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雖然不富有,卻十足的前衛。當我看到櫃檯裡那對帶銀鍊的奇形怪狀的耳環,一下子就兩眼發光。男友看到我的眼神,當即為我買了下來。我想都沒想,拉著他陪我去穿耳洞。

 

當我喜滋滋地戴上新買的耳環,母親卻搖搖頭,開始她的嘮叨。母親總是這樣,若在晚上十點以前還沒回家,她總是要打電話來催;若頂了一頭染得五顏六色的頭髮回家,她總是要罵。

 

沒過多久,我的兩隻耳朵便開始發癢。攬鏡自照,嚇了一大跳,原來耳朵已經腫得慘不忍睹。母親心疼地看著我的耳朵,讓我先把耳環取下來,再去醫院看看。

 

我乖乖地把耳環收了起來,每天用消炎水擦耳朵。男友說,等到春天,我的耳洞就會長好了,到時候再戴耳環,我依然漂亮。

 

戴不成耳環,我平時沒事的時候只好在家擺弄它,聊以自慰吧。可到了春天,男友仍然在深圳,我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人常常是這樣,當渴望愛情的時候,愛卻悄悄棄我而去,留下的是不盡的思念。

 

一天我心血來潮,想把耳環再拿出來戴的時候,卻發現不見了一隻。於是我不再買新衣服,不再買化妝品,每天中午在公司吃方便麵。

 

要知道,那對耳環相當於我幾個月的工資,我一定要把錢省下來,再買一對新的。我期待著男友回來的時候,我要戴著耳環去車站接他。

 

母親終於發現了我的異樣,她心疼地說:“這些天你憔悴了許多。”

 

過了幾天母親欣喜地遞給我一隻耳環:“真是運氣好,早上我掃地的時候在沙發底下找到了你丟失的那隻耳環,你這孩子,馬虎的毛病到現在也沒改。”接過來一看,真的是我不見的那隻耳環。我激動地擁抱著母親說:“我找了好長時間,怎麼沒想到在沙發底下呢,我還總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呢。”

 

母親的細心再次感動了我。

 

若不是那次同事到我家向我借一份資料,若不是我去翻那個文件夾,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母親對我的善意的“欺騙”。因為在那個文件夾裡,我發現了丟失的那一隻耳環,而母親給我的那隻耳環,一定是她自己悄悄為我買的一對新的,給了我其中的一隻。

 

我深感慚愧,其實母愛就像空氣,它無處不在,潤物無聲。而我在生活中不停地去追逐所謂的愛情、名利,對母親的愛卻渾然不覺。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許諾說:“我不知道是該恭喜你,還是和你打一架。”杜牧輕笑:“別忘了我們的協議。我饒了你,你也得讓我順利娶到林楓。”一攝像機向女孩林楓轉動過來,林楓正露出職業性的微笑,身邊站的李小姐,卻將她推了開去,自己站在林楓原來站著的地方。林楓有些自卑地立在了李小姐...

遇見他,本身就是令人不快的瑕疵。那是在一個晚會上,她難得參加這樣的場合,先是用一個月的工資買了件晚禮服,然後破費去美容院修整了大半天,最後才抱著忐忑的心情參加晚會。可還沒來得及享受美酒佳餚,就碰見魯莽的他。他跌跌撞撞地擦身而過,碰翻了她手上的紅酒,紅彤彤的一片全灑在了晚禮服上。他連連道歉,她卻氣得連...

那是一次由朋友安排的相親。那一年她已經28歲,愛情的繁花開了又謝了,只因為沒有一雙能走路的腿,愛最終是沒有結局的憂傷,像一把鋒利的劍,把一顆脆弱敏感的心刺得千瘡百孔。她再也受不得那樣的痛,所以朋友介紹他時,她稍稍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他長她一歲,憨厚老實,沉默寡言。見面時,他拘謹地坐在她的對面,有些...

他一直認為,自己的愛情是卑微的。因為,她過於耀眼,罩在她頭上的光環太多,照得角落裡的他,愈發不顯眼。他走出去,別人介紹他,都會先說他妻子的名字,再說:“這是她的丈夫。”聽的人就會很敬仰地伸出手來,一邊說:“久仰久仰!”他苦笑。他何嘗不知道,人家久仰的絕...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