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好文分享] 一個女孩流產後給男朋友的信

最近常常跟你發脾氣,覺得過意不去,請原諒。­

 

說實話,這些天,很苦很苦。也許你身邊經常發生這種事情,女人流產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

 

可是這一次我真的很寒心。這一次對你而言不比你從朋友那裡聽說一次流產經歷稀奇多少,­一樣的無足輕重。­

 

我沒有權利要求你和我一樣難過,和我一樣持續長時間的苦痛,因為這個過程中你只是一個旁觀者,­

 

從頭到尾都沒有親身參與。自始至終,你只是一個觀眾,縱然難過,也是在我的劇情裡為我的難過而難過。­

 

可是一旦脫離了劇情,一旦落了幕,你還是會回到正常的生活。­

 

剛剛的一切不過是個讓人遺憾的故事,而你在情感上充當了一回傷心的主人翁。然而,你可以落幕走人,­

 

我不能,別人演戲,我演生活。所以即使我那麼要求,你也不可能體會得到。所以我寫這封信給你,­

 

告訴你這些天我是怎麼過的。­

 

我的生活就是這樣。天天在譴責自己,甚至懷疑老天在懲罰我,半個月來血流不止,他要讓我用血來洗淨­自己的罪過。這幾天,我常做噩夢,每次醒來枕頭都濕了一大片。每次看到自己的血我都會覺得恐怖,有時候­我想,如果這樣流血不止可能我會這樣死掉。每次去醫院,坐在外面冰涼的長凳上,身邊的女孩,比我大的­比我小的,都有男友陪伴。他們小心翼翼呵護女孩的時候,我的心常常會有一種麻麻的感覺,不停地向胸腔四周­擴散,這種感覺讓我坐立不安。­

 

最後一次去醫院的時候做完一系列檢查,我身上只有50塊錢了,一付中藥要70多,大夫叮囑最好喝三付。­

 

因為我的情況比較糟糕,又碰了涼水,還有一堆婦科炎症。我買不起那麼多藥,已經借了朋友很多錢,下個月­還不知道怎麼安排,想著拖一拖興許問題不大。可是沒想到今天出血量又突然增大,整個人頓時沒了主意。­

 

不知道接下來該去找誰現在連買衛生巾的錢都沒有了。欲哭無淚,卻也有種解脫的感覺,若是這樣死掉也好,­走的乾淨。回想這些日子覺得有些委屈。流產其實不算什麼,我的同居女友基本上都經歷過。可是這個過程中,­他們的男友一直都在身邊,經濟上有男友負擔,生活上有男友料理,壓力有男友分擔。我跟你說過慧敏的男友­事後才出現,可是接下來的時間他給慧敏洗了一個月的衣服,做了一個月的飯,天天給她燉湯補身子。可是我­連吃飯的錢都沒有,流產第二天就自己洗床單被罩(到處都是血)­

 

我知道你無能為力,我知道你身不由己,知道你掛念我,也知道你心裡愧疚,可是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就像沒有親眼看見孩子的出世,你就不會體會到老婆生孩子有多辛苦一樣。你體會不到你朋友的感受,體會­不到慧敏男朋友的感受,更體會不到我的感受。­

 

你總說你對我好,可是回想這些天你除了那些讓我感動的話語,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溫暖我的心。­

 

我一個人在這邊好難,好難,好難,好委屈,好委屈,好委屈。所有壓力都要我一個人承受,心理上的,身體上的,­ 經濟上的。­

 

整個過程你都不能在我身邊陪伴我,沒辦法照顧我,相關的信息都是從我這裡瞭解到的。至於第一次流產該怎麼做,藥流人流怎麼選擇,去什麼樣的醫院,要注意什麼,種種種種你從來沒有操過心,錢也沒有出一分。你是身不由己,你能力有限,該做的做不到,可是你能做的一點沒做過。­

 

你說我獨立,是的,我獨立,因為沒有人讓我依靠,可是並不代表我不需要。我也有撐不下去的時候,就像現在,­ 口袋裡只有十幾塊,血流不止,都不敢站起來,每一個關節都是痠痛麻木的。我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可是心情也­

 

出奇地平靜,現在只好期待結果。不知道這樣下去會怎樣,還真有點好奇。­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我不打算再愛你了。我沒辦法把你再當成我的男友,沒辦法不怪你怨你恨你,沒辦法原諒你,­

 

沒辦法相信你將來會對我好(呵呵,能好到哪裡去?)我答應過你不提分手,可是我把愛情收回了....

在健身房盡情運動騎飛輪時,是不是總會遇到怪叔叔猛盯著你看,那感覺實在很不舒服吶! 紐約運動心理學專家Leah Lagos博士提供你以下三招,幫助你永絕後患。 1. 冷眼逼退他 如果對面騎飛輪的男人一直盯著妳瞧,可視為他對妳有興趣的明顯暗示。請清楚表明「妳很不爽」來拒絕他。純粹用肢體語言:雙眼與注意力...

你可知道 當女人被男人 脫去自己的衣服 一絲不掛的在他面前 是需要多少的愛 你可知道 女人為什麼會背朝你睡 因為她不喜歡看你的背影 如果你以後抱著她睡 她會安心一整個晚上 你可知道 女人把每一次的愛情 當作是初戀 也是這輩子最後一個來愛 你可知道 女人那麼愛吃醋不是因為不相信你 而是你在她心中太美...

世界上總是有一些很怪的事…… 有時當你愛上一人,你會無時無刻的想到他的身影, 留住的叫做幸福,流逝的叫做遺憾當你孤單時,會希望陪在你身邊的也是他。 如果是單戀的話,膽小一些的人,會偷偷的躲起來看著他。 等啊等……一直到最後才會放棄,這種人說真...

昨天,他拒絕了她。 一直以來,她以為他總會在她的身後跟隨,不論她什麼時候需要他。因為他說過,他會等她一輩子的。可是,他食言了。   她和他是大學時候的同學。她16歲上大學,比他小兩歲。在學校裡,她總是小妹妹,和很多男生關係都很好。當然,和他特別要好。   她確實是沒有想過男女之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