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妻子死了。
這是他腦海裡唯一記得的事情。
就在五天前,妻子從外地回來,坐的車被一輛卡車追尾,她當場死亡。
酒精讓他忘記了白天黑夜。他只知道,喝醉了就能在夢裡見到美麗溫柔的她。
每當他在夢裡抱著妻子說出“我愛你”時,夢境就會破碎,他被無情地打回現實中來。
第七夜,是妻子的回魂夜。像前幾夜一樣,他喝了很多酒,妻子依舊在夢中等他。
“不要離開我。”他抱著妻子,不敢說愛她,因為他不想這個夢早早結束。
“親愛的,答應我一件事好嗎?”妻子的笑讓他忘記了難過。
“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他緊緊地抱著妻子。
“明天會有一個人來我們家,你見到她時要記得說:'你回來了?'就這麼簡單,怎麼樣?”妻子揚著臉,調皮地笑著。
“好,我什麼都答應你。”他想再抱得緊一些,可是夢境總是那麼短。當他醒來時,懷中似乎還殘留著妻子的氣息。
他吻了吻妻子的相片:“我會那麼做的。”
第二天,門鈴不緊不慢地響著,他放下照片走過去開門。門外站著一個女人,不難看出她的頹廢,他聞到她身上散發著強烈的酒氣。
“你回來了?”他對面前的女人說。
“我回來了。”女人黯淡的眼睛突然變得明亮。
女人遞給他一張車票和她自己的名片就離開了。
從那天開始,妻子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夢裡。
一個月後,他和女人一起散步,他突然拉住了女人的手:“我愛上了你!”
女人說:“在你對我說'你回來了'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愛上了你。”
他一臉苦澀:“但我還是放不下我的妻子。”
女人笑而不語。
他就把夢中妻子對他說的話告訴了女人。
女人聽後臉上的驚愕讓他感到不安。
女人說:“那我也告訴你一件事,每天我回家,我老公都會很溫柔地對我說'你回來了',那一晚,我夢到了我丈夫,他告訴了我你的地址,叫我把那張車票給你。”
“我還沒看過那張車票。”他從錢包裡拿出那張車票,眼淚滑過臉頰,落在挎著他手臂的女人手上。
“怎麼了?”女人關心地問他。
“我的妻子也在這輛車上。”
他看著女人,他們忽然明白了他妻子和她丈夫的用意。
一切都是因為愛。

那你很有情 ♀趣哦   做, 愛做的事,交,配交的人。   顯然,日本美少女插畫師 Misaki Tanaka也是這麼想的,她不但這樣想,而且還把心中有關男女之間的曖昧互動,通過自己的畫筆完美呈現。       Misaki本人   究竟...

很多仙女都在那天剪了頭髮吧~ 幾個月過去了,頭髮應該又長長了, 有些還到了尷尬的長度了,是不是又想剪掉?     別著急剪,今天報姐就來教大家如何打理吧~       蘋果頭簡直太可愛啦~ 當然也是最最最減齡的髮型, 劉海處於尷尬期的仙女們, 蘋果...

        兩個人在一起,好好說話很重要。 不要輕易動氣, 遇到矛盾不要相互對嚷和詛罵, 試着心平靜氣地就事論事。 不要因為對方是最親近的人, 就不顧說話的藝術,甜言蜜語也很重要。 別讓最愛的人,傷你最深; 也別讓最毒的話,傷害你最親近的人。  ...

我愛你, 但是 我更愛我自己。   灰姑娘不「灰」   「灰姑娘終於穿上了水晶鞋, 從此以後, 和王子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有多少人心裡, 都住着一個灰姑娘的夢。       美國女孩 戈碧·霍茲沃斯, 曾經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灰姑娘。...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