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以前,
你們不會說以前。

《以前》你們不會說以前...很有感觸!看一遍,心痛一遍...

以前,你們不會有太多爭拗,
不會有太多對峙。
以前他不會遲覆你的短訊,
不會只回覆你一個單字。
以前他有空時就會主動找你,
不會讓你總是空等,總是憂心。
以前,你們常常都想見到對方,
只要一有空,就會約會,
但現在即使有空,他也不會想來見你;
以前你們見面,他都會對你微笑,
不會像如今一副無奈的疲累模樣,
讓你覺得,彷佛自己是多余或累贅,
讓你覺得自己變得不再重要。
以前他會說你是最重要的,
如今他連這句話都不愿再提,
甚至是,連其他的話也不想再講。
以前他會明白你的沉默,
不過是想要得到他的更加著緊,
他也會花心機去陪你說話、去逗你笑,
直到你的陰霾消退為止;
但如今你們兩人像是參加了沉默競賽,
大家比拼誰更加委屈、誰更加無奈,
只是最後無論誰贏了,你們都筋竭力疲 ......
以前他會欣賞你所做的一切,
不管是你偶爾的任性、還是你可惡的習慣,
他都會包容他都會在乎,
但來到這天,即使你變得更完美,
即使你對他越來越好,
他都會找到你不對的地方,
總會說,以前,
你不是這樣的 ......

以前,
你很快樂、自信,
很有自己的個性,
總能夠給他意料之外的驚喜;
你簡單的一句說話,
就能讓他展顏歡笑,
你就似是一個魔術師,
每次都能夠輕易解開他的煩惱,
總能夠明白他心里所想,
你的微笑可以讓他溫暖安心,
跟你在一起,他感到無比的輕松自由,
你們的心靈默契得連彼此都驚訝,
連旁人都羨慕,
他相信,你就是他想要在一起的人,
一起同步、一起白頭 .......

但來到這夜,
你已經不懂再笑,
你們漸漸不再同步。
你的追貼,讓他感到過份緊張,
他的嘆氣,讓你覺得不被重視。
然後,你說他以前不是這樣的,
他也說你以前不是這樣子,
似晦氣,但也殘酷,
彼此都用昨天的美好去比較今日的痛苦,
來傷害對方,來折磨自己,
但你們卻又太清楚這個現狀,
你知道,你們是已經再也回不去以前 ——

以前,
他是這麼地喜歡你,
你們的天空蔚藍無暇;
但如今你看著他,他看著你,
無聲的空氣藏著分不清的對錯糾纏,
你們覺得彼此都不再一樣,
他已不是以前的他,
你也不再是以前的你,
以前 ......

你漸漸沒有勇氣再提...

平淡的日子有持續了一個星期。 這天正好是週末。剛下班,許勇給我打來電話。我一點都不驚訝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畢竟,他是我的上司。 到家時丁宇興致盎揚地說兩人一起去湖濱公園,因為從今天起免費對遊人開放。我歉然說道晚上同事約著一起聚會。看得出丁宇很失望,但轉而他有笑說玩開心點。 皇倫飯店是本市一座...

一週後,我和丁宇把結婚證書換成了離婚證書。 走出法院的大門,我一時有些暈眩,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 天氣晴朗,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異樣的味道。壓的厚重的烏雲似乎沉甸甸地壓在了心上。 我們都沒有說話。還是丁宇先開口:“走吧,回去把東西收拾一下,等他來接你。” 我聽了無話,全身卻空...

在新婚之夜,我突然問了丁宇這樣一個問題:“阿宇,我們總有一天會老去,直至死亡。如果可以讓你選擇,你希望自己最終的歸宿在哪? 話甫一齣口,我就後悔了。大喜的日子問這樣的問題,太煞風景了。 果然,丁宇沉默了。 我正想出言挽回時,丁宇卻開口了。 “如果有一天將要離開這個世界,我希望...

跟姜波去見他的前女友。兩個人的情侶位置,擠了第三人,彼此都很沉默。分別的時候,那個叫黎鈺的女人,特大度地伸出她的手,“馮小姐,祝福你們!” 十月秋末的傍晚,有些許的涼風透衫,微涼。姜波去幫我叫計程車,站在路邊,看著咫尺距離的他。心懶懶地痛著。是的。我是一個惰性的人,連疼痛都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