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誰欠誰的幸福》,大陸高考滿分作文,一北京學生寫的,被轉瘋了!!!

用張無忌和楊過開篇就已打動我,以下是原文:

張無忌放棄了江湖與江山

他把幸福給了趙敏

卻把牽掛給了小昭

把漂泊給了蛛兒

把憾恨給了芷若……

楊過和小龍女最終做了神仙眷侶

也許他知道,也許他不知道

也許他裝作不知道

程英和陸無雙為他負盡青春拋盡韶華

郭襄為他天涯思君念念不忘

也許他記得,也許他不記得

曾經有一個叫公孫綠萼的姑娘把一生停駐在他一剎那的目光裡,

而他所能給的,也只能是一曲清簫、三枚金針或者某一刻的眷顧而已....

這世間,太少的相濡以沫,太多的相忘江湖……

我們曾經深深地愛過一些人

愛的時候,把朝朝暮暮當作天長地久

把繾綣一時當作被愛了一世

於是承諾,於是奢望執子之手,幸福終老

然後一切消失了,然後我們終於明白

天長地久是一件多麼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幸福是一種多麼玄妙多麼脆弱的東西

也許愛情與幸福無關

也許這一生最終的幸福與心底最深處的那個人無關

也許將來的某一天,我們會牽住誰的手,一生細水長流地把風景看透。

其實承諾並沒有什麼,不見了也不算什麼

所有的一切自有它的歸宿

我們學著看淡,學著不強求

學著深藏,把你深深埋藏

藏到歲月的煙塵企及不到的地方……

只是,只是為什麼在某個落雨的黃昏

在某個寂寂的夜裡你還是隱隱地在我心裡淡入、淡出

淡出、淡入,拿不走,抹不掉。

阿朱如花的笑靨正在青石橋旁小鏡湖邊漸漸凋零

喬峰在滂沱的夜雨中淚雨也滂沱

你給我保護,我還你祝福

你英雄好漢需要抱負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麼來彌補!

陳家洛不願負天下人,便負紅顏。

一個為他香消玉殞,一個因他寂寞餘生,

也許他的命運早早已是注定。

終是塞上牛羊空許約。

空許約,空許約,幸福永遠未完成……

我多麼想和你有一個深深的擁抱之後,轉身離去。

情深未變卻寒盟

終究差了那麼一點點

幸福轉眼消逝

從此一個人,日日自己關門

一個人熄燈

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只不過寒冷的夜裡少了一個人的溫暖

人有時候,總在失去時才後知後覺,一些人,一些事,以為只是生命中一抹浮雲,以為可以從此相忘於江湖,卻在別離之際發現,那些過往原來早已紮根在心底,拿不掉,抹不去。

眷戀的人,給不了你承諾,於是你終於明白,幸福是一件多麼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可是為何仍要飛蛾撲火,執著一生?也許就如李莫愁時常低吟的那樣: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一個人又如何能想的透徹?

有一個人,教會你如何去愛了,但是,他卻不愛你了。

有一個人,你一直在等他,他卻忘記了你。

有一個人,他想離開了,你卻沒有絲毫挽留,因為你漸漸明白,挽留是沒有用的,你能給的,只有自由。

你以為只要走的很瀟灑,就不會有太多的痛苦,就不會有留戀,可是,為什麼在喧鬧的人群中會突然沉默下來,為什麼聽歌聽到一半會突然哽咽不止。你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腦海裡揮之不去的,都是過往的倒影。

愛你的人,對你的要求很少,可以在很想你的時候看看你,可以在寂寞的時候和你說句話,這就是她所有的幸福。

如果因為執念而作出倉促的決定,可以離開,但請不要走遠,不要急著為彼此定性,不要急著分清界限,回頭看看,她是否還在。

在愛情裡,如果兩人都很被動,一段美好的姻緣不免在時間的摧殘下消磨殆盡,並不是兩個人不適合,而是雙方都習慣於等待,等待對方先主動,沒有耐心的人於是選擇離開,最後徒留遺憾。

所以,愛是有來生的,就像不滅的火種,只需加點乾柴,它依舊能發出奪目的火光。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多情老得早,此情待可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幾米說:

當你喜歡我的時候,我不喜歡你

當你愛上我的時候,我喜歡上你

當你離開我的時候,我卻愛上你

是你走的太快,還是我跟不上你的腳步?

我們錯過了諾亞方舟,錯過了泰坦尼克號,錯過了一切驚險與不驚險,我們還要繼續錯過

但是,請允許我說這樣自私的話

多年後

你若未娶

我若未嫁

那我們能不能在一起

記住你欠我的幸福。

連閱卷老師都受教了!好感動轉了!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個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後,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舊的小屋。家裡沒剩多少麵包了吧!”他如此想著。“這個冬天,一刻比一刻更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拉緊他為一一件,薄薄的外衣。唉!好些個日子沒有收入了,太太一定又會板起了臉孔。&rdqu...

我們常常會誤解 誤解這世界上會有人為我們的生命負責但是事實上是只有自己該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沒有人能代替我們笑 也沒有人能代替我們哭 所有的感受只有自己最清楚我常聽到有人說 你們都不懂我的感受 其實我也常覺得別人不懂我的感受 說實在的 我挺相信每個人都有別人無法體會的感受生命的路只有靠自己誠實的去走 ...

那年他19歲﹐在阿姨家裡度過唯一的一次南方假期。她是鄰居的女孩﹐繼母對她不好 。他第一次見到她﹐她穿著一條髒髒的白色棉布裙子﹐臉上有紅腫的手指印﹐滿臉淚水卻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說﹐你喜歡小狗嗎﹖他把自己撿來的一條白色小狗放在竹籃裡給她看 。他說﹐你笑一笑﹐我就把它送給你。 他給了她一段快樂溫暖的...

就在台北火車站後一棟老舊大樓裡,卻有一間寂靜的病房,這裡的病人不會哭、不會笑, 更不會喊疼,他們在生命仍未結束之前, 提早關上了和世界握手的門,註定終生沈睡。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植物人」。 卡在生死之間的灰色地帶, 植物人和家屬總有無窮悲苦磨難, 然而,即使上帝開了一場殘酷的玩笑, 還是派來了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