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的沉默有如玻璃上的裂痕,細微隱匿卻足以瓦解一切……

  優雅沉靜的她,怎樣也料想不到,幾個月後,自己會成為殺人兇手……

  住在芝加哥海濱高級公寓的裘蒂和陶德,原本過著優渥自在的日子,但這樣的生活變得岌岌可危,因為兩人正一步步邁向一樁悲劇。

  裘蒂與陶德在一起多年,他老是偷腥,她總是包容;他活在雙重世界,她則用沉默理解。他決定孤注一擲,她則是來到了底線……

  以「她」和「他」的觀點穿插敘事,訴說一段支離破碎的關係、一對走向毀滅的伴侶、無法做出的讓步,以及無法信守的承諾。作者精心計量的細節、耐心營造的氛圍,儘管一開始就得知結局,情節發展卻依舊讓人大吃一驚。全書挑戰你走出自己舒適圈的能耐,進入一個任何事都可能發生的世界。你,準備好了嗎?

出版史上,最沉默的轟動!!
◆妮可‧基嫚大為驚豔,立刻買下電影版權,製作主演!
◆驚人的口碑效應,讓亞馬遜書店總監直呼出版奇蹟!
◆構思十年的絕響作品,知名作家競相推薦!

一個女人為了保有自己擁有的事物,願意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沉默的妻子》│圓神出版

《沉默的妻子》【搶先看】

「故事生動卻也使人不安,一讀就上癮;
一路朝著毀滅性的結局讀下去,無法喘氣。」
──S. J. 華森,《別相信任何人》
**********************************

●  她

時序剛入九月。裘蒂.布瑞特在廚房準備晚餐。多虧了這間公寓的開放式設計,她的視線毫無阻礙地穿過客廳,朝面東的窗戶望去:夜色已將天空和湖泊暈染上了藍色。地平線如一抹深藍細線,近在眼前,彷彿伸手就可觸摸。裘蒂很喜歡這道弧線,感覺自己被圈了起來,而這也是她喜歡住在二十七樓摩天公寓的原因。這裡是她的空中王國。

儘管已經四十五歲,裘蒂仍自認年輕。她不會將希望寄託在虛幻的未來,反而是積極活在今日,珍惜當下每一刻。她直覺地認為世間的事情肯定不能盡如人意,但也足可讓人接受而繼續走下去。換句話說,她並沒有體會到自己的生活、青春和活力已經走到碎裂前的最後階段,也沒有察覺到她和陶德.吉伯特這二十年來的婚姻已逐漸腐鏽,更沒想到她對自我的認識,以及對自己行為的約束力會如此脆弱,因為短短幾個月之後,她竟然成了一名殺人兇手。

如果現在就有人告訴裘蒂這項事實,她肯定不會相信。她的生活根本不會出現「謀殺」兩字,那是虛渺的名詞—那種她在報紙上讀到不認識、也永遠不會遇見的陌生人的事故主題。她尤其很難相信會有家庭暴力,日常生活中的摩擦怎麼會擴大到這種可怕的地步?如果先把裘蒂自我約束的習性撇開不談,她缺乏對這些事情的體認其實有跡可循:她不是理想主義者,相信好事和壞事同時依存;她不會主動挑起事端,也不會輕易掉入爭吵的陷阱。

當裘蒂在砧板上忙碌時,一隻黃金獵犬在她腳邊蹲坐著,全身的金毛光滑柔亮如絲緞。裘蒂三不五時朝狗兒丟一片胡蘿蔔,狗兒張開嘴接住後,開心地用臼齒磨碎。從她把當時還是圓滾矮胖的小狗仔帶回家之後,一人一狗就開始了這個晚餐前的小儀式,雙方也頗能自得其樂。小狗仔轉移了陶德年過四十突然想要孩子的渴望,這種渴望彷彿在一夜之間湧出擴散,怎麼也抑止不住。裘蒂把小狗仔取名「佛洛伊德」,這樣她才好找機會取笑那位跟小狗仔同名、奉行男權主義的傢伙—她在大學時可是被迫認真學習了他那套理論。佛洛伊德放屁了!佛洛伊德翻垃圾桶了!佛洛伊德追著牠的尾巴轉哪!這隻黃金獵犬也是天生好脾氣,絲毫不介意自己成為她取笑逗樂的對象。

她把心思全放在烹飪上:挑揀蔬菜、剁碎各類香草。她喜歡烹飪的緊湊感:爐火蓄勢待發、計時器標示流逝的時間、結果好壞立刻揭曉。她能感覺到廚房後方的安靜氣氛,手邊所有的事情即將趕赴終點,而終點就在她聽見他轉動門鎖裡的鑰匙當下,那是整段過程她最享受的一刻。她仍認為替陶德準備晚餐是件大事,仍然為命運把他離奇撞入自己的生命而感到驚異。那原本只該是一次「不會再有下次」的意外,更不會期待兩人一起品嘗美味佳餚的未來。

***

等到她聽見他進來時,湖泊和天空已經蛻成光滑柔軟的暮靄。她關掉頭頂上方的燈,留下間接照明燈的柔和光暈,解下了圍裙,手指沾些口水,梳理太陽穴旁的髮絲。她全然期待著,仔細聽著他在玄關的一舉一動。他逗弄了狗,掛好外套,掏出口袋裡的東西放在玄關桌上的銅缽裡。當他檢視郵件時,安靜了一會兒。她把煙燻鱒魚擺到盤子上,搭配疊成扇形的餅乾。

他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有著沙色頭髮、青灰色眼睛,全身充滿了活力。當陶德.吉伯特走進室內,所有的人彷彿都醒了過來—如果有人問她,她愛他哪一點時,她就會這麼回答。而且,他隨時都能輕鬆逗弄她笑出聲。跟其他男人不一樣的是,他可以同時做許多事情。因此就算他在講手機,還能同時幫她繫上項鍊或是教她如何使用兩段式開瓶器。

他用手指輕輕滑過她的額頭,繞過她身旁,來到櫥櫃拿出雞尾酒杯。

***

「告訴我,你在想什麼?」她說道。

他的眼皮眨了幾下,朝她微笑。「這味道真是好極了。」他說。他伸手拿起半滿的酒瓶,重新斟滿兩人的酒杯。「妳覺得這瓶酒味道如何?」

他喜歡談論酒。有時候,光是他們當晚喝的酒都可以變成整頓晚餐的主題。但在她還沒來得及回答之前,他用手掌用力拍了頭一下,說:「我忘了告訴妳,這週末要釣魚。有幾個朋友想參加。」

「釣魚?」她說。

他已經吃完兩份厚片牛排,正在用麵包抹乾盤子上的肉汁。「星期五下班後出發,星期天回來。」

陶德從來不釣魚,而且就她所知,他那些朋友也沒人對此有興趣。她立刻明白了——一絲懷疑也無——他是委婉地用「釣魚」來暗喻某些事情。

「你要去嗎?」她問。

「我還在考慮。」

她依舊切著牛肉,但是速度加快了。她進食的方式,對他的耐性是一大考驗—取一小口放進嘴裡,然後像是關囚犯似地含著不動。她知道這一點。她吞下半咀嚼過的肉塊,結果卡在喉嚨裡,反倒引起嘔吐反應。她開始說話困難、喘不過氣,他立即起身在她背上拍打。最後,那塊引來麻煩的碎肉迸射而出,落進她的手裡。她看也不看地把它擱在盤子邊緣。

「你決定好了再跟我說。」她一邊用餐巾擦擦眼角,一邊這麼說著:「如果你要去,我可能會送地毯去清洗,再做些橘子果醬。」

她其實並沒有計畫要做上述任何一件事,只是找些話來說罷了。她總覺得他不會對她撒謊是件好事,這表示他不會過度渲染自己的事情,胡亂加些變成謊言的具體細節。這裡的問題不在於他用遁辭說話,而在於他從來不會在週末到外地,他以前根本不會做這種事。

「對了,」他說:「我買了禮物給妳。」

他走出飯廳,回來時多了一個包裹:平扁的方形,大約是平裝書的大小,用牛皮紙包裝起來,還用隱形膠帶固定。他把它放在她碟子旁邊的桌面上,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來。他時常買禮物送她,這讓她非常開心,但當禮物是用來安撫時,她可就沒那麼歡喜了。

「有什麼特殊原因嗎?」她問道。

「沒有啊。」

他的臉上還帶著笑容,但是和樂的氣氛已開始瓦解。她應該把各種東西砸在飯廳裡,彼此應該要發瘋似地相互甩頭怒罵。但她只是拿起包裹,發現它幾乎沒啥重量。

●  他

他喜歡一大早起床,開始一天的作息。這些年來,他已簡化早上作息。沖冷水澡,減低逗留的欲望。刮鬍組同時結合刮鬍泡和安全刀片。他在半漆黑的臥室裡穿衣,避免吵醒睡夢中的裘蒂和小狗。有時候,裘蒂會睜開眼睛說:「你的襯衫已經從洗衣店拿回來了。」或是「那件褲子越來越鬆垮了。」他則回應:「繼續睡吧。」他用柳橙汁吞下綜合維他命,橫向刷牙(儘管方法不對卻很快速)。起床後三十分鐘,他搭上電梯,前往停車場。

七點不到,他已經坐在辦公室裡,那是在南密西根大道一棟四層樓建築的四樓,位於羅斯福地鐵站下方。這棟大樓是他經過十年拆房歷練後,第一個大手筆改建的案子。

他第一通電話是打給熟食店,請他們照例送早餐過來—兩份三明治和兩大杯咖啡。等待期間,他從書桌抽屜拿出一個菸草舊鐵盒,撬開蓋子,把裡面的東西倒在桌面上:喇叭手捲菸紙、一盒火柴,以及一小袋乾燥的花瓣草葉。他以前沮喪的時候,發現抽些大麻可以轉換淡漠的心情,幫助自己專心投入工作。他現在已經習慣捲菸、點菸的儀式,也喜歡以陶然的好心情開始新的一天。他拿著大麻菸走到窗戶邊,把煙霧往外吹入流動的大氣中。倒不是說抽大麻是什麼天大的秘密,他只是覺得「陶德·吉伯特有限公司」不應該聞起來像是年輕人聚會場所。

以前從他的窗戶可見到廣闊的藍天,如今他見到的只是一小片不規則的藍色塊,漂浮在街道上的公寓高樓之間。這也總好過什麼都看不到吧,何況他可不想唱衰建築業的榮景。總之,他把注意力放在公車站等車的人群。即使今天早晨晴朗暖和,仍然有些人站在堆滿垃圾的候車亭裡。他認出一些眼熟的通勤族:戴著大耳機和背包的吊兒郎當男生,戴著棒球帽、老是菸不離手的瘦皮骨老傢伙,穿著印度紗麗、牛仔外套的懷孕女子。幾乎每一個人都專注著路況,伸長脖子看清楚驅近的公車。一如平常,總會有一、兩個人走下人行道緣石,站到馬路中央好看清楚些。等到公車終於出現在遠遠一端時,緊張的氣氛才明顯舒緩下來,彷彿眾人是同心連氣。而當公車臨近時,原本鬆散四處的人群匯聚成焦躁不安的縱隊。當然,他在好幾個街區外就看見了那班公車。有時候他覺得上帝就在四樓的窗戶外,與他同在。

熟食店的服務生把他的早餐放在書桌上,取走壓在紙鎮下方的早餐錢。他大口吃著早餐,發現吐司有些濕軟,不過培根倒很酥脆。等他吃完兩個三明治、喝完一杯咖啡,便又繼續打電話。這一次,他連絡的是他的不動產仲介,對方已經幫他找到潛在買家。這是好消息。公寓型住家大樓只是過度期間的計畫,如果必要,他寧願持有這棟樓,只出租房間。不過原先計畫是把它賣出去,利用賺到的錢繼續下一個冒險—規模更大的辦公大樓,超越自己的頂級案子。

史黛芬妮在九點二十分抵達。她先花點時間整理、歸檔,在三十分的時候才帶著記事本、檔案夾走入他的辦公室,拉過椅子在他面前坐下。史黛芬妮儘管三十五歲了,仍然帶著女孩氣,蓬鬆的頭髮紮成馬尾。他總是饒有興味地看著史黛芬妮就坐:若直接坐在他前面,他只能看見腰部以上;若坐在他右手邊,她會把手臂擱在書桌上做筆記,還會習慣性翹腳。橢圓形的桌面立在長方形的底座上,底下有充裕的空間讓腳伸展。因此不管是什麼理由讓她伸展雙腿,他就會認為當天是他的幸運日。如果她穿牛仔褲,他就得以欣賞她的胯部和大腿;如果她穿裙子,他就會欣賞她的膝蓋和小腿。她不會調情,但也不在乎他會注意她的坐姿。她今天穿牛仔褲,坐在稍遠一點的位置,所以他只能注意緊貼在她上衣鈕釦下方的雙峰。她的身高不滿一百五十公分,這也是她胸部何以特別引人注目。

***

他看了時間,動手打了電話。話筒彼端傳來的「喂」帶著濃濃睡意,他驚異的同時也升起一股愉悅感,喚醒了他的生殖器。

「妳該不會還在床上吧?」

「嗯哼。」

「妳不是要上課嗎?」

「等一會兒才過去。」

「妳這被寵壞的懶豬。」

「我倒希望如此呢。」

「妳身上穿什麼?」

「你以為呢?」

「一絲不掛。」

「你為什麼想知道?」

「妳為什麼認為我想知道?」

「這是認真的問題?」

「不算是。」

「你說的唷。」

他們就這樣你來我往地談了好一會兒。他想像住在北克萊蒙分租公寓的她,躺在狹小臥室、凌亂床單裡的模樣。他在兩人交往初期去過那裡一次,她那時身上還有幾處地方沒讓他碰觸。事後在廚房裡,她的室友問了一堆惱人問題,多數跟他的年齡和他的妻子有關。在那之後,他們開始約在麥迪遜街上的皇冠飯店,那裡的員工懂分寸、不饒舌。

他跟她說話的同時,仍感到各種奇異的感覺撞擊著,讓他不禁懷疑自己不是陶德,而是另一個男人趁他過去幾個月沮喪神遊的時候潛入他的身體。在那一小段他遇見她的日子裡,她讓他拾回生命。他欠她這份生命禮物,她讓他重新體認當男人的感受—不光只是愛,還有渴望、情欲,以及野心⋯⋯既豐富又狂亂的命運。即使是他的心急也是一份禮物,希望和她偷歡的焦急就這樣整天騷動著他。即使是他的忌妒也是一樣禮物。他知道她有權利挑一個年輕許多的情人,也擔心她早晚會明白這一點。儘管痛苦,至少他還站在「活著」這一邊。

忌妒對他來說是新鮮事。他慣於周旋在女人之間而感到自信。根據裘蒂的說法,這種自信來自於一個全心奉獻的母親澆灌在獨生子身上的愛。儘管經濟困窘,母親情願只當兼職護士,也要把多數時間留下來照顧他,以彌補從事建設工程的酒鬼丈夫對孩子的漠視。當他還是高中生時,就學著到處賺錢、負責任,擔起母親經濟供養者的角色。也由於如此,不光是他的母親,連他母親的朋友、他的老師,以及他認識的女孩都對他多所稱讚。女人喜歡他。她們喜歡他是因為他知道如何關心她們。他關心娜塔莎,純粹是因為她的年輕、引人遐想,以及不知足,而非她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不過娜塔莎有種危險性,讓他警覺到自己老去的年齡和搖搖欲墜的活力。

當史黛芬妮拿著一疊支票要他簽名時,他還在講電話。他來回走呀走的,來到了窗戶邊停住。她把支票放在桌上,等著。他知道史黛芬妮明白他跟娜塔莎之間有那麼一回事。儘管娜塔莎只來過這裡一次,但套句史黛芬妮說的話,她當時的神情彷彿想一口把他吃下肚似的。有哪個助理會用這種口吻跟上司說話?而且這一陣子,史黛芬妮都會在他們講電話的當下正巧走進來。他只能尷尬唐突地掛上電話,就跟現在一樣。她把手裡的鋼筆用力推給他,彷彿兩人是在比劍擊一樣。

離開辦公室之前,他打了電話給裘蒂,說他不回家吃晚飯了。這是禮貌性的提醒,她早就知道他今晚會跟狄恩見面,但他喜歡讓她知道自己還是顧慮著她。他是幸運的男人,也清楚眼前的事實:儘管她喜歡窩在家裡,但是纖細的身材與深色的頭髮仍活脫是個大美人。她知道他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待在家裡不出去。他有些朋友必須回家吃晚飯,有些人甚至連喝杯啤酒的自由也沒有。還好,他交遊廣闊,很多人不是單身就是已離婚,所以他總能找到人陪他喝幾杯。必要時,他也不介意消磨一整晚。

他和狄恩.柯法克在高中就認識了。狄恩是他認識最久的朋友,也是唯一認識他父親的朋友。當他形容自己的父親是個刻薄的老王八時,狄恩能完全體會。狄恩就像是自己的家人,像個兄弟。不過他也是娜塔莎的父親,這一點以後可能會是個麻煩。也或許不會。如果狄恩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很難說他會有哪一種反應。他當然會很震驚,但是等到他冷靜後,誰知道會如何?他們或許能幽默以待,他可以稱呼狄恩「爸」或「岳父」,狄恩還可以叫他滾一邊去!十之八九事情都會順利解決的。至少他不需要自己跟狄恩說起這件事,這是娜塔莎的事情。兩人當初決定好,等她認為時機成熟的時候,自己告訴他。

***

回市區的路上,他打了電話給娜塔莎,期盼她會出來跟他吃午飯,不過她正巧吃著三明治。

「我們講話的時候,妳就吃著三明治?」

「我才剛打開包裝紙,正要咬一口。」

「放著吧,我們到法蘭西絲卡去吃飯。」

「我沒辦法,還要去上課。」

「我下班後,妳可以跟我見面嗎?」

「我四點到七點要當保母。」

「那我過去。」

「這不太好。」

「妳知道我再晚一點就得忙了。」

「我們明天一塊吃午餐吧。」

「這樣子我今天就見不到妳了。」

「你想你熬得過去嗎?」

「妳在吃哪種三明治?」

「裸麥薩拉米香腸。在曼尼那裡買的。還特別加了芥末。」

「妳坐在哪裡吃三明治?」

「我說過了,我在上課的路上。」

「妳現在走路去上課?」

「我在摩根街上,朝北走。剛經過圖書館。如果你再不讓我掛電話,我就要遲到了。」

「告訴我,妳今天穿什麼衣服。」

她裝出生氣的樣子,但他知道她心裡是歡喜的。她喜歡這些小殷勤裡的性暗示。他描繪著她沉甸甸的後背包、套在她肩膀的背包肩帶、陷進疊滿肉腸三明治的潔白牙齒。她今年大四,明年春天就要自歷史系畢業,取得學士學位。她還沒想到工作的問題,她想要的是結婚,建立一個家庭。關於這一點,她已經告訴過他,他會是很棒的爸爸。他因這暗示感到鼓舞,這表示她不會為了更年輕的男人而甩掉他。但他還沒想過兩人的未來,只除了私下承認他與娜塔莎之間的感情很特殊,不是一時的激情放縱而已。激情對他來說像是一種運動、一種消遣,不會侵占你的生活方式或讓你不知所措。然而,這段感情卻幾近混亂、要求很多、令他上癮,還讓他時時擔憂。有時候,他發誓要改邪歸正不再繼續下去,但多數時候,他覺得自己像是在愛情浪花裡苦苦掙扎的人。

週末度假屋是她的點子。她發現了這間在狐河邊的鄉村旅館,有十七畝的林地、溫水泳池,以及法國主廚。她先預訂了房間,再來說服他答應。他們可以在早餐後再回到床上去,晚餐前一起洗澡。他們可以在樹林裡漫步,在和煦的空地做愛。相較於平常只能偷偷尋歡片刻,他們可以悠閒地好好享受這些過程……諸如此類。

「或者你寧願跟裘蒂待在家裡?」她問道。

他希望她不要把裘蒂扯進來。他跟裘蒂的生活屬於一個跟她互不相關的世界,相互平行:那裡的生活一切平穩,也將會如此繼續;無可挑剔的歲月甜蜜地記錄著過去,也會如此延伸至未來。有一次,他不小心告訴娜塔莎,裘蒂在床上像一條死魚。他並不想要貶低裘蒂,只是想讓娜塔莎安心。他是個寬宏大量的人,可以輕鬆接納不完美的世界—特別是跟女人有關的時候。他有這樣的天賦去接受事物原本的面貌,與之共存。跟裘蒂在一起如此,跟娜塔莎在一起也如此。

他能容忍裘蒂的一個原因是她的高學歷。不像娜塔莎只會拿到一個學士學位,裘蒂有一個博士以及兩個碩士學位。他不介意她腦袋靈光,他討厭的是年輕男孩老是藉此戲弄他,說裘蒂比他優秀多了。這不是說,他真相信高學歷有什麼了不起的價值。接受教育是為了掌握權力—威脅在於,如果你不上學,你以後就會淪落到麥當勞打工。在美國,聖杯指的是金錢而不是教育。

***

他在一家英國風味的酒吧吃午餐,抗拒點啤酒的渴望。等他回到辦公室,史黛芬妮交給他先前交代的報價資料,以及他需要打電話連絡的事項清單。他在沙發上伸直身體,打了電話;之後,睡了午覺。他醒來已經四點半,前往健身房。

上健身房是近來的事情。一開始是要對抗他的沮喪憂鬱,醫生告訴他充分的運動可以釋放腦內啡,天然的體內止痛劑。他起先並沒有感覺到腦內啡,每次想到去健身房就會抗拒,直到他遇見了娜塔莎。他現在跟著一位教練練習,使用啞鈴而不是健身機器,他還開始穿戴護腕、健身手套和背心。

敦促自己健身一小時後,他再度有了活力,還有些性渴望。等到沖澡、擦乾身體,他把毛巾圍在腰上,也不管在擁擠的更衣室裡根本不可能安靜說話,就撥了電話給娜塔莎。事實上,他也得克制自己腦裡的畫面,他可不想在那裡勃起,對著一屋子光著身體的人招展。

他等她連說三次「喂」才出聲。

「你是變態嗎?」她問道。

「一點也沒錯。」他回答。

「你知道我可以在來電顯示上,看見你的名字和電話吧。」

他決定,下一次要用公共電話。

***

他把保時捷交給泊車小弟,走進德雷克酒店的休息室,一眼便瞧見狄恩.柯法克坐在吧檯邊。這間帶復古風格的夜店俱樂部有著酒紅皮椅、閃亮的原木和舊世界既有的陽剛之美,是他另一個舒適卻也誘人的家。現在擠滿了下班後報到的人潮,嘈雜聲此起彼落,他在人群中穿梭前進,在狄恩背上重重拍了一下,在他左邊的空椅坐下來—較像是扶手椅,而不像高腳椅。

「嘿,老弟!」狄恩一口喝光生啤酒,說道:「抱歉,沒等你就先喝了。」

「你這傢伙,」陶德說:「你欠我一杯。」

「老弟,我總是欠你一杯酒啊。」狄恩說。他對酒保揮揮手,舉起兩根指頭。狄恩的體重不斷上升,再加上他的圓臉和雙下巴,看起來就像個胖寶寶。他穿了一套夏天的藍色西裝,雖然裡面的免燙襯衫在腹部撐開了,但總比露出白色汗衫的時尚絕症還好一些。他的手巾從胸袋裡探出頭招展著。過去十二年來,他在一家塑膠公司擔任業務主管,對這份工作挺滿意的。

酒保在他們面前放下兩品脫的酒。陶德好好痛飲一杯,用手背擦去嘴邊的酒沫。健身過後的疲倦感讓他只想靠在椅子上,被動地消化酒精和周邊的氣氛。狄恩是天生的業務員,陶德只要問他關於利潤的事情就能讓他滔滔不絕。「上次我見到你,你提到利潤縮水,」他放出了魚餌。狄恩順勢說了市場占有率和目前的競爭狀態,陶德也就心不在焉地聽著,也藉此放鬆。他寧願聽產品和現況的發展,就算是塑膠業也有吸引人之處。不過,狄恩對目標、價格、利潤和市場預測更有心得。

陶德一年大約會見到狄恩兩到三次。一向都是狄恩打電話約時間,但如果狄恩沒動作,陶德就會主動約。儘管他們在不同的世界,但是共同的過去將兩人緊緊連在一起。他們一起在芝加哥西南邊的阿什本市長大,一起念柏根中學,一起加入曲棍球隊,一起吸食迷幻藥,甚至一起失去童貞。失去童貞這件事發生在狄恩父親的露營車裡面,他們兩對情侶進行四人約會。狄恩兩杯酒下肚,一定會說起這件往事。這對狄恩來說別有意義,因為他跟陶德分享了那次性體驗,無意間聽見了陶德從男孩轉成男人的聲音。陶德也在那裡分享了狄恩經歷的一切。儘管這對陶德也深具意義,但他不希望酒吧裡的每個人也知道這件事。為了避免這發生,他要了菜單,讓狄恩專心想晚餐該吃什麼。

吃完漢堡,他們從啤酒換成烈酒。這時候,狄恩就會開始回憶過世十年的妻子。

「別告訴我,她不是每個男人都夢想擁有的完美妻子。」狄恩說:「一輩子只會遇見一次的好女人。」他挺直腰桿強調,下意識點著頭,就像那些搖頭公仔一樣。「一次,」他把手指關節重重敲在吧檯上,重複說道:「如果他幸運的話。」

「她是個好女人。」陶德同意說道。

「這女人真是他媽的女神啊,」狄恩說:「我根本就是崇拜這女人。你知道的。」

他等著陶德的附應,這一點陶德從沒讓他失望過。陶德認為,狄恩此刻的感性和他過去在妻子在世時就已緋聞不斷的事實之間,沒有什麼矛盾之處。

「她知道你有多愛她。大家都知道。」

「沒錯。」狄恩說:「我崇拜這女人,現在還是一樣。你知道我是說真的,因為如果是假的,我早就再婚了;但我並沒這麼做。」

近幾年狄恩交往了一連串的女友,沒有一個比得上他過世的妻子,沒有一個有希望取代她的位子。狄恩對此也感到滿意,他喜歡追求征服的遊戲,也喜歡成功挑起女人的興趣後那種權力在手的滋味。

狄恩喝完他那一杯,血脈賁張的興奮取代了感性。人潮退了一些,高聲叫嚷轉為嗡嗡低語,狄恩的心思遊蕩著。他在高腳椅上低頭轉來轉去,目光盯住了一個約莫他女兒年紀的年輕女孩。她剪了鮑伯頭,塗著鮮豔的口紅,在那裡大談闊論著。不時假裝注意著陶德,彷彿他想要對她做什麼或是他想要她對他做什麼。隔著一段距離與嘈雜對話中,她毫不知道狄恩鎖定了自己。倒是其他那些在聽力範圍之內的人注意到了,紛紛轉過頭看著狄恩。

同時,陶德已經溜進自己的世界。他那慷慨的本性膨脹了,擴散到整間夜店。他的大度雅量讓他不去評判或驅逐任何人,不管是狄恩或是狄恩這會兒忙著製造的敵人。在場的每個人都被納入他的善意之中。陶德喝了酒就是這樣,他會如牧師般沉靜,寬恕和修復所有的人性。

狄恩對那紅唇女孩失了興趣,現在將注意力轉向坐在他右側的女人。她身材微胖,年紀跟他相仿。在酒精催化的昏沉魔力下,她很可能會狄恩產生興趣。然而,她正忙著跟坐在另一側的男伴說話,那男伴根本沒注意到狄恩這號人物。狄恩的嘴朝女人的左胸,用舌頭做著隔空舔食的動作。對方發現了,嫌惡地瞪了他一眼,要他滾開,並把高腳椅挪開些。狄恩聽到「滾」字,回她一個猥褻的動作。這使得那女人和戴著設計師眼鏡的滑頭男伴站了起來,互換位子。這男人現在擋在狄恩和女人中間,不過他沒對狄恩說什麼,反倒是狄恩「很有原則地」戳了他的背部。

「嘿,兄弟,」他說:「我不過是在行使身為男性物種的權利。」

「對啦,你何不到別的地方去行使這個權利?」那男人回話。

狄恩轉過來對陶德說:「我只是在行使男性物種的權利,這是個自由的世界,不是嗎?」

---────────────────────────────────
沉默的妻子
The Silent Wife
作 者:A. S. A. 哈莉森
A. S. A. Harrison
譯 者:劉嘉路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4年04月30日

圓神書活網;《圓神》官方粉絲團】

月經從隱隱作痛到令你全身蜷曲的劇痛, 有三分之二的女性在這期間會有很不舒服的感覺。 痛經時,雙手叉腰,兩個大拇指按壓在肚臍左右兩邊各5厘米處, 也就是帶脈穴的位置,可以立杆見影地減輕疼痛感。...

奧運金牌是多少人終其一生夢寐以求的最高榮譽?也因此對運動員來說,當確定得到奧運金牌的那一刻,心中的激動大概不管怎麼表達都不足以形容其心情的萬分之一,德國擲鐵餅的選手Robert Harting在得知自己拿到金牌的那一刻~爆走了wwwww 他做出一連串簡直「Man爆了!」的舉動與觀眾分享他的狂喜。其...

從彼此陌生到親密接觸平均需要6個月。相愛是個彼此認識和探索的過程,太急不能享受到戀愛的樂趣,太慢則會失去激情。愛愛還需要哪些數字呢?一起來看看吧! 15分鐘——前戲的最佳時長 15分鐘,是前戲的最佳時間,如果時間未到,女性無法調動自己身體內的激情,在性愛時無法發揮到最佳;時間...

在性方面,男人往往積極主動,女人“想要”卻羞於說出口。 主動擁抱。擁抱是最簡單卻十分親密的身體接觸,女人在想親熱時,會主動尋求擁抱,向伴侶靠近。如果她躺在你的懷抱中,並用語言撒嬌,說明她在等待你進一步的親暱。 穿著性感。薄紗內衣透而不露,蕾絲文胸性感撩人,當女人穿著性感,在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