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以結婚為前提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

圖片來源:我們結婚了

圖片來源

很溫暖的文字。
最喜歡最後一句。
也許將來的某一天我也會堅定如此的對一個人說: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
那麼,在那最後一次之前,我們都在不斷地耍流氓。
因為寂寞,因為不安,甚至純粹地為了戀愛而戀愛,那些寫在青春歲月裡斑駁的痕跡,是傷過了也愛過了的記憶。然後終究將消散了去再也不復返。時間像在做一道減法題,每個人固執堅持不忘的回憶原來那麼不堪一擊,全部消散在未來的幸福裡。

所以,在某一天,我們會遇見這樣一個人。
你們可以相遇得很平淡亦或很離奇,你們可以一見如故亦或沒有言語。但重要的是你們遇見了,遇見彼此的那一刻起你們開始相信奇蹟。這個人,也許任性壞脾氣也不算美麗,也許不帥氣也沒有人民幣,但是真的不要緊。生命中有一個人,只要遇見了,就好了。
因為她你開始改變審美,不再一味只愛大曲線的MM。她的任何表情在你的眼裡都顯得明媚。
因為他你開始變換品味,不再追求紳士和地位,習慣他犯傻的行為和滿身的汗水味。
因為彼此你們都堅信自己擺脫了庸俗,不談房子不談車子只談戀愛就那麼地想守住一輩子。
因為這個人的出現,我們寧愿賭上一世的姻緣。把未來日子裡所有的桃花運都交付 ​​給你,換你跟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因為那一個人,你開始那麼仔細地,計劃未來。

你們可以每天守在身邊也可以異地戀,你們可以經常見面亦或靠通訊相連。但是選擇在一起的那一瞬間便都不再害怕艱難。
你們開始不在乎口袋裡有沒有太多的錢,你們可以一起去吃大餐或者拉麵,但最美味的,卻永遠是桌子對面那張或許吃相不太好看的臉。
因為那個人的出現,我們不再喊著單身萬歲,我們不再認為甜蜜是很膚淺的東西。我們開始發現原來自己有太多的幻想,原來自己也仍然堅信地久天長。
不是因為年齡的增長,不是因為歲月的流浪,突然想在還有無盡青春的年華里說那一句,我們結婚吧,好不好?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那樣我們就可以不再對著電話訴說想念,就可以每天清晨起來看見你的睡臉,然後一起吃一頓不太豐盛卻很溫暖的早餐。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那樣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樓下擁抱,而不用擔心被老爸老媽和鄰居看到。然後我們十指緊扣,到處逍遙。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那樣我們就可以拿著民政局發的紅色小本子四處炫耀,我們可以在房間裡掛滿結婚照,看著看著就會不自覺地微笑。
一生就這麼一次,談一 ​​場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吧。
不再因為任性而不肯低頭,不再因為固執而輕言分手。最後地堅信一次,一直走,就可以到白頭。
親愛的,談一場不耍流氓的戀愛,好不好?然後就那樣相守,在來往的流年裡,歲月安好。
惟願這一生,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一個朋友告訴我,他哭了!為了一個女孩...“你一定很愛很愛他吧!”“是愛到不知怎樣辦才好!”“是嗎﹖”“男孩在你面前哭說明他已經快要窒息了,如果你拉住他的手,他真的可以陪你走完一生.如果你放棄了他,他會很難再回到以前...

剛搬進這個房子的那天,她整理完全部的東西,最後拿出一個非常精緻的玻璃瓶,對他說道:“親愛的,3個月內,你讓我每哭一次,我就往裡面加一滴水,代表我的眼淚。要是它滿了,我就收拾我的東西離開這房子。”愛沒有合不合適,只有珍惜不珍惜男人不以為然,有點納悶:“你們女人也太神...

兩個可能彼此相愛、喜歡的人,但是,又不屬於友情、愛情、親情中的任何一種,彼此不能成為男女朋友,只能做個特別的朋友……也許是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不能歸屬。也許是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不能歸位。也許是為了自己的前程,不能承諾。也許是相遇太早,還不懂得珍惜對方。也許是相遇太晚,彼...

有個七十歲的日本老先生,拿了一幅祖傳的珍貴名畫上節目,要求「開運鑑定團」的專家鑑定。他說,他的父親說這是名家所繪價值數百萬元的寶物,他總是戰戰兢兢的保護者。由於自己不懂藝術,因而想請專家鑑定畫的價值。結果揭曉,專家認為它是膺品。連一萬日圓都不值。主持人問老先生:你一定很難過吧?來自鄉下的老先生,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