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愛處女,這是事實。但男人到底愛處女什麼,處女對於男人來講到底有什麼十足非凡的意義呢?

女人什麼最吸引男人?男人愛女人的可愛,愛女人的美麗,愛女人第一次收到情書時的興奮,第一次和男生約會時左顧又看怕被人發現的緊張,第一次拉男人手時的害羞,第一次靠在男人肩膀上時的那種含蓄,第一次接吻時的忐忑,第一次和男人愛撫時的半推半就,第一次做新娘時的渴望與不安,第一次和男人相擁而臥時的含情脈脈、欲說還休,第一次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時的浪漫情懷。也愛女人和男友在一起臉紅的害羞,女人為了心上人而吃醋高翹的小嘴,男人為女人製造驚喜時女人幸福的微笑,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女人吸引男人的地方。愛情,為什麼而偉大?愛情就因為這些而偉大!要是沒有這些,男人憑什麼去愛女人啊。

男人愛女人的含蓄,愛女人如水的溫柔,愛女人的嬌羞。這些無數女人值得男人愛的第一次,是只有處女才能給予的。有的女人總是說:不知道男人愛處女的什麼,不就是愛那張膜嘛。但男人就只是愛這張膜嗎?如果一個女人總是和別的男人發生邊緣性行為,除做愛以外的什麼都做過了,那這張膜對男人來講又有什麼意義呢?

男人愛這張膜,其實愛的更是這張膜下面掩藏的無數多個第一次,愛的是無數多個第一次下女人的千姿百媚。

都說做新娘時的女人最美麗,為什麼?因為做新娘時女人把自己無數的含蓄、無數的嬌羞、無數的忐忑、無數的渴望、無數的激動都給了男人,讓自己在這無數的第一次中變的無限美麗,在新婚之夜讓一個男人去把自己征服,和自己的愛人一起去探索人生一片為開拓的疆域,這些都會讓男人終生難忘。

如果女人少了這些,無疑是在一點一點減少的美麗,在拉了N個男生的手之後,把緊張丟掉了,初吻沒了以後,又卸去了嬌羞,靠了很多肩膀後,把幸福洋溢的感覺又丟掉了,女人一個一個的把自己的美麗都漸漸丟掉,男人還是能夠接受。嬌羞沒了,還有含蓄;可愛沒了,還有美麗;甚至男人還可以愛女人的忐忑,愛女人把第一次獻給自己的偉大和真摯。

不過,一項一項的丟,價值也就慢慢的減少了,愛情也會慢慢的變淡了,甚至變的愛情也從無窮的價值變到可以到具體衡量的時候,愛情,於是就有了期限。

有的女人總是在抱怨,自己年輕的時候如花似玉,嫁給了一個窮小子,可是到了四十歲,卻栓不住他了。這很簡單,女人如果只用20歲的美麗,30歲的風韻去吸引男人,那麼也只能到40歲,美麗是可以用金錢去衡量的,如果有了錢,做做美容,醜女也會變成天鵝。那麼既然你用有價的美麗去維繫男人,那你的愛情必然是有期限的。
《必看》女人身上最吸引男人的是什麼
男人心裡也有一杆稱,女人為自己付出了多少自己完全知道。當女人不再美麗的時候,男人會想:“當我一無所有的時候,我的女人把自己最美麗的東西毫無保留的獻給了我,我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當女人不再容光煥發的時候,男人會回憶起以前和女人的甜蜜歲月;當女人已不再含蓄的時候,男人會想到曾經的這個女人也是嬌羞萬分;當女人不再有年輕、美麗的時候,男人會回想起和女人曾經一起走過的艱難歲月,曾經一起闖蕩的奮鬥歷程。男人會回想起曾經兩個人吃一碗素面時的相濡以沫,曾經在無家可歸時,共住天橋時那種浪跡天涯的浪漫,曾經為了結合而與世俗對抗到底的義無反顧……男人這時會欣然的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把她最寶貴的時間和青春都獻給了自己,現在她已經不再美麗了,但男人還會一樣的愛女人,一樣的憐惜她!這就是愛情的無限價值了。

一分付出,總有一分收穫,所以當20歲的美女還在算著如何安排和不同的男生約會的日期的時候,當30歲的風韻少婦手裡拿著大款給的無數鈔票的時候,她們得到了風流、金錢,讓人羡慕的目光、讓人體面的身份,但是同時上天也很公平,你既然得到了這麼多美麗、金錢、地位,那麼當然不能得到你所期待的那種真真切切的愛情,那種刻骨銘心的滄海桑田。

男人得到了天下還不是為了女人,這就是為什麼有人不愛江山愛美人,如果一個男人連女人這些寶貴的東西都沒擁有過,那麼這個男人是不是一個失敗的男人呢?如果一個男人這一輩子連什麼是處女、什麼是處女膜都永遠不知道,他心中會不會永遠帶有一種遺憾和失落呢?

《必看》女人身上最吸引男人的是什麼

「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有時候是實情、有時候是藉口,但是都無法改變感情已經走到瓶頸的事實。至於「休息多久?」「休息夠了,能不能復合?」完全不必探討、也無須追究。或許,喊停的人休息夠了,換等待的另一方累了。當復合的期望,被放在感情的盡頭,雙方只能靠誠意,不必憑努力了。 像往常一樣的約會,像...

你看完這篇短文後,可以馬上起身去擦桌子,或洗碗; 可以把報紙放一邊,閉起眼睛 沈思一會; 也可以把這篇短文剪下來,傳真給很多朋友。 當然,我最希望你選擇最後這一項, 誰知道,你可能會改變很多人的一生。多年前我跟高雄的一位同學談話。 那時他太太剛去世不久, 他告訴我說,他在整理他太太的東西的時候, 發...

有兩個男人都病得很重,住在同一病房內。 這一個男人只被允許在每個下午坐一個小時, 來排掉積在肺裡的水,在他的床邊有一扇病房裡僅有的窗。 另一個男人必須長期躺在病床上。 他們總是聊很多,聊他們的妻子和家庭,聊工作,聊他們在軍中事, 聊他們曾去哪兒度假...

每一次默默的放棄,放棄某個心儀已久卻無緣份的朋友,放棄某種投入卻無收穫的事,放棄某種心靈的期望,放棄某種思想,這時就會生出一種傷感,然而這種傷感並不妨礙我們去重新開始,在新的時空內將音樂重聽一遍,將故事在說一遍!因為這是一種自然的告別與放棄,它富有超脫精神,因而傷感得美麗! 曾經有種感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