著眼睛給你帶路;每月--好朋友--光臨時,你總是全身冰涼,還肚子疼,我要留著掌心溫暖你的小腹;你不愛出門,我擔心你會患上自閉症,留著嘴巴驅趕你的寂寞;你總是盯著電腦,眼睛給糟蹋得不太好了,我要好好活著,等你老了,給你修剪指甲,幫你拔掉讓你懊惱的白髮,拉著你的手,在海邊享受美好的陽光和柔軟的沙灘,告訴你一朵花的顏色,像你青春的臉……所以,在我不能確定有人比我更愛你以前我不想不摘那朵花……』

我的淚滴在紙上,形成晶瑩的花朵,抹淨淚,繼續往下看:
『親愛的,如果你已經看完了,答案還讓你滿意,請你開門吧,我正站在門外,手裏提著你喜歡吃的鮮奶麵包……』 

拉開門,我看見他的臉,緊張得像個孩子,只會把捏著麵包的手在我眼前晃晃。

是的,是的,我確定,沒人比他更愛我,所以我不想要那朵花。 

這就是愛情或者生活,被幸福平靜包圍時,一些平凡的愛意,總被渴望激情浪漫的心忽略,愛在他因你而起的許多個微小不足道的動作裏,從來就沒有固定的模式,只要愛,可以是任何一種平淡無奇的形式。

花朵、浪漫,不過是浮在生活表面的淺淺點綴,它們的下面才是我們的生活。


真愛不見得是浪漫的.............給戀人們
真情不代表溫暖貼心.............給家人們

雖然不認為自己真能回答這個問題――畢竟我沒有「判斷一個男生是否真的愛我」這種需求――但我看到自己五個月之前給對應問題寫的那個答案竟然有如彼好評,說明這種機械而經驗的判斷準則對一些人還是有點幫助的(當然,如果也有人不屑一顧或者咬牙切齒地按反對,我完全理解)。那請讓我越俎代庖地在知乎幾位感情問題專家秒殺...

一、朋友講的故事   “他前陣兒有個哥們儿的老婆沒了,腦出血,才三十出頭歲, 結婚不到4年。這女的從小就腦血管畸形, 然後他的哥們儿是go-vern-ment的,家裡還有底子,前途無量,比這女的大1歲。 當時他們倆一塊兒的時候,那女的就跟他說,我先天有病,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沒了。...

【我是在用想像維持對你的愛情,還是在用你維持想像的能力】 我曾經深愛過一個人,幾年過去了,釋然很多,也終於明白,終於能夠放手。他是我心中那個被神話了的人,真實的存在著,但在我的世界裡,他永遠不會在走進來,他會走的越來越遠。最後遠到我連偷窺他都找不到地方 ...

作者:朱怡婧, 那麼多人選擇繼續等待啊,那我來潑潑冷水。 所謂第一感覺就對的人,當然了許多人說的都是我要求也不是很高啊只要談的來就可以了,也不需要高帥富過的去就可以了,但其實這種人在“第一感覺”的時候,你基本就會發現沒感覺。 我要聲明一個觀點,在男女關係裡,沒感覺才是最基本...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