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男人結婚了,擁有一個妻子,後來又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有一個名字,叫做小三。那麼,這個女人究竟是偶然成為了小三,還是注定只能是個小三呢?

一個女人變成小三的偶然與必然

一個女人變成小三的偶然與必然

我們不能否認,有時小三的出現是愛情開的一個玩笑。我們常說,愛情不分先來後到,嚴格來說,我們也不太能控制自己愛上誰,或者不愛誰。商場裡的衣服琳瑯滿目,誰也不能保證買了一件衣服後,就不會看到更喜歡的衣服。事實上,更喜歡的衣服總是出現在已經買下衣服之後。唯一不同的是,我們對衣服不負有任何責。也許有的女人就是這後出現的漂亮衣裳,男人沒有錯,她也沒有錯,只是和男人相見恨晚。如果她能早點認識這個男人,早到出現在這個男人結婚之前,這個小三也許就有機會以正室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出現在男人的生命裡。

對,這麼說來,有的女人成為別人的小三隻是個偶然,可不要高興得太早,這裡也有另一種可能。男人可能是真真切切地愛著小三,覺得小三哪都比原配好,可等自己真的離婚了,從原來那個母夜叉的火坑當中跳了出來,投向小三仙女的懷抱時候,卻發現小三搖身一變也成了母夜叉了!後來男人懂了,母夜叉並不是某個女人,而是妻子這個身份。是妻子的身份,讓女人變得無比嘚吧,無比邋遢,無比愛爭風吃醋。忽然間,他們有點兒後悔,原來這個小三根本不如自己的原配,她唯一的閃光點,就是她是個小三,以前的自己,愚蠢到根本就沒把她和原配放在一個競爭環境下比。所以,當正室不在了,這個小三也就下課了。爛泥扶不上牆,小三扶不了正。

這聽起來有點可笑,還有點殘忍。有的女人存在的意義,就是生活在另一個女人的陰影之下,這陰影,讓她們變得尤為可愛,但一旦陰影撤銷或者被毀滅,她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或者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她們只有是小三的時候才顯得尤為珍貴。

一個女人變成小三的偶然與必然

一個女人變成小三的偶然與必然

當然,還有些時候,小三注定就是小三,她們要么沒機會出現在這個男人的生活裡,要么便是以小三的角色悲情上演,始終逃不過這配角的身份地位。換句話說,男人有時就是需要一個小三,而並非一個相愛的女人。

有些男人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順遂,他們甚至也想不出還有比自己的老婆更適合做老婆的人選,所以,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離婚,離開那個為自己奉獻了整個青春的女人。可以這麼說,他們的生活當中什麼也不缺,如果硬要說不完美,就是缺少了那麼一點點激情,一點點刺激,一點點無所畏懼。他們只是想讓平凡的生活多點搞頭,多點樂趣。為此,他們找了個小三,利用一個女人,開啟自己一個新的生活領域。小三的可愛之處,不僅在於用一種隱晦的方式滿足了男人對一夫多妻的嚮往,也讓他們和自己的生活玩起了躲貓貓的遊戲。正是有可能被人知、又害怕被人知、故需要千方百計不被人知的小三屬性增加了遊戲的亮點,讓野味永遠有別於宮廷御膳。

男人有時很刁鑽,他們知道什麼樣的女人適合做老婆,什麼樣的女人適合做小三。所以,他們對症下藥。小三,往往是漂亮的,性感的,年輕的,愛玩的,會撒嬌的,有點儿知識文化但又不太有大腦的,假文青但又不是真博學的,還得比較善良不太會鬧事的。從一開始,他們就是尋著這個路子找的小三,所以,那個女人從一開始應聘的就是小三這個職位,當然就永遠沒有機會坐上妻子的崗位。

所以說,有時候啊,小三不是出現在妻子之的女人,而就是小三本身。

有一天晚餐時,哥哥突然告訴媽媽:「星期天我要帶一個女生回家吃飯。」 話說完就轉身上樓,留下錯愕的媽媽。 所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那麼準婆婆看媳婦呢? 我想自有一套高標準、高門檻吧! 媽媽為了考驗未來的媳婦,發明瞭一套虱目魚理論。她計畫在星期日的菜單中加上一項「香煎虱目魚肚」。 我們都知道:虱...

劉墉說全世界很多中了樂透彩的夫妻都選擇離婚去尋找自己所謂的完美人生?人...果然極吊詭! 沒有錢的浪漫,我可以牽著妳的手漫步在滿佈白沙的海灘; 1元的浪漫,我可以在冷清的公共電話亭旁撥通電話關心妳; 10元的浪漫,我可以在炎熱的夏日買支冰棒讓妳消暑解熱; 100元的浪漫,我可以在寒冷的夜晚買份關東煮...

傻孩子 ,在過去的某一天,你遇到了一個人。 他的出現教會你什麼叫做幸福 ,他的出現告訴你什麼是安心,他的出現讓你體會什麼叫做無憂無慮。傻孩子,在過去的某一天,有一個人在你耳邊對你說:我愛你。 他會告訴你,以後他會給你幸福。 他會對你說,什麼都不要想,一切都有我去想。 他還會說,我要和你牽著手走下去,...

九月的時候,我換了一家公司,辦公桌都是隔斷,相互間看不見,但相鄰座位間打電話卻能聽得一清二楚。我左邊的同事,似乎是個很黏老婆的男人。「老婆,今天晚上我想吃紅燒肉噢。」「老婆,那件灰格子的襯衣燙了沒有?明天我要穿的。」「老婆,我又饞你的蔥油餅了。」刻意壓低的聲音,竟是糯糯軟軟的。我在心裡暗笑,這男人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