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舅媽,你是我見過最美的新娘:2014年2月14號,浙江金華蘭溪,這是我舅舅的婚禮,這是我最美的舅媽。我舅舅已經到了白血病晚期,怎麼趕罵我舅媽她都不肯走,始終陪伴在舅舅身邊照顧他,鼓勵他,今天這個特別日子,在醫院的病房裡他們舉行了婚禮。舅媽,你是我見過最美的新娘!」

    這條微博被轉發了1500餘次,上千網友評論在感動之餘,親切稱呼新娘為「中國好媳婦」。

【舅媽,你是我見過最美的新娘】

    昨天下午,蘭溪市人民醫院二病區1號病室,短暫的婚禮儀式結束,但仍有親友和醫護人員前來向這對新人表示祝福。

    這是一場特殊的婚禮,新郎叫姚望舟,40歲,金華蘭溪人;新娘叫高敏,39歲,江蘇太倉人。

    窄小的病房裡,新娘不時招呼客人們吃喜糖。

    因為化療而理了光頭的新郎姚望舟半躺在病床上,他戴著眼鏡,穿了西服,一米七三的個子,體重卻不足百斤。

    姚望舟疲倦的臉上不時露出笑容,話語也比平時多了些。

    「我很開心,這是我們生命中的一個特殊日子,感謝我的新娘。」姚望舟說。

    不能缺少他的「囉嗦」

    「我很愛他,我要竭盡全力照顧他,陪他幸福地走完餘生。」這是新娘高敏見到我們時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她說起兩人的愛情故事——

    2012年12月底,兩人通過婚戀網站相識。

    最初,他們只是通過電話、網絡視頻進行簡單的聯絡。

    「第一次和他視頻見面時,覺得他很書呆子氣,但感覺沒有什麼壞心眼。」高敏說。

    第一印象還不錯,高敏決定把姚望舟當好朋友來慢慢相處。

    每天晚上8點左右,姚望舟都會按時給高敏打電話,噓寒問暖,話語間充滿關心。「有時,我會覺得他好煩,很囉嗦,甚至故意不接電話。」高敏說。

    但面對高敏的冷淡,姚望舟依舊熱情滿滿,對於高敏的任性,他全部寬容。

    漸漸地,高敏覺得姚望舟似乎沒那麼討厭了,生命中也不能缺少他的「囉嗦」。 

    陪他一起化療

    2013年6月21日-29日8天時間內,高敏突然間失去姚望舟的音訊,這讓她無所適從。

    直到6月29日,姚望舟在電話中告訴高敏,他要去化療。

    聽到這一消息,高敏忐忑不安,當天請了假,從蘇州趕到金華。

    在金華人民醫院,高敏見到這個聊了半年多,卻未曾謀面的浙江男子,熟悉而親切。

    隨後的半個月裡,高敏陪著姚望舟一起治療,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病魔並沒有就此將姚望舟打趴下,樂觀陽光的心態感動了高敏。

    高敏說:「他是個很堅強的人,面對這麼大的磨難,卻依然那麼樂觀,我感覺找到生命中的那個他」。

    隨後的日子裡,高敏請了長假,幾乎每天陪著姚望舟。

    姚望舟知道自己的病情,怕拖累高敏,對她說過好幾次,要她離開自己回老家,但她對他說絕不離開他,她要做他的女人。

    今年1月24日,在杭州一家醫院病房中,姚望舟對高敏說:「咱們結婚吧,不管在哪裡。」高敏感動得熱淚盈眶。

    「我們查了日曆,把結婚日子定在2014年2月14日,正好是元宵節,也是情人節,我們的誓言是愛你一世,愛一世。」高敏說。

    在場的人眼眶都濕潤了

    昨天上午10點30分,這場特殊而簡短的婚禮在病房舉行。

    蘭溪市人民醫院二病區的醫生、護士們,姚望舟的親戚朋友見證了他們的婚禮。醫護人員特地給這對新人準備了祝賀鮮花和紅包。

    不過,女方親屬並沒有到場。在場的朋友說,高敏家人並不同意這場婚姻。

    姚望舟無法下床,高敏幫他穿上西裝。在大家的祝福聲中,高敏鄭重地說了自己的結婚誓言:「無論以後的路有多坎坷,我都會一直陪著你。」

    蘭溪市電視臺女主持人章霞主持過很多次婚禮,但昨天的病房婚禮是最讓她感動的。

    婚禮中,新郎用自己那滿是吊針針眼的手,給新娘戴上結婚戒指的時候,在場的人眼眶都濕潤了。

    「我們都被他們感動了,祝願他們幸福!希望他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能快樂!」章霞說。

很多男生應該都有這種經驗吧!每次吃飯只要男方請客,永遠是吃大餐、吃buffet如果換女生請就變成吃滷味、吃陽春麵這就是台灣女生的體貼嗎?媚富鄙貧這句話真好!這篇文都寫到我心坎裡了 轉載自 https://www.ptt.cc/bbs/Boy-Girl/M.1424092913.A.A9D....

齁,真的是很over耶,怎麼生活中好像有很多偶像劇的情節發生,但偏偏就是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不過偏偏還是很喜歡看到這種故事經歷阿(自虐......原po實在太自私啦!可以這樣自己爽,卻不准未來的小孩這樣爽(看完就知道為何我要這樣說了XD),一堆父母都這樣啊!(翻桌 不過看完的另一個重要心得就...

事情是這樣的。 連著好幾天一起出門,發現他的機車車廂都會放一頂安全帽。我很好奇就問他:你幹嘛都把這個安全帽放車廂?他:我有時候會載我同事回家。我:男的女的?他:女的。我很明顯的就表現出我不喜歡,然後說:為什麼要載她?他:就順路,偶爾而已。我想說偶爾,就問了大概那同事住哪裡,的確是順路,又想說偶爾,...

  我暗戀的那個人就住在我們巷子的最前面,而我家在最後面沒錯,就是青梅竹馬他大我2歲,從5歲的時候就是幼稚園的學長(?)因為雙方父母都是好朋友,他就被灌輸了要照顧妹妹的觀念在我被欺負的時候跟其他小朋友打架會用一天的10元零用錢買熱狗分我吃幫我提書包,牽著我的手帶我回家會幫容易過敏的我戴上...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