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百億富豪談夫妻生活,寫給所有還在一起的男人女人

一個百億富豪談夫妻生活——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

我現在的老婆就是結髮夫妻,她沒有讀過書,叫陳鳳英,人很好,幾十年來,煮飯,幫我管小孩,連電話都不接,她覺得自己普通話講不好,所以不接,怕人家會笑她,她穿的衣服鞋子都是我幫她買的,家裡的東西也都是我買的,她不會買東西。

 

但是,我這​​個家現在所有財產都記在她的名下,我的控股公司也是她在當董事長,都是她的,不是我的,人家說這個公司是曹德旺的,但實際上從法律關係上說是我太太的。

 

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安排呢?這是因為在我還沒有富起來的時候,我曾經對婚姻徘徊過。

 

我今年57歲了,​​從23歲結婚算到現在,也過了幾十年,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席”,意思就是說要彼此珍惜,不要輕易去改變。這裡面的道理也是我後來慢慢悟到的。

 

我的老婆嫁給我的時候,還是一個少女,我們的結合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前兩個人連面都沒有見過,僅僅看過一張很小的黑白照片,所以我們沒有經歷過談戀愛的過程。

 

那一年是1969年,我們非常窮,生活很苦,母親又生病了,所以家里人就希望我先結婚,找個老婆照顧我母親。我答應了,就是這樣。

 

我們剛一結婚,我就把她的嫁妝全部賣掉了。她一句怨言也沒有,她認為嫁給你了,你就說了算。我們30幾年的婚姻生活,她一直是這樣的,再苦再難也不會抱怨。

 

她有1/4的馬來血統,非常純樸。新婚,嫁妝賣光,錢全給我拿去做本錢,她在家裡伺候我生病的母親,我在外面跑生意,一年到頭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很少,這就是我們的“新婚燕爾”,談不上浪漫,“貧賤夫妻百事哀”,有些事情經歷了才知道裡面的甘苦,所以說我們是患難夫妻。

 

我賣掉她的嫁妝之後就有了一點錢,這些錢就是我做生意最初的本錢。然後我就開始種白木耳,再拿到江西去賣,來回一趟可以賺七、八百元錢。這樣跑來跑去,沒有想到,才跑到第四趟,貨就被人家扣了,不但本錢賠了進去,還欠了村里人1000多元,這要是別的女人又會怎樣哭鬧?

 

當時很多人來向我要債,家裡能賣的東西全都賣掉了,最後只剩下一小間房子,我對那些上門要債的人說:“你們要是能夠拿,也拿去。”

 

這個時候生產隊上又來人找我,他們說我跑去做生意,欠了做水庫的義務工,大概20幾個工日,如果不去做,要按照一個工一天三塊五交錢,我一算又是100多塊錢了。我想我在家裡也沒有事做,去做一個工一天還能賺到三塊五,還不如去做工。

 

結果沒有想到,原來整個生產隊都沒人願意去做,這樣就我一個人去做,等於是我去替別人出工,做了工以後按照一天三塊五的價錢賣給他們。

 

工地很遠,我走之前,送我老婆去她的娘家。她一個女人帶一個孩子,丈夫又不在身邊,家裡一貧如洗。所以我就對她說:“我現在一無所有,只餘下一個人,如果實在不行,你可以再嫁人。”我丈母娘說:“你胡說八道,你這麼聰明,困難一定會渡過的,你放心回去吧,你老婆孩子我給你帶著。”

 

我和我老婆就是這樣的感情,平平淡淡,無論你好無論你壞,她都相信你,她從來不跟我吵架。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曾經遇到過另一個不同的女人,那是一個讓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

 

那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在明溪遇到的。當時我寫信給我的太太,她不認識字,所以信是我妹妹讀給她聽的。

 

後來等我回到家,她見了我也只是說:“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知道你是會走掉的,你要是真走了,那麼把房子和三個孩子留下來給我。”我聽了以後非常傷心,我覺得自己非常對不起我的太太。我那個時候非常痛苦,當時我們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大好轉,不像剛結婚時那樣拮据。

 

不過,雖然我做推銷賺到一些錢,但只是一個富裕起來的農民而已,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有能被稱得上是事業的企業。

 

就在那個時候,我愛上了一個女人,她是我的女朋友,那是真正的相愛。她為了幫助我,給我做了很多事情,當時她很年輕,大約二十四、五歲,已經結婚,有兩個孩子,我們都很投入,彼此覺得找到了一生的知音。

 

可是,那是什麼年代啊?80年代初,尤其是在福清這樣的地方,她的壓力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可是她很勇敢,我和她的事情被她的一些好姐妹知道了,那些姐妹就勸她,說:“你怎麼這樣,什麼人不好找,找一個農民,瘦瘦的,黑黑的。 ”她就跟那些姐妹說:“我們談得來,我相信他是一個非凡的人,他將來一定會有成就,會飛黃騰達的。”

 

我面臨著一個選擇。一面是我的結髮妻子,她為我默默地奉獻了這麼多年,吃了那麼多苦,純朴善良,永遠無條件地信任我;另一面是我的紅顏知己,我們有刻骨銘心的感情,有共同語言。我真的很苦悶,不知道以後的路應該怎樣走。

 

後來我就去做調​​查,去了解別人的生活。我選了100對有代表性的夫妻,有工人,醫生,幹部,有做老師的,也有老闆,我發現並不是我一個人對自己的家庭不滿意,而是這100對夫妻中沒有1對夫妻對自己的家庭是滿意的。

 

給我感觸比較深的是福州水錶廠的一個朋友,他​​和太太兩個人,一個是科長,一個是團幹部,郎才女貌,是談了3年戀愛才結婚的,在我看來,他們應該幸福得不得了。

 

沒有想到,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在我跟他們成了很好的朋友以後,有幾次,喝酒聊天說深了,才知道他們雙方都對家庭不太滿意,兩個人互相指責起來,一點不比我的少。

 

當時是1980年。我對我能蒐集到的婚姻樣本進行統計分析比較,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一個家庭是絕對幸福的家庭。

 

於是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會是這樣?

 

後來我想通了——兩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有著不同的教育,這樣就會形成各自不同的觀念,談戀愛的時候,可能是求同存異,一旦真正生活到一起,就會有很多問題。

 

所以我覺得,幸福這東西講起來都是大同小異的,就是有吃有喝,子孫滿堂這些東西,可是如果往深層去想,世界上有絕對​​的幸福嗎?沒有,所以也不會有絕對幸福的家庭,絕對完美的婚姻,既然是這樣,我認為我是不需要再去考慮什麼換家庭的事情了,再換換,就是換1000個照樣也沒有用啊。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那個女已經當奶奶了。

 

不過,說起這段往事,我依然會感到非常傷感,人生總是有很多傷感的事情,怎麼努力都是不能避免的。經歷得多了,心就會堅強起來,人也會豐富起來。

 

有的時候,聽到有人說“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在支持他”,我就會很有感觸,我和我那個女朋友雖然最後沒有走到一起,但是我如今的成功和她有一定的關係。

 

我一生最重大的轉變在明溪,我在那裡遇到了她,又在那裡放棄了她,但是當時我在心裡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要為她爭一口氣,讓她的姐妹們說起她的時候,能夠說她愛的是一個像樣的人,一個值得愛的人。

 

這樣我就回到家鄉專心去辦我的玻璃廠,也許因為有這種心情,因此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貢獻在這個事業上了。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流行的說法,叫“男人有錢會變壞,女人變壞會有錢”,我覺得這不是絕對的,這是人的心地問題。(、

 

我童年的生活很苦,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我媽就是快要餓死掉了,也沒有變壞,她原來也是一個大家閨秀,人長得也很漂亮啊。

 

至於男人,一個男人要是心地好,對家有責任感,用我們老家的話說“就是四個腳都被別人吃掉了,心還是在家裡的”,這一點是肯定的。

 

對於我來說,我覺得家庭是一個避風的港灣。兩個人素昧平生然後成為一家人,同在一個屋簷下,這是緣分,應該好好珍惜和睦相處,有困難的時候同舟共濟,這就可以了。

 

做事業的人絕對不可以為了一個女人而放棄事業,這是我的看法。

 

我還有一個看法,就是男女之間還是要有真的感情,像我和我的妻子,雖然直到現在我們也很少有時間交流感情,可是她和我是患難夫妻,我們一起經過多少事情!

 

這就是感情,在我被人家追債追到連房子都要賣掉的時候,她還是信任我,跟著我,現在我發達了,她不管我有多少錢,也不勢利,你有多少錢怎麼花我也不管,反正我相信你。這是一種始終如一的感情。

 

很多感情不是真的感情,是因為沒有建立在一個牢固的基礎上。

 

我的女兒剛結婚,我怕人家是因為她有我這個有錢的爸爸而娶她,所以不同意。我跟我女兒說:他是廈門大學畢業的,人又很帥,父親還是一個省教委主任,人家這麼好的條件會娶你?你又不是本科畢業。現在他們夫妻為了證明我這句話是錯的,兩個人在澳大利亞自食其力,邊打工邊開店。

 

其實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弄清楚那個男孩子娶我女兒的目的,我給他們施加壓力是對他們好。雖然按照我們這邊的習俗,女兒是嫁出去的,是男人當家,但我的財產沒有因為她是女兒而不給她一份,有她一份。我現在年紀大了,過幾年不做企業了就去周遊世界。我想也許有一天我會把我這一生的經驗體會都寫出來,寫成一本書,給後人一些借鑒。

 

現在,經常會有人問我:“有錢與沒錢最本質的區別是什麼?”

 

我說有錢多受人尊重一些,住好一點,穿好一些,吃好些,心理上不會焦慮,不會怕沒飯吃,其他都一樣,比如:陽光,沙灘,空氣,鮮花,綠草與時間,上帝很公平地賦予每一個人,我以前曾經窮過,但也是很快樂,只要是身體健康,心態健康,窮人也一樣幸福。

 

中國有兩句話,好像是孔子的一位弟子說過的,“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貧家無孝道;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完人”,什麼意思呢?

 

第一句講的是“孝道”,說看一個人是不是符合“孝道”,不是看他有沒有給老人貴重的東西,而是要看他心裡有沒有老人,如果論財富,窮人家難道就沒有孝道可言了?

 

第二句說的就是“性情”,只要是人,就不會對異性沒有感覺,但是有感覺是一回事,是在心裡的。

 

“論心世上無完人”說的就是不能以“心裡有沒有感覺”作為依據,如果以這一點做依據,世界上就沒有好人了。

 

因為很難有人一生一世,心裡從來沒有被其他異性感動過,從來不曾為其他異性泛起過一點水花。

 

所以儒家講“發乎情,止乎禮”就是這個道理,比如一個男人,他對一個女性欣賞,這是感情問題,這是“發乎情”,很自然的;但是怎麼處理,卻是一個理性問題,儒家贊成“止乎禮”。

 

我們結婚這麼多年,很少刻意培養經營感情,像電影電視上送給讓對方驚喜的禮物或者相約吃個燭光晚餐在月光下說些纏綿悱惻的話,我們都沒有。

 

我們的感情就像涓涓溪流一樣,無聲無歇,雖然我們夫妻之間很少有浪漫的表示,而且幾十年來忙於工作,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但夫妻之間的感情是有的。

 

一想到她嫁給我的時候是那樣一個純樸的少女,這麼多年,無論什麼樣的事情發生,都始終如一地聽從我的安排,我就覺得有義務要盡到自己的責任。

 

所以我的所有財產,我的公司都是她的名字,我要讓她覺得安心,這輩子有依靠。我們雖然沒有那些激情如火的海誓山盟,但是我們畢竟是從年輕到白髮,中間所有的悲傷和快樂都是連在一起的,這是一种血脈相連的感情,沒有經歷過的人體會不到。

 

現在要我回首往事,我想假如我找的是一個很厲害的老婆,她肯定會管住我很多,我會很不自由,我很愛自由和事業,連打高爾夫​​球都喜歡一個人去打,所以從這個角度說,我的婚姻真是對我再好不過了。

 

許多人為了做事業,經常要處理家庭和工作的矛盾,可是對於我來說,這個矛盾根本不存在。

 

我的老婆從來不會要求我這個要求我那個,她不需要我去哄她,現在想一想,這種安靜本分的感情難道不是一個專心做事的人最需要的感情嗎?

背起行囊深入世界各地、或出海航行、或海灘衝浪,擁抱積極正向的人生,勇於挑戰自己,這是就Daria Werbowy,獨樹一幟的超模風格,人氣始終居高不下。 與眾不同的超模 從未有一位女孩像Daria Werbowy如此,身為國際頂尖超模,擁有令人稱羨的非凡成就,但卻如此樂於自在的做自己;不在乎與生俱來...

米佳到咖啡廳的時候已經遲到五分鐘了,顧不上去洗手間重新整理妝容,直接按著短信上的提示朝那靠窗的座位過去。 她不喜歡遲到,因為這顯得很不禮貌,但是今天下班的時候由於有一個文件趕著交,所以在整理文件的時候多費了點時間,加上時間定的比較急,等她再從辦公室出來到這已經是這個時候了。 (圖片擷取自tulaos...

當你酒席、婚紗、賓客的喜帖都發出了,親朋好友也知道你即將踏上紅毯的那一邊。但是另一半卻在婚前拋出了震撼彈協議,如果不簽這場婚姻就結不了,你會為了顏面忍氣吞聲的選擇接受?還是捍衛自己的權益,提起勇氣不結了呢?       翻拍PTT01下同 日前,有名在紐約工作的華裔女子...

(圖片擷取自23yy,僅為示意圖) 【情感案例實錄】 圖文無關 讀者來信求助問: 我今年四十五歲了,作為一個男人,結了兩次婚,離了兩次婚,到現在也還沒有一個完全的家,說真的,挺失敗的。十五年前,我的第一任前妻曉雅和我離婚,因為我很喜歡賭,我和她一個月辛辛苦苦賺的錢,讓我在牌桌上幾小時就輸光了。曉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