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婆婆個子不高又很胖,坐在輪椅已好一陣子了, 
每一個星期老爺爺都準時的陪著老婆婆回來拿藥, 
老婆婆患有末期的糖尿病。 

一天晚上,老婆婆掛急診入院,電腦掃描顯示腦下皮層出血…。 

我告訴老爺爺,他茫然地看著,只見他眼中閃過一絲的淚光, 
神蹟般的,老婆婆的頭腦清醒,情況好極了…。 

老婆婆住院住了半個月,低聲的問我:這兩天我先生怎麼都沒有來看我? 
我巡房完後,順口問了那層的義工,原來老爺爺出了車禍,住進了臺大醫院。 
而他們夫妻倆,竟沒有半個親人在台灣…。 
過了幾天, 老爺爺的病情剛好轉,便嚷著出院照顧老伴。 
幾番商量之後,台大的學弟想出折衷辦法,老爺爺轉院到馬偕,就近與老婆婆一起。 

隔天,老爺爺坐進輪椅,由義工推到老婆婆病房門口。 
他吃力的坐在老婆婆床沿,端著義工幫忙買的冰拿鐵,遞給老婆婆說:「買給你的。」 

老婆婆笑著接了過來:「好幾天沒看見你,怎麼啦?」 

老爺爺也笑著說「走路時摔了一跤,沒事的。」 
這是我聽過最心疼的一個謊話。 

老爺爺的身體一天天康復,當他準備出院那天,竟因心肌梗塞,瘁然而逝。 
簽完死亡證明,我交代護士先別告訴老婆婆,免得她剌激太大。 

巡房時,老婆婆告訴我,他與老爺爺住在倫敦時,最鍾愛的就是冰拿鐵, 
而老爺爺又好幾天沒來看她了。 

實習的學妹微笑著哄著:「您健忘了,老爺爺在長青會還有很多事忙著呢」 

隔天早上,我發覺床頭多了一杯冰拿鐵,學妹告訴老婆婆: 
「老爺爺早上來過,不願吵醒熟睡的您就走了」, 
看著安心的老婆婆,我不安的心也稍稍舒緩下來。 

當天下午,老婆婆病房的急call想了起來,我迅速跑進病房急救, 
三十分鐘後我沉重的宣佈死亡時間。 

我一邊開立證明,一邊想起今早老婆婆所說的「幸福」: 
「幸福」只有兩個字, 卻沒有任何文字可以說的完全, 
真正的幸福永遠是住在心裡面,儘管經歷著生老病死, 
感覺會隨著回憶的巨流逐漸遠去,未曾說出的承諾也許懊惱, 
相約的世界亦沒空遨遊,但我們的幸福就像一杯冰拿鐵,香醇的味道, 
永遠不會隨著短暫的生命消逝無蹤……


幸福並沒有一定的模樣。 燭光前的甜言蜜語,絕對是幸福的一種表情; 但寒風中的淚眼婆娑,也可能會是幸福的相貌。 幸福,最可貴的部分,是在努力的過程,不是最後的標的。 ************************** 她因為晚婚,年屆不惑才懷了第一胎...

從朋友,漸漸成為情人,而後回到朋友,這樣的事,應該是難?還是容易?---------------------------------------------------一段段的戀情,一對對的戀人,是否都從朋友開始?或許大多都是,但也有例外的,也能直接成為戀人,但這樣的感情會長久?不能否認不可能,只是...

「女人的話中有話,我聽不懂!」「她到底想要什麼?我該怎麼做,她才會滿意?」「女人的表達能力是不是有問題,為什麼不能直接說清楚?」這類男人的哀嚎和抱怨,數不清聽過多少次了。可憐的男人~我每次都對這些聽不懂女人說話的男人深表同情。「女人這和智商無關,是男女天生的邏輯差異。其實要學會聽懂女人的話不難,只要...

走進人生,便走進了牽掛,牽掛是美麗的,也是痛苦的。牽掛是春天美麗動人的鮮花;牽掛是夏日陣陣清涼的微風;牽掛是秋天滿園累累的果實;牽掛是冬夜悄然飄舞的雪花。牽掛是人生的符號,牽掛是心靈的奇葩。擁有牽掛,便擁有了人生的喜怒哀樂、無悔的七彩年華。牽掛是一杯愈久愈香的瓊漿玉液,牽掛是一朵縈思繞懷的�面m祥雲...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