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楊雪蘭把母親的長壽歸結於其終生保持的樂觀精神:“母親常說一句話,'事情本來有可能更糟呢'。”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1925年,嚴幼韻考入滬江大學。1927年,她轉入復旦大學商科,成為首批入該校的女生。

她是第一個將小轎車開進校園的複旦校花,除了第一任丈夫早逝外,她的身家、履歷、相貌、學歷都是讓人艷羨的。雜誌報紙總是這樣介紹她:她是複旦大學的首屆女生,是戰亂時期的外交官夫人,是“民國外交第一人”顧維鈞的晚年伴侶,是整個近現代史的見證人,是最後一位上海灘大小姐。

當時,嚴幼韻住在靜安寺,離復旦比較遠,那時候,她坐著自己的轎車到學校上課。家裡給她配了個司機,她自己也會開車,常常是司機坐在旁邊,她開車,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學校門口,等她的車路過。因為車牌號是“84”,一些男生就將英語“eighty-four”念成上海話的“愛的花”。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嚴幼韻本來人就長得漂亮,父親又在南京路上開著“老九章綢布莊”,綢布莊各種衣料隨她挑,因此每天更換的服裝總是最時髦的,令人眼花繚亂。“愛的花”這一外號也就不脛而走,名聲更傳出複旦校園,還出現在上海的報章雜誌上。

 

盛大婚禮是當年風尚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嚴幼韻和第一任丈夫楊光泩的相識也和“愛的花”有關。

 

楊光泩出生在一個絲商家庭,其祖父在十九世紀末到上海開絲綢行。楊光泩第一眼見到嚴幼韻時,嚴幼韻正駕著那輛“愛的花”轎車。楊光泩很好奇,就一路跟著嚴幼韻。很巧,他們去的是同一個聚會。於是,楊光泩立刻請朋友介紹認識,隨即對嚴幼韻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1929年9月6日,嚴幼韻與楊光泩舉行婚禮,千餘人出席,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對象。婚禮的照片在報紙刊登後,成為上海灘眾多青年男女嚮往的風尚。一直到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這些照片仍然被引為舊上海時髦婚禮的佐證。

 

一架鋼琴陪她度過艱難歲月

然而,幸福是短暫的。1938年,楊光泩赴菲律賓,擔任中國駐馬尼拉總領事,嚴幼韻帶著三個女兒來到馬尼拉。後來日寇侵華,瘡痍滿目,1942年1月2日,楊總領事因拒絕為日軍籌集物資,與七名外交官一起被槍殺在異鄉的稻田裡。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不過,直到1945年戰爭結束,嚴幼韻才知道丈夫遇害的消息。已有三個孩子的嚴大小姐,攜領事館另幾位遇害人員的遺孀、子女,在小島上頑強生存。她賣掉了首飾珠寶,在花園裡種菜,學會了做醬油與肥皂,學會了養雞養鴨……唯一沒有變賣的是鋼琴。晨曦曉露、夕陽西下,她會叮叮咚咚敲響琴鍵。

日本投降後,她攜兒帶女到了紐約,應聘聯合國禮賓司招禮賓官,以流利純正的英語、優雅大方的氣質從幾百人中勝出,工作到65歲退休。

 

與顧維鈞相伴的幸福晚年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1959年9月,嚴幼韻與著名外交家顧維鈞在墨西哥城登記結婚。這一年,嚴幼韻54歲,顧維鈞71歲。加微信號shou6060,教你輕鬆瘦到90斤

顧維鈞與嚴幼韻早就相識。嫁給顧維鈞後,嚴幼韻充當著“好管家、好護士、好秘書”的角色。她無微不至地照顧顧維鈞:每天凌晨顧維鈞醒來後,她已準備好一杯熱牛奶,讓顧維鈞喝下後繼續睡覺,唯恐顧維鈞從晚餐到早餐間空腹時間過長,於身體不利……

兩人一起生活了26年,1985年顧維鈞辭世,享年97歲。生前顧維鈞談養生心得,只有三點:“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照顧。”

 

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今年9月媽媽就108歲了,我和媽媽一起住寓所裡。媽媽特別愛熱鬧,每天都要給她安排活動。”嚴幼韻的二女兒楊雪蘭說。楊雪蘭今年77歲,姐姐楊蕾孟82歲。

“媽媽精神很好,喜歡看書讀報,打麻將,烤蛋糕,她特別喜歡交朋友……”嚴幼韻儘管是百歲老人了,但思維依然清晰,每天堅持寫日記,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令人稱奇的是,108歲的嚴幼韻,對於自己電話簿上常用的六七十個號碼,幾乎都能背下來。而幾十年來,一直沒變的生活習慣是—穿高跟鞋、用香水。楊雪蘭說:“我們覺得她就是一個明星一樣的人物。”

“媽媽每個星期都要打一次牌,從下午3點一直打到夜裡11點多,精神很好,她吃得消。”現在嚴幼韻的活動大多由女兒們來組織。

在她百歲生日的派對上,她身著寶藍底、紅玫瑰花的旗袍,與孫子翩翩起舞。主持人曹可凡問:嚴先生,你穿著高跟鞋累嗎?她嫣然一笑:“我一輩子穿高跟鞋,習慣了。”

大小姐的養生之道:不忌口,樂觀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依然健在,108歲仍擦香水穿高跟鞋!

很多人都很好奇嚴幼韻的養生之道。她曾俏皮地說了個秘訣:“不鍛煉,愛吃多少黃油就吃多少,不回首。”似乎與傳統養生之道反其道而行之。

楊雪蘭把母親的長壽歸結於其終生保持的樂觀精神:“母親常說一句話,'事情本來有可能更糟呢'。”嚴幼韻一直想保留自己的牙齒、不戴假牙,有一次去醫院檢查回來,出租車出了事故,把​​老人家的牙撞掉了。女兒們聽了消息都很沮喪,嚴幼韻卻反過來安慰她們:“我可幸運啦,要知道出租車本來可能會出更糟的事故。”

老人的心態很年輕,精神也好,楊雪蘭笑言:“上帝把媽媽忘了!”

家庭和事業之間,女人大多數偏向家庭,以做一個賢妻良母為人生目標,甚至放棄事業回家做起了“家庭主婦”。 那麼「事業」對於女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15萬元年薪的女人,回家需要洗衣服,做飯,伺候老公哄孩子,看婆婆和老公的臉色。  (圖片來源) 25萬元年薪的女人,回家家務...

最近南京大學發生了一起勵志新聞。   一位大學期間生活靠助學金的男子,為母校捐款了1000萬蓋了一座教學樓,命名為“鄭鋼樓”。(就是該男子自己的名字啦)   他上學的時候還是貧困生,現畢業七年就身家過億了。   據新聞報導,當時鄭鋼上學時,單親...

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總,腰纏萬貫。有一天,他突發奇想,想體驗一下普通百姓的生活。他上了公共汽車,投了幣,找到一個靠窗邊的座位坐了下來。他好奇地打量著身邊的人,他的前面是個懷孕的婦女,他的身後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這些普普通通的人,每天擠著公共汽車,日子雖然過得清苦,但依然很快樂。他的對面有一個很漂亮的...

導語:女人真正的痛,不是生孩子…不是沒飯吃沒衣穿…不是夢想未能達成…不是摔車跌傷…不是,這些都不是!!這些痛都會好,但有一種痛,傷了一次…就留下一個痕,一碰就流淚…男人…真的別再這樣對愛你的女人&hel...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