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女人.

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他不忘編造一些故事欺騙女人。他說新來的主任挺和藹的,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的……女人掐他的耳朵,笑著說,"你小心點。"那時他正往外走,女人拉住他幫他整理襯衣的領口。

男人夾了公事包,擠上公交車,三站後下來。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到了傍晚,男人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 男人這樣堅持了5天。

5天後,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 那�媕藿珒c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是幹的。勞動強度很大,幹活的時候他累得滿身是汗。組長說:"你別幹了,你這身子骨不行。"男人說:"我可以。"他緊咬了牙關,兩腿輕輕地抖。

男人全身沾滿厚厚的粉塵,他像一尊活動的疲勞的泥塑。

下了班,男人在工廠匆匆洗個澡,換上筆挺的西裝,扮一身輕盈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女人就奔過來開門。滿屋蔥花的香味,讓男人心安。 飯桌上女人問他"工作順心嗎?"他說:"順心,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

女人嗔怒,卻給男人夾一筷子木耳。女人說,"水開了,要洗澡嗎?"男人說:"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女人輕哼著歌,開始收拾碗碟。男人想:好險,差一點被識破。疲憊的男匆匆洗臉刷牙,然後倒頭就睡。


男人在那個水泥廠幹了二十多天。快到月底了。他不知道那可憐的一點工資能不能騙過女人。那天晚飯後,女人突然說:"你別在那個公司上班了吧,我知道有個公司在招聘,幫你打聽了,所有要求你都符合,明天去試試?"男人一陣狂喜,卻說,為什麽要換呢?"

女人說,"換個環境不很好嗎?再說這家待遇很不錯呢。"於是第二天,男人去應聘,結果被順利錄取。


那天,男人燒了很多菜,也喝了很多酒。 他知道,這一切其實瞞不過女人的。或許從去水泥廠上班那天,或許從他丟掉工作那天,女人就知道了真相。是他躲閃的眼神出賣了他嗎?是他疲憊的身體出賣了他嗎?

是女人從窗口看到他坐上了相反方向的公共汽車嗎?還是他故作輕鬆的神態太過拙劣和誇張?他可以編造故事騙他的女人,但卻無法讓心細的女人相信。


其實,當一個人深愛著對方時,有什麽事能瞞過去呢? 男人回想這二十多天來,每天,飯桌上都有一盤木耳炒蛋。男人知道木耳可以清肺。

粉塵飛揚中的男人需要一盤木耳炒蛋。有時女人會逼他吃掉兩勺梨膏。男人想,那也是女人精心的策劃。

還有,這些日子女人不再纏著他陪她看電視連續劇,因爲他是那樣疲憊。現在男人完全相信女人早就知曉了他的秘密,她默默地爲他做著事,卻從來不揭開它。

事業如日中天的男突然失業,變得一文不名,這是一個秘密。是男人的,也是她的。她必須咬著痛,守口如瓶。她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製造秘密的男人。

男人站在陽臺看城市的夜景,終有一滴眼淚落下。

婚姻生活中,有一種感動叫相親相愛,有一種感動叫相濡以沫。其實還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

我跟自己說好,生活要寬容的對待。如果恨一個人很累,我要學會忘記那個人。 我跟自己說好,當愛已成往事,也不要再懷念從前,因為再怎麼捨不得也已經定格成過去。 我跟自己說好,就算身邊全部都是偽裝,我也不要偽裝我自己,用這份虛假讓人讚賞。 我跟自己說好,就算現實欺騙了我,也不許欺騙現實,只因它從前給過我希望...

“時間是一種最稀有的資源。”這是美國管理學家杜拉克的一句名言。當你工作、學習十分忙碌時,往往惜秒如金,集中自己的大部分精力而拋棄一些生活瑣事。然而,有時也會出現另一種狀況:你擁有很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成了一位“時間富翁”。這時候,你可能會出現哪些變化...

至今記得自己小時候,如果遇到人生重大問題,我鮮少問別人意見,都盡量自己去找答案,因為別人給的答案不一定對自己的問題有效,所以我除了思考、研究、觀察、實驗之外,還會大量看書、上網搜信息,讓自己成為自己問題的唯一解答者。當我成為作家與老師後,我每天被成百上千的問題包圍著,問題包括:我該去考研還是去找工作...

你肯定有這樣一個朋友吧:在銀行工作,長得一般,業務湊合,有老婆孩子,勤勤懇懇養家糊口,不愛說話,但如果開口說話,說的話也多半無趣無味——總之形象非常白開水,在任何一個社交場合都是角落裡不大起眼的人。事實上你肯定有不止一個這樣的朋友,事實上你自己沒準就是這樣的人。 你能想像這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