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被遮住眼睛,看不見幸福嗎?

你寂靜無聲,感受不到幸福嗎?

電影《阿飛正傳》裡,阿飛的人生就像一隻鳥兒,一直在不停地飛,有一天停息的時候,就是它死亡的時候。這個充滿禪意的比喻讓我們知道:人們常常在不停地尋找幸福,卻不知道幸福也許就在身邊。

不要做幸福盲人,要做那個時刻感覺溫暖與幸福的人。

親愛的:

我現在是冷血動物嗎?

之所以這麼説,是因為最近我感覺不到幸福了。我工作在北京的國貿,每天早上擠在洶湧的人流裡去上班。這份工作對於我,就像一種掙錢謀生的手段,我從中感受不到絲毫樂趣可言。

上班,我還睡眼惺忪,卻要開車上路了。透過車窗,我看見很多像我一樣,滿臉疲憊或者木無表情的現代人熟練的駕駛、機械地前行著。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我常常這樣自問。

結論當然不是,可是我找不到改變的力量。上班、下班,回家睡覺,日子過得像幹物女。今年八月開始至今,我都會偶乘地鐵,也許人與人之間距離的貼近,可以使我不再那麼的孤單?別人是否比我幸福?而當地鐵帶著巨大的轟鳴聲呼嘯而來時,我看見人們擠得像沙丁魚罐頭一樣。當乞討的老者顫顫巍巍地走過,大家像我一樣表情木然。我記得以前上學時,還會常常為幫助過某個人而沾沾自喜。現在,我連幫助人的熱情也沒有,覺得這個世界和自己沒有關係了。

我以前喜歡聽歌,小時候還會為一首好聽的歌而淚流滿面。我還迷戀過瓊瑤,喜歡她小説中的女主人公。但現在,我嘲笑自己的那些感動。我對再好聽的歌也無動於衷,更不要説肥皂劇裡那些讓我哧之以鼻的虛幻。

生活中有幸福嗎?我不知道幸福在哪?更多時候,我感覺自己像一個鋼鐵怪物,小時候讀過卡夫卡和大江健三郎的作品,我感覺自己就像他們作品中描寫的缺乏感情的城市機械動物。活著,就是日復一日,就是重複、單調,就是沒有生機。

前天是我的生日,有些朋友發短信來祝賀生日,可我居然連過生日的心情也沒有。我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如此麻木?為什麼我感受不到幸福?

此致

那個敬禮

一個幸福盲人

圖來自http://hrmanageronline.ro/wp-content/uploads/2013/10/train.jpg

文來自 http://big5.china.com.cn/gate/big5/ml.china.com.cn/cnyangsheng/shbj/20131108/266501.html

你會因一個人對你很好,就接受他/她嗎? 如果,有一個人對你很好很好,是那種無微不至的照顧,雖然你不討厭他,可是你卻對他沒有感覺,那麼你會去接受這樣的一份感情、甚至是嘗試著去喜歡她嗎?想聽聽大家的看法....我想我會去接受他,因為現在的我覺得那也許才是我的真命天子。說說我的故事吧。以前的我...

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會以外觀容貌來判斷他人根據一項調查報告指出,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會以外觀容貌來判斷他人。服裝儀容是一個人的基本要求,一個不重視衛生習慣的人,老是傷害別人的眼睛,容易給人品行不佳的感覺,在給人家的第一印象裡,便拿到了不及格的紅色成績單。傷害別人的眼睛是不道德的小王在公司裡也待了不算短...

有兩個朋友,一個很努力,一個很懶散。懶散的常常譏笑努力的白費力氣。努力的那個,經歷了許多人生經驗,成就了大事業,可是一不小心,卻失敗了。懶散的看了,便又譏笑他:「你耗費了那麼多心血,結果還不是和我一樣,兩手空空的,什麼也沒有。」「誰說我什麼也沒有?」「那你還擁有什麼?」「過去。」努力的回答。「還提過...

說實話,寂寞本身並不惹人喜歡,他常常和孤獨一起侵襲你的心頭。但有一句比較經典的話--「當痛苦不可避免的時候,就把他當作一種享受」。我很佩服說出這句話的人,其境界已經到達了某種高度了。當我們大談寂寞的時候,寂寞已經悄然而至了。不同的人,對待寂寞的方法也有所不同:有的人,對酒當歌,發洩鬱悶,偶作少年輕...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