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場雨終究還是要下了。
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東西,拿包下班。這樣的天氣,我可不希望找什麼雨中的浪漫,那隻可能是狼狽。
窒息般的悶熱感,讓人煩躁,我只想快點到家。看著車窗外的閃電,情緒高度緊張。
  

看著形色匆忙的人群,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不過只是一晃而已,我知道是自己的錯覺而已。早就不是雨天有人接我下班的那會兒了,也再不會有人為我撐傘,很久以前我就不再打傘了,多大的雨都一樣。
回憶這東西,許久不去碰觸了,可是我怕閃電,怕雷聲,這樣的天氣,我不能不脆弱。
“你上輩子是狐狸嗎?”他把我摟在懷裡,摟的死死的,因為我在顫抖。
“嗯?什麼?”猛的一抬頭,撞到 ​​他的下巴,生疼。
“聽說狐狸怕閃電。”他輕聲的對我說,笑的很好看。
。。。。。。


轟隆,思緒被雷聲帶回到現實,沒有他,我也已經過了這麼久,規律到不能再規律的生活,麻木到不能再麻木的心。
矢口否認自己還會想他。越是刻意迴避的東西,在這樣的天氣,太容易讓人回憶起所有的過往。
只是,我知道,此後,我必須學會一個人堅強。
風勢越來越強烈,這場雨應該逃不掉了,下了車還是緊張,沒辦法,雷雨天我沒法不緊張。抓住手裡的包死命的奔往家裡的方向,跑著跑著突然停住腳,那個我租的房子,回去也是一樣吧,只是我一個人而已,仍舊是害怕。


一年前,隻身來到這個城市,只為了一個我以為會是我一生的依靠的人。多少次,打算徹底與這裡絕緣,重新開始,可是丟不掉的不只是某個人,還有習慣。
低頭,調整呼吸。抬頭,硬生生的把眼淚逼回去。沒人會心疼,再沒人保護,我只能學著自己堅強。
用比剛才更快的速度奔跑著,不想自己太狼狽。
回家吧,回到家即使再狼狽也只是自己看見。
腳下一個踉蹌,狠狠的向地面摔去,腳很痛,哭吧,就當是痛哭的好了,沒人會嘲笑我的,哭吧,沒人看到我哭,因為雨水很大。發洩吧,吼出聲音才舒服些。
哭夠了,喊夠了,一瘸一拐的繼續走。
不遠處我樓下的位置,一個男人,拿著那把撐了兩年的傘。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不瞞你說我真的希望躺下去的人是我你難道沒有發現之前我是騙你的當時我腦袋一片空白雙腿發軟完全不是你看到的強者形象勝利的背後往往隱藏著許多銳利的眼睛贏了的真的那麼重要嗎失敗的我又確實損失了什麼這場競爭的擂台上我想我不是真的想贏只是誰又真有 ...

創作是自私的愛情也是自私的我留了四張圖給自己這是我的愛情四季與侯麥的電影無關請容我留了一個自私的方式 ...

妳不是我怎麼會了解我匆促的身體我又不是妳又如何能夠理解妳纖細浪漫的心我們是相反的個體不是該在世紀的兩端對立然而妳說因為妳愛我因為我愛妳藉著所謂的愛情...

因為人的心在左邊,所以我開始思考關於心和右手的距離,關於快樂和悲傷的距離,關於童年和長大的距離,關於這個由右手打造的世界是否和我所存在的世界是一樣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