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近常常跟你發脾氣,覺得過意不去,請原諒。­

 

說實話,這些天,很苦很苦。也許你身邊經常發生這種事情,女人流產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

 

可是這一次我真的很寒心。這一次對你而言不比你從朋友那裡聽說一次流產經歷稀奇多少,­一樣的無足輕重。­

 

我沒有權利要求你和我一樣難過,和我一樣持續長時間的苦痛,因為這個過程中你只是一個旁觀者,­

 

從頭到尾都沒有親身參與。自始至終,你只是一個觀眾,縱然難過,也是在我的劇情裡為我的難過而難過。­

 

可是一旦脫離了劇情,一旦落了幕,你還是會回到正常的生活。­

 

剛剛的一切不過是個讓人遺憾的故事,而你在情感上充當了一回傷心的主人翁。然而,你可以落幕走人,­

 

我不能,別人演戲,我演生活。所以即使我那麼要求,你也不可能體會得到。所以我寫這封信給你,­

 

告訴你這些天我是怎麼過的。­

 

我的生活就是這樣。天天在譴責自己,甚至懷疑老天在懲罰我,半個月來血流不止,他要讓我用血來洗淨­自己的罪過。這幾天,我常做噩夢,每次醒來枕頭都濕了一大片。每次看到自己的血我都會覺得恐怖,有時候­我想,如果這樣流血不止可能我會這樣死掉。每次去醫院,坐在外面冰涼的長凳上,身邊的女孩,比我大的­比我小的,都有男友陪伴。他們小心翼翼呵護女孩的時候,我的心常常會有一種麻麻的感覺,不停地向胸腔四周­擴散,這種感覺讓我坐立不安。­

 

最後一次去醫院的時候做完一系列檢查,我身上只有50塊錢了,一付中藥要70多,大夫叮囑最好喝三付。­

 

因為我的情況比較糟糕,又碰了涼水,還有一堆婦科炎症。我買不起那麼多藥,已經借了朋友很多錢,下個月­還不知道怎麼安排,想著拖一拖興許問題不大。可是沒想到今天出血量又突然增大,整個人頓時沒了主意。­

 

不知道接下來該去找誰現在連買衛生巾的錢都沒有了。欲哭無淚,卻也有種解脫的感覺,若是這樣死掉也好,­走的乾淨。回想這些日子覺得有些委屈。流產其實不算什麼,我的同居女友基本上都經歷過。可是這個過程中,­他們的男友一直都在身邊,經濟上有男友負擔,生活上有男友料理,壓力有男友分擔。我跟你說過慧敏的男友­事後才出現,可是接下來的時間他給慧敏洗了一個月的衣服,做了一個月的飯,天天給她燉湯補身子。可是我­連吃飯的錢都沒有,流產第二天就自己洗床單被罩(到處都是血)­

 

我知道你無能為力,我知道你身不由己,知道你掛念我,也知道你心裡愧疚,可是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就像沒有親眼看見孩子的出世,你就不會體會到老婆生孩子有多辛苦一樣。你體會不到你朋友的感受,體會­不到慧敏男朋友的感受,更體會不到我的感受。­

 

你總說你對我好,可是回想這些天你除了那些讓我感動的話語,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溫暖我的心。­

 

我一個人在這邊好難,好難,好難,好委屈,好委屈,好委屈。所有壓力都要我一個人承受,心理上的,身體上的,­ 經濟上的。­

 

整個過程你都不能在我身邊陪伴我,沒辦法照顧我,相關的信息都是從我這裡瞭解到的。至於第一次流產該怎麼做,藥流人流怎麼選擇,去什麼樣的醫院,要注意什麼,種種種種你從來沒有操過心,錢也沒有出一分。你是身不由己,你能力有限,該做的做不到,可是你能做的一點沒做過。­

 

你說我獨立,是的,我獨立,因為沒有人讓我依靠,可是並不代表我不需要。我也有撐不下去的時候,就像現在,­ 口袋裡只有十幾塊,血流不止,都不敢站起來,每一個關節都是痠痛麻木的。我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可是心情也­

 

出奇地平靜,現在只好期待結果。不知道這樣下去會怎樣,還真有點好奇。­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我不打算再愛你了。我沒辦法把你再當成我的男友,沒辦法不怪你怨你恨你,沒辦法原諒你,­

 

沒辦法相信你將來會對我好(呵呵,能好到哪裡去?)我答應過你不提分手,可是我把愛情收回了....

經常在一些飯局或公共場合看到一些人接到家人的電話,口氣非常不耐煩:“不正忙著嘛,吃完就回。”未說兩句,就匆匆掛掉。忙什麼呢?忙著喝酒,說些無關緊要的話,卻沒有耐心聽家人多說兩句。   有一位男士,大概是接到孩子的電話,本來有些嚴肅的表情頓時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嘴角...

分手見人品。   同樣是民國女子,對於分手的處理方式大為不同。   最重情重義的莫過於張愛玲,決定和胡蘭成分手時,她給他寫了一封訣別信:「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是早已經不喜歡我的了。這次的決心,是我經過一年半的長時間考慮的。彼惟時以小吉故(小劫,劫難之隱語),不願增加你的困難。你...

首先,定義一下什麽是“剩女”?我從來不認為結婚是每個人必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人是不需要也不適合結婚的,但是我很肯定的認為每個人此生都需要戀愛,都需要學會愛和被愛。跟媒體上鼓吹的“剩女”定義不同,我指的剩女是——有愛的意願,可是因...

她30歲,人俏,白白的皮膚,細細的腰。不過,她命不好,先是生下傻閨女,再就是,29歲那年,丈夫死了。 後來,她選擇再嫁,嫁給了比她大15歲的男人。 她吃不了苦,何況還有傻閨女。重要的是,他是礦工,收入高低不說,如果出了事故,一般礦主會賠三四十萬元。 她窮怕了,不然,為什麼這麼水靈會嫁給腿腳有點毛病的...

Facebook留言板