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出軌女人與和尚的對話,轉瘋了!講得實在太好!深夜,寺里一女人一和尚,和尚坐女人站。

女人:聖明的大師,我是一個已婚之人,我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男人,我一天不見他都很難受!我真的不知道該怎?辦。

和尚:你能確定你現在愛上的這個男人就是你生命里唯一的最後一個男人嗎?

女人:是的。我有很多年沒有動心了!遇上的這一刻,我不想錯過!

和尚:你離婚,然後嫁他。

女人:可是我現在的愛人勤奮,善良,有責任,我這樣做是否有一點殘忍,有一點不道德。

和尚:在婚姻中沒有愛才是殘忍和不道德的,你現在愛上了別人已不愛他了,你這樣做是正確的。

女人:可是我愛人很愛我,真的很愛我。

和尚:那他就是幸福的。

女人:我要與他離婚後另嫁他人,他應該是很痛苦的又怎?會是幸福的呢? 

和尚:在婚姻里他還擁有他對你的愛,而你在婚姻中已失去對他的愛,因為你愛上了別人,正謂擁有的就是幸福的,失去的才是痛苦的,所以痛苦的人是你。

女人:可是我要和他離婚後另嫁他人,應該是他失去了我,他應該才是痛苦的。

和尚:你錯了,你只是他婚姻中真愛的一個具體,當你這個具體不存在的時候,他的真愛會延續到另一個具體,因為他在婚姻中的真愛從沒有失去過。所以他才是幸福的而你才是痛苦的。

女人:他說過今生只愛我一個,他不會愛上別人的。

和尚:這樣的話你也說過嗎?

女人:我..我..我...

和尚:你現在看你面前香爐里的三根蠟燭,那根最亮。

女人:我真的不知道,好象都是一樣的亮。

和尚:這三根蠟燭就好比是三個男人,其中一根就是你現在所愛的那個男人,蕓蕓眾生,男人何止千百萬萬,你連這三根蠟燭那根最亮都不知道,都不能把你現在愛的人找出來,你為什么又能確定你現在愛的這個男人就是你生命里唯一的最後一個男人呢?

女人:我..我..我...

和尚:你現在拿一根蠟燭放在你的眼前,用心看看那根最亮

女人:當然是眼前的這根最亮。

和尚:你現在把它放回原處,再看看那根最亮

女人:我真的還是看不出那根最亮。

和尚:其實你剛拿的那根蠟燭就是好比是你現在愛的那個最後的男人,所謂愛由心生,當你感覺你愛她時,你用心去看就覺的它最亮,當你把它放回原處,你卻找不到最亮的一點感覺,你這種所謂的最後的唯一的愛只是鏡花水月,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

女人:哦,我懂了,你並不是要我與我的愛人離婚,你是在點化我,

和尚:看破不說破,你去吧

女人:我現在真的知道我愛的是誰了,他就是我現在的愛人。

和尚: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個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後,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舊的小屋。家裡沒剩多少麵包了吧!”他如此想著。“這個冬天,一刻比一刻更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拉緊他為一一件,薄薄的外衣。唉!好些個日子沒有收入了,太太一定又會板起了臉孔。&rdqu...

我們常常會誤解 誤解這世界上會有人為我們的生命負責但是事實上是只有自己該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沒有人能代替我們笑 也沒有人能代替我們哭 所有的感受只有自己最清楚我常聽到有人說 你們都不懂我的感受 其實我也常覺得別人不懂我的感受 說實在的 我挺相信每個人都有別人無法體會的感受生命的路只有靠自己誠實的去走 ...

那年他19歲﹐在阿姨家裡度過唯一的一次南方假期。她是鄰居的女孩﹐繼母對她不好 。他第一次見到她﹐她穿著一條髒髒的白色棉布裙子﹐臉上有紅腫的手指印﹐滿臉淚水卻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說﹐你喜歡小狗嗎﹖他把自己撿來的一條白色小狗放在竹籃裡給她看 。他說﹐你笑一笑﹐我就把它送給你。 他給了她一段快樂溫暖的...

就在台北火車站後一棟老舊大樓裡,卻有一間寂靜的病房,這裡的病人不會哭、不會笑, 更不會喊疼,他們在生命仍未結束之前, 提早關上了和世界握手的門,註定終生沈睡。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植物人」。 卡在生死之間的灰色地帶, 植物人和家屬總有無窮悲苦磨難, 然而,即使上帝開了一場殘酷的玩笑, 還是派來了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