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前有一個仗義的廣交天下豪傑武夫;臨終前對他兒子講,別看我自小在江湖闖蕩,結交的人如過江之鯽?其實我這一生就交了一個半朋友。

兒子納悶不已。他的父親就貼在他的耳朵跟前交代一番,然後對他說,你按我說的去見見我的這一個半朋友。朋友的要義你自然就會懂得。

兒子先去了他父親認定的“一個朋友 ”那裡。對他說:“我是某某的兒子,現在正被朝廷追殺,情急之下投身你處,希望予以搭救!”這人一聽,容不得思索,趕忙叫來自己的兒子,喝令兒子速速將衣服換下,穿在了眼前這個並不相識的“朝廷要犯”身上,而自己兒子卻穿上了“朝廷要犯”的衣服。

兒子明白了:在你生死攸關時刻,那個能為你肝膽相照、甚至不惜割捨自己親生骨肉搭救你的人,可以稱作你的一個朋友。

兒子又去了他父親說的“半個朋友 ”那裡。抱拳相訖把同樣的話敘說了一遍。這“半個朋友 ”聽了,對眼前這個求救的“朝廷要犯”說:“孩子,這等大事我可救不了你,我這裡給你足夠的盤纏,你遠走高飛快快逃命,我保證不會告發……”

兒子明白了:在你患難時刻,那個能夠明哲保身、不落井下石加害你的人,也可稱作你的半個朋友。

那個父親的臨終告誡,不僅僅讓他的兒子,也讓我們懂得了一個交友的道理:你可以廣結朋友,也不妨對朋友用心善待,但絕不可以苛求朋友給你同樣回報。善待朋友是一件純粹的快樂的事,其意義也常在如此。如果苛求回報,快樂就大打折扣,而且失望也同時隱伏。畢竟,你待他人好與他人待你好是兩碼事,就像給予與被給予是兩碼事一樣,你的善只能感染或者淡化別人的惡,但不要奢想根治。

當然,偶爾你也會遇上像你一樣善待你的人,你該慶幸那是你的福氣,但絕不要認定這是一個常理。因為人生只有一個半朋友。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到一些涼意,頭雖然有點痛,但我確定自己是清醒的,便習慣的去摸床頭櫃上的檯燈,觸碰到的是冰冷的皮革製品,我慌亂的亂摸一氣,“這不是我的床!”我藉著從窗外折射進來微弱月光坐起身來,辨別著自己所處的環境和方向,我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找到了電門。  ...

      一直以來我都是個懦弱的女人。我用盡心力的守著我們的婚姻,為你燒你愛吃的菜,為了買你喜歡的CD,為你把一切都弄得很好,給了你我所能給的幸福。而我從未和你提過任何要求,我怕你覺得我煩。可是現在我想通了,相戀很久的感情都敵不過幾小時的一見鍾情。第一次看到你和她的照...

                   男人上床對男人意味著揭開女人的最後一道面紗,這層面紗曾因神秘而令人嚮往,一旦揭開則有兩種結果:欣喜和失望。上床對男人意味著一段嶄新關係的開始,床是一種暗示,有了床...

    喜歡你的人給了你溫暖和勇氣。你喜歡的人讓你學會了愛和自持。你不喜歡的人教會你寬容與尊重。不喜歡你的人,讓你自省與成長。沒有人是無緣無故出現在你的生命里的,每一個人的出現都有原因,都值得感激。因為看輕,所以快樂;因為看淡,所以幸福。我們都是天地的過客,很多人事,我們都做不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