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生苦短、生死無常,人們總是無法預料到下一秒會怎樣。 

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歸塵土,可是只有她知道。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她是「蘇珊·格裡菲斯(Susan Griffiths)」,72歲,加拿大溫尼伯人。

她身患不治之症,希望安樂死。

不過由於加拿大不允許輔助性死亡,她將在當地時間4月12日前往瑞士,請那裡的一個非營利機構幫她實現安樂死的願望。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蘇珊患了「多系統萎縮症(multiple system atrophy)」,身體最基本的功能已消失。
這是一種罕見的疾病,不能根治,更沒有緩解的希望,只會惡化。


她每隔幾小時都會服下強力止痛藥,每一個夜晚她都會因疼痛而驚醒。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網上說,以後的四年左右我都會在輪椅上度過,病痛依舊纏身,情況還會惡化…我看到這樣的字眼,就立刻關了網…」

她蹙緊眉心,語重心長的道:「不會再有什麼好消息了。」

患了多系統萎縮症的她,會喪失運動技能,平衡力會受到影響,時刻受到病痛侵蝕。

她不能騎自行車,不能開車,不能打網球,不能與她的孫輩們一起吃晚飯,她甚至都不能安安穩穩的坐下來聽一場演唱會。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這種難以治癒的多系統萎縮症,持續了十年之久。最終,我將會毫無意識的躺在床上,讓照顧我的人替我『照顧』我自己的身體。我不想這樣死去。」在準備前往瑞士的日子裡,蘇珊整理舊物。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這些物品充滿她這一生的回憶,即使是泛黃的老照片,對她來講一樣重要。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格裡菲斯九歲的孫子塞給她了一張折好的小紙條。
上面寫著,「給世界上最好的祖母。」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離別日近了,蘇珊與孫子Liam在一起時都是笑中帶淚的。

▼​「記住我們所曾經擁有的美好時光。大家要相互關心,照顧好彼此。記住,要快樂。」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我們怎麼會好呢…但是我們只能接受。」格裡菲特的女兒娜塔莎、兒子加雷斯與亞歷山大說。

「對於這個病,沒有什麼好的選擇。雖說眼睜睜的看著媽媽忍受病痛折磨,一點一點的看著她離開這個世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如今她選擇『安樂死』來離開這個世界,一樣讓我很痛苦。」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在加拿大,輔助性自殺是非法的,所以此時此刻,蘇珊希望法律制定者們和民眾們都記住她的名字和她的故事。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她給國會議員們寫了一封信,信中寫了她的決定,同時,她懇請議員們重議「醫生輔助性自殺」的合法性。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去瑞士之前,蘇珊在她溫尼伯家中的臥室裡大聲給她的朋友朗讀了她寫給國會的信。

證明她的決心以及勇氣,想替那些跟自己一樣久病纏身的人們爭取安樂死的權力,他們不要就這樣躺在病床上度過餘生,希望可以選擇自己人生最後的死法,讓自己有尊嚴的死去。
 

▼她的朋友聽完她朗讀完的信以後,與她相擁。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蘇珊準備與好友告別,眼中裡充滿不捨。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好友,當這雙手鬆開時,就是永別。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留在家中的最後一個晚上,蘇珊在她家門前的街道上來回的走,她告訴她的鄰居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們都哭了。那種滋味真不好。」當她握住她好朋友的手時,她不禁流下了眼淚。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她的床頭櫃上放著一隻朋友送給她的手鐲,手鐲上刻著「奇跡」二字,可是她知道,奇蹟不會發生在她身上了。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在每個夜晚裡,她都得靠在冰袋旁,那個冰袋可以用來緩解她後背和腿部的疼痛。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終於到了當天早上,她沒有畏懼的選擇離開,與家人告別時的最後一個擁抱,抱的很緊、很久。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最後她鬆開了手,依依不捨地跨出大門,她知道,當她走出家門的同時,她就不會再進來了。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在前往機場的途中,蘇珊一一與親人和朋友告別。
她的兒媳德娜將陪她一起去歐洲,三周後,她將會按照她的意願,進入那個永遠不會醒來的夢鄉。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蘇珊在機場跟親友們告別,他們知道,儘管再不捨還是要面對,想著要親手送走自己的親人不禁淚流滿面。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親愛的,妳安心的去吧。過不久後我會追上妳的,妳將不再孤獨。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她坐在輪椅上,她緩緩的回過頭來,輕輕朝人們招手,在跟那些人們說再見,也在跟這個世界道別。

一次、兩次,淚水劃過她的臉龐。

▼她堅強的表示:「那將是我未來正確的方向,也是我的人生……」

「我快要死了」罹患不治之症女士,堅強選擇安樂死的最後回憶。

在2013年4月25日,蘇珊用她選擇的方式長眠了。

如果在你人生的最後,可以選擇最後長眠的地點、死亡的方式,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做呢?

除了意外以外,人們到最後都是躺在病床上等到死亡的到來,
實在沒辦法想像死亡後的世界是怎麼樣,是會像電影裡演的一樣有地獄輪迴這種東西、靈體脫離嗎?

還是兩眼一閉,眼前一黑就這麼謝幕了?
這些或許不是我們這些還在世的人可以理解的。

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著,把握當下,等最後人生跑馬燈在眼前放映的時候,盡量不要讓自己人生留下後悔。

因為你的人生只有一次、命只有一條,好好把握,好好珍惜,不要後悔:)

  女人中落單的那一類,究竟是“可愛”,還是“可憐沒人愛”?她們的言行舉止時常有著她們作為單身的特徵。假使你也徘徊在類似的境地,那麼,你就有必就以下內容要對照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單身得無可救藥。   第一:節日恐慌症你工作很累,但奇怪...

雖知男人的心態,有時越是朦朧,越是容易讓人產生渴望與衝動。 一、不要用枕頭 女人其實不用枕頭在床上睡覺,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有效減少皮膚鬆馳與細紋的產生,加之,我以為,如果一個女人習慣於在婚前自已睡時要墊枕頭,婚後也一定要堅決反對把個雙人枕搬回家裡放在床上,因為不用枕頭睡不著也不怕,非枕不可的情況下,就...

1.我用你管我啊!(他不愛你幹嘛管你?為什麼管你的是他而不是別人?)2.我有個異性朋友而已,別這麼小心眼。(可悲的告訴你,男女朋友都是從普通朋友生級成的而且你和異性朋友交往時他可能都沒把你當有夫之婦,甚至你都沒告訴他你有老公吧?你只是陶醉這種被幾個男人寵愛的感覺吧?你看到了嗎?你的老公為了你,別說和...

在對待感情方面,女人跟男人存在著很大的差別,而在床上時,男女之間也同樣存在差別。女人更注重的是其中的細節,而男人追求的則是情愛時的快感,不管其中細節如何,達不到高潮他們不會滿足。在兩個渴望情慾的男女面前,女人注重於情,而男人則注重於欲。 1.床上太嘮叨 2.扮矜持  3.不整潔,口有異味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