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打從她記事時起,大舅就好像不是這個家的人。記得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他剛被收容所送回了家,和街上的叫花子沒有多大的區別。

外婆在屋里大聲地罵,他蹲在一旁小聲地哭,像受傷的小動物。那麼冷的天,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爛爛的單衣。門口圍了一群看熱鬧的鄰居,對著他指指點點。

不多久外公回來,一見他這樣子,就跑到門背後拖了一根扁擔出來,劈頭蓋臉地向他打去。他“嗷嗷”地叫著,卻不敢躲閃。爸爸衝上去搶外公手裡的扁擔,他跪在地止含糊而大聲地叫著,她仔細地聽,是“爸爸我錯了。”

後來她知道,那是她大舅,小時生病把腦子燒壞了,是個傻子。外公那時在外面當包工頭,還是有些關係和財力的。沒多久,就將大舅弄到了養路段,反正是純體力勞動,傻子也能幹得下來。

大舅於是常常回家來,手裡拎著單位發的東西,有時是油,有時是水果,有時是肉。巴巴地送到外婆面前,卻還是常常被罵一頓。

她當時還小,覺得外婆一定是大舅的後媽,否則怎會如此待他。直到成年,她才知道,親人之間也有世態炎涼。

他待她也是極好的,每次回家總不忘給她帶上些好吃的,糖葫蘆、棉花糖、大蘋果,開始她很高興,但年紀慢慢大了,也開始像家裡的其他人一樣,大舅一直是家裡可有可無的編外成員,沒人心疼注意他,都希望離他遠遠的,免得給自己找麻煩。

那年的冬天好冷,年前外公去世了。剛從殯儀館出來,全家人就聚在一起討論財產問題。外公的骨灰盒靜靜地放在一邊,上面是他的遺像,冷冷地視著這一群被稱為兒女的人。媽媽和爸爸在外地,沒能趕回來。看著那些爭得面紅耳赤的容顏,她突然覺得好陌生好可怕。

就在戰爭已經進行到白熱化,幾乎要訴諸武力的時候,一旁突然傳來了撕心裂肺的號哭聲。房間靜了下來,她看見,大舅正跪在外公的骨灰盒前,號啕大哭,就像多年前第一次看見他跪著說“爸爸我錯了”一樣。忽然, ​​她的眼眶就熱了。

父母長年在外,她一個人待在這個並有溫暖的大家裡,不是不覺得寂寞的,只是她已經學會用疏離和冷漠來包裹自己。這一刻,她突然意識到,這個家裡,還有一個比自己更孤獨更缺少關愛的人。他也是她的一個親人。

沒多久,父母回來了。媽媽臉色蠟黃,一見到外公的遺像就昏了過去。在醫院裡,她聽見醫生和爸爸的談話,知道媽媽得了絕症。家裡存摺上的數字嘩嘩地往下掉,媽媽卻一天比一天虛弱。她天天陪媽媽身邊,那幢大房子裡的親人,僅僅禮節性地來過一次。

只有大舅,常常會下班後過來,一聲不吭地坐在旁邊陪著他們。

家裡的財產之爭還在進行。而他們這裡,卻等著那筆錢救命。爸爸每天四處求人,希望他們能夠快點達到協議,或者先支一部分錢出來給媽媽治病。但得到的都是模棱兩可的回答,誰都說做不了這個主。他們像推皮球一樣,將爸爸推來推去。最終,協議還是達成了。

大舅是傻子,而她家急需用錢,不可避免地,他們得到了最少的一部分,因為算準了他們不會再鬧。那是一幢位於城郊的年久失修的房子。那天,她聽見爸爸在和大舅商量,說要將房子賣了換成錢,一人一半。家裡的錢已經用得乾乾淨淨了,而醫院那邊卻似一個無底洞。水舅地笑著,含糊地答應道:“好!”

她在屋裡輕輕地舒了一口氣。房子終於賣掉了。爸爸當著大舅的面,把錢數成兩份,用報紙包著,將其中的一包送給了大舅,然後揣著另一包急急地帶著她往醫院趕。剛走出樓道口,就听見後面有腳步聲追來,還有含糊不清地叫她名字的聲音。她一驚,心頭一冷,醫院已經下了最後通牒,再不交錢就要停媽媽的藥了。

她扭頭看爸爸,也是面如死灰。大舅跌跌撞撞地跑到他們面前,不由分說地將自己的那包錢塞到了爸爸懷裡,嘴裡含糊地說道:“先,先治,治病。”爸爸一下子呆住了,這麼多天來,面對的都是一張張冷冰冰的臉,何曾想到,最危急的時候,伸出援手的,竟是這個傻子。爸爸哽咽著接過錢,正準備說些什麼,大舅卻又轉身蹣跚著走了回去。

她看見,常年體力勞動的大舅,身形已經有些佝僂了。媽媽最終還是離開了

那是一段記憶中最為黑暗的時期。在承受世上最疼愛的人離去的痛苦的時候,姨媽舅舅們的臉不停地在眼前晃動。他們神秘兮兮地在她耳邊唸叨,要她看好媽媽的財產,因為那是外公留下來的遺產。她望著遠處忙碌的爸爸瘦弱的身影和忽然之間花白的頭髮,心頭的恨和酸楚一樣瘋長。她不知道這都是些什麼樣的人,長著什麼樣的心,尤其可恨的是:他們是她的親人。

大舅一直跟在爸爸和她的後面,看他們做什麼,他也幫著做什麼,還時不時地扭頭看看媽媽的遺像,抹著眼淚。她的心在傷痛之餘有了一絲溫暖:媽媽畢竟還有一個傻哥哥,從心裡是愛著媽媽的。喪禮過後,現實擺在了面前。爸爸要回原地工作,她的學校在這裡,已經高三了,轉學過去影響太大。

可是她原來的房子給了四舅,早已容不下她了。按連失去了老伴與女兒的外婆,也終於卸下了她的強悍與精明,整日里默不作聲地坐在陽台上曬太陽,漠視著從小帶大的外孫女的無助。   她的心更冷了。   那天,爸爸突然對她說:“要不,到你大舅家住一陣,就幾個月的時間了。”她 ​​呆了一下,想到大舅醜醜的臉,竟生出些許親切,於是點點頭答應了。

大舅的工作雖然是個苦力,但也畢竟是事業單位,他是老職工,還得了一套兩居室的住房,舊是舊點,倒也寬敞。住在這裡的第一晚,想到過世的媽媽、遠方的爸爸,還有隔壁房間的傻舅舅,她只覺得一陣荒涼,開著燈哭了整整一夜。   但日子還是得過。每天大清早她就起床,到巷口買早點,中飯和晚飯都在學校吃,晚自習後回來睡覺。

她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覺得還不錯,反正就幾個月的時間。惟一讓她提心吊膽的,就是晚上回來時還要穿過那一條長長的巷道。

那天她下了晚自習,照例到校門口買了一瓶酸奶,老闆遲疑了一會兒,告訴她好像總看見一個身影跟著她,讓她小心一點。她當時就嚇蒙了,站在原地不知該怎麼辦,在這座城市裡,她無依無靠。過了很久,她還是只得咬咬牙往大舅家快步走去。巷道拐角處,隱約看到一個人影。

她心狂跳,拼命向前跑去,卻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她恐懼了極點,只覺得有人跑過來抓住她的骼膊,她死命掙扎、尖叫,突然間,卻好像聽見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口齒不清地叫著她的小名。她呆住了,安靜下來,眼前竟然地大舅那張醜醜的臉,上面還有被她指甲劃傷的血痕。

她怔怔地站了起來,大舅結結巴巴地說:“巷,巷口黑,我,我,來接你。”她 ​​突然明白了,這些天跟在自己身後的那個身影,就是大舅,難怪她每次回家都沒見到他。“你為什麼不在學校門口等我?”她問道。   “人,人,人多。”她 ​​心頭一顫,腦海裡回想起多年前的一幕,她上小學,大舅來接她,她嫌他醜,使她在同學面前丟臉,於是跑得遠遠的。

一時間,淚水湧出了眼眶。在這樣一個被親人都視為卑微的身軀裡面,滿載的卻是洶湧澎湃的愛。那一刻,她才意識到,大舅一直都在一個被人忽視的角落裡,默默地愛著身邊的每個親人,不管他們曾怎樣對待他。他傻,他醜,但這並不是他的錯,而是命運的不公平,為此他喪失了被愛的權利,卻還這樣執著地愛著身邊的每一個人。這刻是多麼寬大和真摯的心靈啊!

走在巷道裡,大舅還是彎著腰走在後面,沒有看到她臉上的淚水密布。她在心裡默默念道:大舅,你可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哪種愛的名字叫卑微。

開心不僅僅是心裡的感覺,而是因為你有了開心的感覺,於是別人可以從你的臉上讀到微笑,讀到開心。如果你在生活中比較細心的話,你就會知道世間最美麗的表情就是微笑,如果你天天想擁用世間最美麗的表情,那麼請把開心當成一種習慣吧! 一、快樂活在當下,盡心就是完美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感覺到花是非常奇怪的,因為在...

週末的早上,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畫畫時,結識了羅威大叔和他的老伴兒,老兩口熱情地邀請我去參觀他們的巧克力作坊。 剛進羅威大叔的院子,就聞到一股濃郁的可可香味。巧克力作坊很小,所有事都是老兩口在做。他們親自給我演示巧克力的做法,整個過程雖然簡單,他們卻做得認真而專注。 巧克力漿的調製和冷卻都是在一間特別...

他又一次深夜而歸。 她用雙手緊緊地抵住大鐵門上的插鎖,雖然她知道門已經拴得夠結實,任憑他在外面用腳踹、用手砸。放在以前,他會苦苦哀求好言相商的,最壞的結果就是他翻牆進來。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他已不是那時候的窮人,他甚至連話也懶得說了,更別說是翻牆了,不僅是因為他那發了福的身體,而且他已經有了地位,一...

秋靈山地勢險惡,行駛在其公路上的長途貨車司機無不對它敬畏有加,冬季尤為如此。山路崎嶇迴轉,千丈懸崖緊挨著冰封的公路,無數貨車連人帶車翻下山去,又不斷會有人重蹈覆轍! 肖玲默默的隨著警察來到了秋靈山,幾輛救援車正從懸崖下吊起一台半掛車的殘骸,肖玲聽到自己的心正在隨著那輛車的吊起 ​​破碎著.今天一早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