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粗眼線,鮮豔紅唇,頂著波浪卷髮與一身復古造型,擁有50%西班牙50%英國血統的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是近期備受矚目的創作歌手也是各大時尚秀場的常客。硬底子藝術背景出身的她,在里茲大學(Leeds University)時主修舞蹈,更是英國藝術學府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的戲劇科碩士,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擔任過駐唱歌手、模特兒、內衣銷售員以及魔術師助手...等各式各樣的兼職工作。雖然曾謠傳她其實也曾是脫衣舞女郎,她幽默回應:「或許在你夢裡我是!」。

「這個世界不該讓男人作主」新時尚Icon帕洛瑪費絲 「這個世界不該讓男人作主」新時尚Icon帕洛瑪費絲

正式發行唱片前, 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曾擔綱幾部電影演出,2007年在電影《 烏龍女校St. Trinian's》,與柯林佛斯Colin Firth、塔露拉萊莉Talulah Riley、米莎巴頓Mischa Barton、莉莉寇兒Lily Cole同台演出。09年則在希斯萊傑 Heath Ledger 遺作《帕納大師的魔幻冒險The Imaginarium of Doctor Parnassus》演出一角。

2009年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的首張單曲 〈Stone Cold Sober〉一發行便登上英國暢銷單曲排行榜,首張專輯〈Do You Want the Truth or Something Beautiful?〉推出後也獲得各方佳評;第二張專輯〈Fall to Grace〉直接竄上英國專輯排行榜第二名,隔年更獲得2013全英音樂獎 (Brit Awards)最佳女演唱人及最佳專輯獎。 獨特的外型,加上性感低沈的特殊嗓音, 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沒花太大功夫便擠進最受歡迎的女歌手行列。2014年秋冬倫敦時裝週,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現身Burberry秀上壓軸演唱新曲〈Only Love Can Hurt Like This〉,正式成為新一代的時尚Icon。

四歲時父母離異,被母親獨自撫養長大的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多次受訪時表示自己的個性受母親影響最深。從事教職的母親, 是個根本的女權主義者,離婚後遇到了現任男友(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已稱他為第二個父親),也依舊維持單身。

「我的母親是那種完全不需要婚姻束縛的女人,我認為最長久的感情經營方式就是像他們一樣,交往多年在同一條街上擁有自己的房子,各自獨立生活著。」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形容自己屬於後女權主義者,就連當初艾美懷斯Amy Winehouse吸毒風波新聞正炙時,她曾為此惋惜表示,像艾美(Amy Winehouse)這樣的藝術家就像是個浪漫的失敗者,女人絕不能讓男人影響如此之深。就像她母親曾說的:「這個世界不該讓男人作主」。

「這個世界不該讓男人作主」新時尚Icon帕洛瑪費絲 當然,藝術家總是脆弱的。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不諱言說她與許多表演者一樣,有些致命弱點,只是她隱藏的比較好而已。就像她吟吟唱出的〈Only Love Can Hurt Like This〉,將所遭遇的痛苦,寄託於音樂中。在一次訪談中,她曾說「除非你曾經遭遇痛苦,否則你無法真正的感受到快樂,所以我總是非常感激生命中那些曾經讓我痛不欲生的事情。」

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或許在搖滾流行樂的世界是天方夜譚,但從帕洛瑪費絲Paloma Faith的言談中,我們或許可以從中找尋一些正面力量。她說現在的搖滾已經不再與”毒”有關了。尤其當每個人都這麼做時,更酷的作法應該是不去碰這些非法藥物。「我更希望可以用我的腦來創作,而不是用這些化學作用。」

一、結婚一定是女人的歸宿嗎?  現在剩女越來越多,並不是因為這些女人不夠優秀,而是她們始終找不到適合的人。結婚是什麼?難道結婚一定是女人的歸宿嗎? 結婚,或許對每個人而言都有不同的意義,你是否有想過,我們為什麼要結婚?對男人女人而言,婚姻背後或許也各有著不同的意義。結婚不見得是終極命定的...

 朋友當然不是玻璃做的,但是有許多人總是把朋友當做玻璃,小心翼翼,恐怕把朋友碰壞了。    所以有時候,明明對朋友很不滿,卻也不敢表達出來。害怕一旦表達了不滿,就會發生衝突;一旦發生衝突,就會傷害感情;一旦傷害感情,就會失去這個朋友,為了一件小事失去一個朋友,太不值得...

  和朋友聊天,突發奇想:如果將婚姻法改一改,將終身的婚姻,改為五年之約。每一場婚姻只有五年,五年到了,彼此的承諾便子虛烏有。有想繼續婚姻的,可再簽一個五年之約,不想繼續的,也不用沸沸揚揚鬧上法庭,原先的婚姻自然化為廢紙。果真如此,這樣的婚姻會如何?朋友們聽了興奮不已。一個說:這樣多好啊...

天空鍍成織錦一般,臨海的一家肯德雞店裡,我倚著椅背,欣賞著落地窗外的風景。突然,耳邊傳來一個男人的溫和的聲音:“小姐,我們可以聊聊天嗎?”我下了一跳,有點惱的望過去,卻觸到一對清澈含笑的眼睛。我打量他,高大的身材配一張耐看的臉,穿著一身質地良好的休閒杉和長褲,給人的感覺熨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