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叫霞兒。
  
十七歲那年正月,上初三的她不願讀完初中的最後課程了,就放棄學業,踏入社會。
  
那是80年代末期,農村的人還很古老,不上學的女娃家,就頻頻有媒人登門說親。霞兒家也不例外。
  
這不?有一天,霞父親的好友依朋友所託,過來說媒。那男孩和霞是一個村的,叫冰。說來這村子不大,互相都認識。只不過冰休學早,已經在縣城學修車兩年了。
  
見面那天,霞穿著過年的那身新衣裳,像個嬌羞的新娘,紅紅的上衣,綠綠的褲子,腳上穿著那時候流行的紅布包跟鞋。前往媒人家去之前,爸媽再三交代“人家給你東西,就代表人
家願意你,你就再把這20元錢給人家。人家不給你,你可千萬不要給人家啊。'"霞點頭,手裡攥著20元錢蹦蹦跳跳地走了。
  
到了媒人家,嬸也交代幾句出去了。
  
霞坐在炕沿上,等著他的到來。
  
“吱扭”一聲,鐵大門被推開,進來一個高高大大的男孩,是冰。霞的心不由得“咚咚”跳起來。進了房間,談了一會話,冰給了霞一個見面禮-------一款精製的手錶。霞一陣欣喜,
慌忙把已經攥在手裡好久的20元錢交給冰。冰笑笑說,“你拿著花吧”霞慌忙說,'"我媽叫我給你的“”就這樣,20元被推來推去,最後冰說,“一人一半,這樣行吧?”霞推辭不過
,欣然接受。
  
回來後,霞把錢交給母親,再三囑咐,“不要沒收我的手錶啊”
  
後來,冰就返回縣城。不過隔段時間就會回來看霞,還帶給霞的父母些許禮物。
  
在霞的心裡,冰不但長得帥氣,還對長輩有禮貌。比如冰正坐在霞的房間聊天,霞的父母親進來拿什麼東西,冰就會立馬站起來。這可能是在縣城養的良好習慣吧。
  
雖然霞的父親對這未過門的女婿很能看上眼。但對於管教女兒方面,還是挺嚴厲的。
  
冰在霞的房間聊著天,儘管每次來都帶著護衛【冰的伙計】,可一到晚上10點多,霞的父親就說,“冰,該回了吧?”冰就不得不帶著戀戀不捨離開了。
  
這樣,過了兩年。
  
1990年的冬天,媒人捎話說因為戶口的原因提出退婚【冰的父親幫冰買了城鎮戶口】。霞懵了,三天不吃不喝,嚇得母親直掉眼淚。
  
第四天,霞去了縣城,見到冰的那一刻,霞哭了。
  
冰從枕頭下摸出一沓冰寫給霞的信,儘管都沒寫完整,但霞讀出了冰的無奈。
  
冰非要把霞送上回家的車,他擔心霞會出事。
  
霞回來了,不過她告訴父母,她願意等,她看出了冰的心裡有她。
  
之後,不論哪兒提親,霞一律不見。村里的人開始議論霞的傻。可是霞明白,她不定婚的日子,冰肯定也不會定的。
  
冰的奶奶託人捎話,“霞,訂婚吧,和冰,已經不可能了”可固執的霞依然不定婚。
  
兩年過去了,霞的朋友一個個披上嫁衣,都奔赴自己的幸福去了。可霞,依然在等她的冰回心轉意。
  
1993春天,霞決定放棄。因為霞懂得了,愛一個人就應該讓他幸福。
  
有人過來提親,是隔幾里地的一個村的男孩,叫峰。儘管那男孩長的不如冰,家裡也特窮,可霞願意,她為了證明給冰的父母看,我看重的不是金錢和地位。見面時,霞特此把戴了四
年的那塊冰送的手錶送給了峰,以表示願意忘掉過去。忘掉冰。
  

可誰知不到兩月,峰的母親挺迷信,因為峰的摔跤把臉碰傷,和峰的父親大病一場。她找人看風水,人家說你家的媳婦是西北角,方向不對,所以定婚那件事不了了之。之後峰幾年都
未娶妻,原因可能是他家太窮了吧。那是後話了。
  
閏三月時,霞認識了國。
  
那是霞的舅家和國在一個村。舅聽說了霞的事,告訴了國的父親。國家就派媒人說和。
  
去舅家的那天,走到溝彎處,爸在前邊騎自行車,霞和妹妹在後邊走。
  
也許真的有緣,沒見過國的霞告訴妹妹,溝彎處拉土的那兩個男孩,個子不高,穿紅背心的,晾著粗粗的胳膊的那個男孩肯定是舅給介紹的了。妹驚訝。
  
果然,站在舅的門口,望著對門因搬灰而彎了腰的國,霞說,個子不高呀。爸說,你舅的門坡高。咱站的高啊。
  
就這樣,霞和國訂婚了。
  
儘管國不是霞心目中的男孩,但國的豪爽,大度,吃苦耐勞的精神也深深地吸引了霞。
  
那個夏天,霞家裡一切的農活,國全包了。在霞的心裡,國是一個能吃苦的好人。
  
冬天,霞被國的一篇【請你,做我的新娘】感動的為國,披上了嫁衣。
  
從此,霞明白,此生,不能負國。因為國給了霞一個溫暖的家。
  
國的父母,都把霞當成親生女兒。
  
霞不負所望。給國生了一雙可愛的兒子。
  
最後,霞才明白,人生重要的不是愛情。是濃濃親情。
  
霞愛她的老公,愛她的兒子,愛公公婆婆。愛她的一切親人。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我和男友的感情一直很好,但他性格屬於開朗型的。上周六他因公司出差去上海,晚上我們LINE上聊完後準備睡覺了。晚上一個人睡不著,想找他開個玩笑,因為我依稀記得他電話裏告訴過我他住的酒店名稱和房間號。於是我起床在網上搜了一下酒店的電話,沒有想到搜出來了。於是我打電話到總臺,叫總臺把電話接通了。真的是他...

  (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新郎來啦—”上午8點半,義井東街附近的一套老式居民樓前的窄巷裡,一聲吆喝,便引起幾串鞭炮的劈裡啪啦聲,對面空地上的鑼鼓隊也熱熱鬧鬧地響了起來。 不一會兒,一輛車頭擺著一對情侶熊和玫瑰花環的白色寶馬車,緩緩地駛了進來。寶馬車上...

無論感情存不存在,我想令人最擔心害怕的就是,殺出一位「程咬金」,對吧?!在諮詢過程裏,最常被詢問的問題就是「若他有了別人怎麼辦?」、「這個人和他愈走愈近,他們若在一起了怎麼辦?」、「他身邊有別人了,我該怎麼辦?」…。其實,以現實情況來說,事實已是事實了,還能怎麼辦?我能去阻止他們不要在...

凝膠式玻尿酸可以幫助你建構完美臉蛋 文/尹海崴 為了幫助漸凍人募款,全球目前興起一股「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的旋風,就連台灣在內,也被這旋風襲旋在內,先別說從頭頂淋冰水會有多麼冷,崴崴覺得光是淋到滿頭溼淋淋,就需要頗大的勇氣。 這個募款活動,挑戰的,不只是愛心,還有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